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诗九行

一壶客闻香 半盏起苍茫 漫漫人生路 悠悠诗九行
博文
*老男人还在通往秘密的路上老男人保留着对乳房的记忆
在一杯酒之内
在一只香烟之外
依旧可以抚摸可以吮吸
可已不再是老电影里的女郎
老男人似乎已没有太多的奢求
许多事物在嘴里咀嚼着
忘了电动牙刷
忘了草本牙膏老男人学会了跟麻雀说再见
麻雀们的歌唱
无非在楼梯在浴室
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感动在天涯
老男人再也不会重返故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6 09:11:49)
*差不多就睡在了你怀里不是一匹马的想法
一匹烈马奔腾在草原
没有闲暇,宁静着时光
只有我迷信着你的月光
从楼台到荒野
从心的翅膀到风的牙龈
追随着你的一杯葡萄酒
从朦胧混浊到清晰亮丽
从酒吧的桌台到床头柜的灯光你总是那么裸露着敞开着
偶尔背靠着昏暗的历史
或斜躺在一幅古典的画面之上
你仿佛在加倍热爱着生命
仿佛又要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5 02:12:17)
*更好的日子我该过上更好的日子
蚊子一样
苍蝇一样
有着更多的逍遥自在过去都被挤压进历史的书里
可以放在书架不理不睬
可以偶尔打开闻闻痛苦的气味那些早泄的家伙和盲目的酒徒
都在花园里幸福地舞蹈着
*五十岁了理发师五十岁了
来了一个光头的顾客
法官五十岁了
判了一个啤酒肚的罪犯
医生五十岁了
自己给自己做了个小手术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2 02:51:31)
*我的一生我的一生没有一点精彩
儿子说我的
我相信
可惜我没有其他的儿子了
不然另外一个
或许有另外的看法我的一生怎么喜欢写诗了呢
自己问自己的
无聊真实地打到了靶心
*幸福不只是出生
还有死去时的幸福
我和外星人谈论着
一会儿
我就腐烂了
也不知道有没留下幸福的影子也不知道外星人
最后有没有幸福地
死在他自己的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多么渴望会去呈现一盆多肉旁的几棵小草
随手就被拔起,躺在原地
不会马上死去
折腾几天,有些或许还能重新活过来
也许这就是有人所说的呈现
多少年来,就是缺少这个
不停地被拒绝,拒绝得明明白白
可是从来没去反思总结
就如这个顽固的傍晚,门只会反复开合
*天下有太多的字看不懂粗鲁或细腻地去摸摸笔画
其实没有太多的意义,看不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23 00:56:58)
*桂花今年压根就没见着桂花
那年见到的桂花
也只不过是远远闻了一下没有桂花的秋天
都是苟且活在空气里老婆娶了
女儿生了
后悔当初
她们怎么都不取名叫桂花
*今天今天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一个老头与他的三轮车
永远定格在了路上
他来到过我住的这个城市
我们却再也没有了见面的机会这样的人没有去见一见
(当时还看到过抵达身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21 00:48:14)
*老虎一点
一每次在梦里相见
我是老鼠,你是老鼠
我们总是用老鼠的语言
交流青春与薄暮
见证虚伪与无奈有一次你大声地说出来了
我也昂起头应和着
下水道的黑暗那么黑
下次我们一定要老虎一点二在风瑟瑟的草岗
是谁在咆哮着王的洪水
你迟到了,我迟到了
我们总是有着太多的羁绊
伏在岁月的阴沟需要解释一点什么吗
雾霾没有裂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19 01:07:31)
克文的诗阿克诗九行(下篇)*野花
野花姓啥
阿克跟着姓啥
像一朵幼稚的即将消逝的火
从静止的心脏出发
艰难抵达山坡
野花已经睡了
它的香醒在阿克的血管里
滋养着阿克最后一缕思维
和最后一幅宿命的画
*公寓
抽象的不是阿克的床铺
一个朦胧的女子坐在沙发
目光不知停滞在哪个平仄的部落
暗室里也有红灯或绿灯
可以看清阿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09 00:39:40)
*神秘一点
一在神秘主义的门口
呆立了一会儿
起身离开的时候
有意无意拉低了帽檐风衣随风飘起
这个世界一点也不冷
路口的那个男孩告诉我
如果更神秘一点
我就会像匹野马消失在旷野中二残缺的家园就在前方
亏我有一艘赞美的游轮
木屋里暗淡的灯光
像村头的女孩一样熟悉给自己的画像打一个电话
听到的只是父亲哼过的小曲但我必须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02 09:24:11)
*兰钦寺的芙蓉花
一山外太平,一派繁荣
兰钦寺无名
隐匿在喧嚣之外我知道兰钦寺的芙蓉花开了
我带上秋衣可能与芙蓉花同醉同眠吗
兰钦寺不是随意可以想象
爬上那段红枫的山岭
兰钦寺逗起我曾经的羞涩
二山中静寂,满是虚空
兰钦寺的芙蓉花如此实在
免不得要哼几句小曲兰钦寺有着怎样的典故
兰钦寺有着怎样的渊源那几树芙蓉花不管闲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