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心声

我多么期望有一天,我们的民族能够把自由、民主和人权大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个人资料
加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6-05 08:19:49)

我的母亲宋继美,生前是辽宁中医学院教授。她出生于四川,舅舅是中华民国著名元老戴季陶先生。有此背景,她如果要留学并非难事,可是她却选择留在祖国。我的父亲王钟明,也是辽宁中医学院教授(父母亲合影见上)。他们从上世纪50到80年代辛勤执教,培养了数以千计学生。文革期间父母亲因“政治问题”吃了不少苦头,育才与科研的初衷却始终未改。 母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丙舒:与世界接轨和共产主义 “与世界接轨”这句口号开始流行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当年,苏联的倒台宣告了共产主义实践的失败,中国实行的鸟笼经济道路也走进了死胡同。中共高层无奈之下打起了对外开放,引进资本主义的主意。当时以朱镕基为代表的亲美派设想了一个“倒逼机制”,即通过加入世贸组织(WTO)与世界接轨的方法,用国际通用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洁:在俄罗斯,有座狗碑叫“忠诚” 这是个储存了11年的记忆,今逢狗年,应该把它写出来了。 2007年是俄罗斯政府主办的“中国年”,而上一年则是中国政府主办的“俄国年”。是年9月上旬,笔者有幸搭上了俄政府提供的“朱可夫号”豪华游轮,自莫斯科启航,开始对伏尔加河沿岸各城市进行访问。15日清晨,“朱可夫号”泊于萨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学者徐泽荣博士按:过去史家知道有这封信,但无从获悉信中内容。我委托何宏对照苏联档案集的德文版和中文版,查出中文版不知为何删去此项。香港《前哨》杂志3月号今日出街,载有此文。】 敬爱的季米特诺夫同志, 我于11年前在自己14岁的时候从中国来到苏维埃共和国。我走向共产党的道路与许多人完全不同。我没有经历艰苦的阶级斗争学堂教育,也没有经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最近几个星期,中国官方和非官方智库就美中贸易关系及未来发展,密集召开各种闭门和开门会议,试图为焦虑中的中国政府献计献策。阅读这些会议记录和文章,不难发现中国方面对当前美中贸易问题及长远关系的想法,包括反思、判断、对策及中国的底线。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杭州一所小學日前舉辦演講比賽,題目是《我有一個夢想》。一名小學生語出驚人地表示:「我的夢想就是發財!」這段視頻流傳出來後,讓網友炸了鍋,讚他「小小年紀感悟這麼深,厲害」,點擊率迅速突破2000萬,但視頻20日這段視頻卻不明原因全被刪除。對此,有網友質疑,是擔心一個小孩說了自己心裡真實想法就會帶歪整個社會風氣嗎? 這名男學生就讀浙江杭州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左)和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在国会公开听证会上
本专栏上一篇回顾了从1990年代初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战略分析圈和决策层如何在多个潜在的威胁性对手里判别中国居何位置。在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尽管美国国内的政治生态发生过几次巨变,美国的国际环境也有戏剧性的翻转,立场持平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近日看了一本书,名为《高墙深院里的科学大腕》(作者:萨苏),里面有这么个情节,说来与大家分享。 中美建交的时候,双方曾经互赠礼物。 美国赠送中国的礼物,是日本“宝船”阿波丸号的沉没地点。中国后来组织力量打捞,获得大量战略物资。 中国赠送给美国的,是一本小小的册子。那就是中国方面破译的苏军最新的军区级军用密码! 这套密码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潘惟钧老师是北大生物系的著名教授,曾任副系主任。我在北大曾有幸聆听潘老师的教诲,到美国后也得到过潘老师的帮助。最近朋友传来这篇潘老师的随笔,想像不出潘老师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读罢觉得很可笑,却又笑不出来。我没有为林校长在120年校庆上读错了字开脱的意思,他的那个事儿跟这相比,实在算不上事儿。但愿我们的社会不会再疯狂,我们都不会再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5-16 13:09:00)


1990年9月15日,我来到哥伦比亚大学留学。第一次迈出国门,谁不想拍些照片留念?如今智能手机普及,拍照根本不当回事,而且分分钟就能传给万里之外的亲人。然而三十年前,照相不但要买相机,还要买胶卷、冲洗及放大,不是我这个穷留学生能负担的。来美国的一张单程机票几乎花光了我的全部积蓄,怀里仅有出国前按规定兑换的五十美元,根本没有闲钱来照相。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