朴实的心声

我多么期望有一天,我们的民族能够把自由、民主和人权大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个人资料
加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吴宪全家照:吴宪(前排右),吴严彩韵(前排左),吴瑞(后排左二) 在本文作者的学术生涯中,有过三个难忘的片断。片断之一:1963年笔者考取南京大学生物化学专业,聆听了郑集教授的专业介绍。郑先生是一级教授,早在1930年代就开展生化与营养学研究。然而他说吴宪教授更早从1920年代就开始研究,他才是中国生物化学的开山鼻祖。笔者从此就对吴宪先生怀有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7-11-14 19:11:47)

这是四十年前的亲历往事,那时我在江苏省滨海县一个小厂工作。1977年某日,燃料化学工业部(简称燃化部)通知,要我们去北京汇报工作。偏僻小县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厂,级别是比科级还低的股级,居然蒙中央部里召见,立刻就引发轰动。当时毛泽东刚死,文革遗风还在,重要的事需要干部、工人与技术人员三结合参与。于是厂革命委员会李主任亲自带队,我作为技术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作者:彭小明 张维迎教授在北大的讲演《自由是一种责任》说的非常好,中国人的发明创造太少,就是因为长期没有思想和言论自由。洪振快先生提出的例证更加证实了这个问题。可是现在华夏文摘竟有文章《中国人的创造力》公然出来反驳,而且提出的论点竟说是“中国人的创造太少,原因是汉字阻碍了思维”。真正是大错特错了。 这种论点实在不值一驳。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研究所(位于上海岳阳路320号) 1978年10月,包括我在内的15名学子,有幸考进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研究所,成为文革后第一届研究生。进所时我师从沈锷先生与张瑾老师;之后由于研究室组调整,改为师从冯德培先生与张瑾老师。 招收文革后第一届研究生,当时对于生理所具有重要的意义。由于文革浩劫,生理所己有十多年没有新进研究人员,人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十月革命象征,目前停在圣彼得堡涅瓦河上的阿芙乐 但凡提到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总不免扯上中共老党魁毛泽东的那条语录:"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世人心目中,那"一声炮响"实在是不同凡响,实在了不得! 可是,又有谁想得到,那"一声炮响",放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空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从上小学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有一群看不见摸不着的坏人,叫敌对势力!它无时不刻想侵略我们、无时不刻想霸占我们的房屋、无时不刻想侵占我们的财产、无时不刻想掠夺我们的食物,无时不刻想让我们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我们单个个体的力量太薄弱了,我们唯有紧密团结在A和BC的周围,敌对势力才无机可趁,这样我们才能保住我们碗里有的、身上穿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作者:格丘山。 刚才在独立评论上Aops对博讯螺杆说”ifyoudon’tspeakEnglishgohome“。 意思说你不会讲英语,就从美国滚回去。这种说法我不同意,语言并不是一门高深学问,但是与学的年纪有很大关系,生在美国的孩子没有一个英文不好的,我儿子上高中来美,我女儿上小学来美,女儿的英语比儿子好得多,到了五十后学英文就非常困难。我三十多岁开始学英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10-26 13:17:23)

平生最爱的是神读。「神读」这个词,辞典上大约查不到,但却不难意会。试想,偶有闲暇,泡一壶好茶,斜倚在沙发上,手持一卷,或天文地理,或古今中外﹔此书或信手拈来、或慕名已久,辗转借来﹔读时或一目数行浏览,或逐字逐句推敲﹔读到神会之处,或掩卷沉思,或击节长叹,或拍案叫绝,这是何等样的人生享受!瘾君子们说「饭后一枝烟,快活似神仙」,但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研究所 题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 (张雨生《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十分认同作家柳青说过的一句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回顾我的生活轨迹,确实有那么几步,影响了此后很长一段人生道路。1977年我报考文革后第一届研究生,无疑就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中共正在举行十九大。与会代表选出后,出了孙正才事件,于是撤销了27名代表的资格。9月29日,经中央批准公布的代表名单一共是2287名。十九大代表名单公布以后,又发现7人存在不适宜作为代表的问题,经中央批准,不再作为代表。这7个人就是在公布以后拿掉的。经十九大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审议,确认2280名代表资格有效。 与老友谈古论今,说到1969年中共第九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