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诗九行

一壶客闻香 半盏起苍茫 漫漫人生路 悠悠诗九行
博文
(2017-12-19 00:32:09)
*一只蚂蚁爬进我的杯里没有预告
没有伴奏
不是茶水的杯
不是卡布奇诺的杯
一只简简单单的蚂蚁
没有衣裳没有帽子
一只容易忽略的蚂蚁
影响着闹钟
童年迟迟醒来江山陈旧
曲线新颖
在家不栽枇杷不栽核桃
一只蚂蚁爬进我的杯里
一圈圈盘旋着
升起又降落
像昨夜的梦无趣无味
不知不觉
厨房的排水管又堵了很久我的杯里
有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17 00:55:49)
*一只雌性的橘子其实谁都可以去品尝
轻轻剥开
一瓣瓣送进嘴里
可以酸可以甜
可以有阳光有雨水的味道
回旋在岁月的宁静里
一切都不需要设计
在这个萧条的冬天
一只桔子不经意领夜色转身可是在一个荒诞的下午
一把熟悉的切肉刀
突然失控
一个女子
在医院抢救无效
新闻在血味中传开
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没有人知道那个食品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12 00:43:31)
*这次从半空掉了下来能爬多高
粉丝们尖叫着
都忘了自己的名字
甚至忘了今年有多大
只知道这高楼与那高楼
都在半空稚嫩着
孤僻着
从来不说爱
从来不屑蜜蜂与蜂蜜就像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命
爬在半空中
半空才是自己的宿命
双手只活在半空里
仿佛只有昨天的照片
才是真的
只有昨天的空气
才不会厌恶急促的呼吸
只有昨天的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10 00:49:44)
*受浸受浸在形容词里已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12-08 00:45:59)
*钟表里的耳朵如果我是钟表里的耳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么多的鹅卵石漫步街头如果你也在,你就不会虚空
没有了麦子的喧嚣
路就会轻松了许多
而梦中的女人会更加清澈
仿佛刚在溪水里沐浴过
如果你与这么多的鹅卵石一起漫步
谁能隐藏住这油画般的时空
而活泼伶俐的女人
都会像哑巴一样着迷着悠长这么多的鹅卵石都拒绝着歌唱
脱光了一切,却不是玻璃泡
不是随意就可以在里面
储藏不确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25 00:50:55)
*他终于激动了一次秋天刚到,冬就来了
他的城市没有鹰叫
他的房间多了几盆多肉
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不可避免的疾病
只能坐着的母亲
一切都井井有序
有什么可以让他激动的
云日变幻,都有棱有角雾霾时有时无
多喝几口水也就过去了
他的口袋没有笔与笔记本
他的内心的旮旯
也不会有些许的诗意尴尬着
许多气味已不再敏感
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23 00:40:18)
*精神病好久没有发作了兰钦寺的雨
不会说下就下
至少要等
收拾好竹竿上的衣服
兰钦寺的雨
总是如期而至
如此默契的滴滴答答
可以忽略
一切可以忽略的大腿病是始终存在的
仿佛你有我有全都有
而精神病的发作
有时不是经验就能判断
本来一场雨
下到三分之二的时候
就会天昏地暗
就会有一条鱼
突然游离在山涧的小溪之外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21 00:38:13)
*一个人的事一写了那么多首诗
都像秋叶,在风中
落下来落下来
堆积宴席上
除了不会孤独
没有惊动任何竹筷一切都是一个人的事
蚂蚁相遇蚂蚁
不知山野总是那么空旷二怎能会孤独
一个名词,总会有动词
来增添信心从一本诗集里
逃离出来晒晒太阳
那是沉思的一幕
可以发生,可以再次发生那些阵亡的文字
从来都不会皱起黑暗的眉头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19 00:50:00)
*或许是我喝多了昨夜没有摸错家门
没有摸错房间
没有摸错床
只是做错了一个梦
然后风来了
雨来了
闪电加雷鸣
然后又滚回了
酒桌真的是我喝多了
劝酒的人
都回家了
都在自己的房间里
做自己该做的
连服务员
也不知哪里去了
再也不理
我这个非法分子似的只是喝多了而已
只是做错了一个梦而已
蚂蚁怎么就拐弯到荷叶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