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诗九行

一壶客闻香 半盏起苍茫 漫漫人生路 悠悠诗九行
博文
(2018-02-23 00:58:49)
*公牛此刻那公牛闲着
只管自己吃草
卫生间的抽水马桶修好了
反正无关
刚刚牵走的那头母牛
交易完毕之后
就很快忘却了
公牛只管自己吃着草
岁月还是悠闲的时候多*独角兽一夜没睡
独角兽把自己消耗在哪里
火花飞溅
蹄铁却未成
独角兽找不到黑暗之门
铁锤轻一下重一下
仿佛追随着神秘的节奏
突然天塌了
众神都不知去哪里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9 00:49:59)
*某人之殇
失去花园
也就失去迷宫
失去迷宫
却失不去罪孽
某人梦里醒来
满手花瓣
某人酒里睡去
月亮还会
再次滴着民谣的血
失去森林
树的感觉
怎么可以用吉他弹奏
某人的懊悔
不可能与猫分享
碑文里的礼物
青石未必能懂
某人的落寞
就是世道的深渊
某人可能尘埃也不是
不能渺小
不能嚣张
某人可能潜伏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7 00:55:30)
*那不是我的爱
敲碎
裸露全部的肉
再尝出我的味道
那不是爱
我的覆盖
没有任何粉末的累赘
我的背叛
没有任何荣誉的阴影
可以原谅二月的疯狂
我的埋葬
没有谁可以拯救
一只猫先过去
一只狗先过去
一头牛先过去
都可以和田园一起先过去
我却再也不会在同一个杯里
跳出来
审判自己
合唱能解释什么
海洋能解释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3 00:42:00)
*面具戴久了
认识我的人
都先认识我的面具
不知什么时候戴了面具
面具已是脸的一部分
脸也已是面具的一部分
分不清脸与面具
世界才如此不会尴尬
我走在太阳与月亮之间
悲哀着自己偶尔清醒的赤裸裸
不要高兴我送你一朵花
也不要懊恼我只送你一朵花
你要想想认识我已多久
在明亮的清晨
你不知道我用了多少阴暗
精制成甜点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1 00:52:43)
*傻子发生着变化
在摇滚的调调里
傻子仿佛已被大风吹散
撒了一草地
像一堆堆牛粪
又像一块块石头
仿佛傻子已宽恕了世界
仿佛世界已彻悟了傻子
在傻子的眉头
添了一颗无所谓的黑痣
傻子还能变化到哪里去
不就是那个没心没肺的主唱
横扫着一把没心没肺的吉他
没有一点傻子的样子
忽略掉忍冬花的香味
摇着头摇着岁月不羁的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06 01:02:43)
*这次玻璃彻底碎了立春刚过
玻璃就这样彻底碎了
一地诗的碎片
无声溅起
飞向网络
飞向彻底的透明
那些无能为力的碎片
在阳光中
折射出风的锐利
那些陌生的人
都开始阅读宇宙的文字
看那些天体
如何分崩离析
我也在遥远的夜风中
静寂一下自己的魂灵
不知悲哀的是玻璃
还是那些玻璃的碎片
在无奈里重新唤醒
要命的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04 01:10:48)
*孤独是如此之毒
那树,丢光了所有的叶子
赤裸着枝丫,把天空的孤独
都留给了自己
孤独是如此之毒
我的左眼没病,左眼瞎了
我的右眼没病,右眼瞎了
世界是如此混沌
唯有鸟的叫声,盘旋在耳际
一会儿东一会儿西
你可以不孤独
睾丸晃荡在草地之上
不需要任何玻璃的思想与梦幻
你可以不卸妆
卵巢左右深入花丛
死去的都可以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09 01:09:45)
*坠落在尘埃的坠落就是坠落
就是尘埃
不谈死
不谈飞蛾
不谈白月光空洞的沉重
只在空洞外咳嗽
坠落的优雅
安慰着秩序的万物
*元旦结婚
深夜受孕苍白中苏醒过来
时刻感受
胡子那力量的颤栗阴天也好
下雪也罢
只要出去走一走
河流的零碎一样耀眼
*再见点亮钟声
狗跟鸡说一声再见
继续前进的裂缝
致敬云河
细雨一阵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06 01:03:28)
*雪地里飞出九十九只鸟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
在现实与虚幻之间
犹豫的总是我的脚步
懒惰的总是我的魂灵
雪地里飞出九十九只鸟
谁哭了
这么冷的冬天
喝了半斤白酒之后
脸色刚刚有了阳光有还没有名字的那只吗
有腿伤的那两只吗
有一直交头接耳的那三只吗
活在雪地里的鸟
都由雪地里的秘密护佑着
不会轻易像我的激情
随时就会冻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03 00:59:23)
*兰钦寺如此遥远不可能是我孤独的全部
胡子还茂盛着
虽然夹杂着白
那是兰钦寺传递过来的霜
兰钦寺的大门外
已不再养活一个算命先生
我们在异国偶遇
加了微信也就加了
一碗面里的一个荷包蛋老妈早就不记得什么兰钦寺了
每天笑着,三餐是如此美妙
我还在懊恼什么
躺着玩了一会儿手机
脖子闪了,像兰钦寺一样
固定一会儿,没有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