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诗九行

一壶客闻香 半盏起苍茫 漫漫人生路 悠悠诗九行
博文
(2017-11-19 00:50:00)
*或许是我喝多了昨夜没有摸错家门
没有摸错房间
没有摸错床
只是做错了一个梦
然后风来了
雨来了
闪电加雷鸣
然后又滚回了
酒桌真的是我喝多了
劝酒的人
都回家了
都在自己的房间里
做自己该做的
连服务员
也不知哪里去了
再也不理
我这个非法分子似的只是喝多了而已
只是做错了一个梦而已
蚂蚁怎么就拐弯到荷叶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17 08:11:31)
*今天的电风扇落后了
也不能没有
需要的时候开动起来
我的地图
蠢蠢欲动
仿佛所有的街道
开放了
我在随意的一条街
想着爹娘娘给我一碗饭
饱不了永久
爹给我两块钱
还能买到什么玩意
今天的电风扇
吸着它自己的风
再吹到
皮肤的俱乐部
蚊子一点也不怕要的就是一丝凉快
管这么多的摇滚
干嘛
我睡自己的床
如果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15 00:51:55)
*一个老头想成一个老头
很容易
只要有谁愿意照顾晚年
马上就病给你

衰老是一张白纸
谁都可以
拿笔来
欺凌不要想
就已是一个老头
荡秋千
坚定地拒绝
水尽量浇给阳台的
花花草草
却任月光下的旧梦
一再枯去
无需闹钟一定要说
等死的节奏
一个老头也会发狂
年轻时的痴呆
才是痛苦的源泉
屋檐下
不挂任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13 00:35:47)
*爱之后还会有爱吗不能这样譬喻
面包之后肯定还有面包
不过面包分享
爱一样分享
自己坐在自己面前
生命享受生命
爱像一只朦胧的小动物
正偷吃着面包
在雨天里格外显眼一起栽下的那棵树
仿佛已不是当初的那棵树
自己不说
谁能明了音符的变幻无穷
文字是粗浅机械的
最多只能留住爱的尾巴
爱之后,战争刚刚结束
那些壮烈的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11 00:35:41)
*暖意毛竹压弯
突然弹直的片刻
你的手
正好也游到肩胛
一阵暖意
也突然发出了声音在秋天的歧途
误入的命
有你大师般的拯救
*陈述者这个啰嗦的陈述者
反复着黄昏与炊烟
这些陈旧的意象
在肚里反复蠕动着
成了老年发酸的负担这个傀儡的陈述者
容不得半点的虚情假意
一把草一头牛一坨粪
都好像惊心动魄似的
*玻璃墙把一个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男人还在通往秘密的路上老男人保留着对乳房的记忆
在一杯酒之内
在一只香烟之外
依旧可以抚摸可以吮吸
可已不再是老电影里的女郎
老男人似乎已没有太多的奢求
许多事物在嘴里咀嚼着
忘了电动牙刷
忘了草本牙膏老男人学会了跟麻雀说再见
麻雀们的歌唱
无非在楼梯在浴室
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感动在天涯
老男人再也不会重返故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6 09:11:49)
*差不多就睡在了你怀里不是一匹马的想法
一匹烈马奔腾在草原
没有闲暇,宁静着时光
只有我迷信着你的月光
从楼台到荒野
从心的翅膀到风的牙龈
追随着你的一杯葡萄酒
从朦胧混浊到清晰亮丽
从酒吧的桌台到床头柜的灯光你总是那么裸露着敞开着
偶尔背靠着昏暗的历史
或斜躺在一幅古典的画面之上
你仿佛在加倍热爱着生命
仿佛又要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5 02:12:17)
*更好的日子我该过上更好的日子
蚊子一样
苍蝇一样
有着更多的逍遥自在过去都被挤压进历史的书里
可以放在书架不理不睬
可以偶尔打开闻闻痛苦的气味那些早泄的家伙和盲目的酒徒
都在花园里幸福地舞蹈着
*五十岁了理发师五十岁了
来了一个光头的顾客
法官五十岁了
判了一个啤酒肚的罪犯
医生五十岁了
自己给自己做了个小手术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2 02:51:31)
*我的一生我的一生没有一点精彩
儿子说我的
我相信
可惜我没有其他的儿子了
不然另外一个
或许有另外的看法我的一生怎么喜欢写诗了呢
自己问自己的
无聊真实地打到了靶心
*幸福不只是出生
还有死去时的幸福
我和外星人谈论着
一会儿
我就腐烂了
也不知道有没留下幸福的影子也不知道外星人
最后有没有幸福地
死在他自己的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多么渴望会去呈现一盆多肉旁的几棵小草
随手就被拔起,躺在原地
不会马上死去
折腾几天,有些或许还能重新活过来
也许这就是有人所说的呈现
多少年来,就是缺少这个
不停地被拒绝,拒绝得明明白白
可是从来没去反思总结
就如这个顽固的傍晚,门只会反复开合
*天下有太多的字看不懂粗鲁或细腻地去摸摸笔画
其实没有太多的意义,看不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