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3-06 23:44:19)
周子恒拉开车门坐进后排的时候,邵斌正在疯狂地同时用两个手机在拨打电话,一边拨号一边对他说:“老板,等我一分钟,一分钟就好。” “你干什么呢?”周子恒好奇地看着邵斌脸部的表情从激动的潮红转为深深的失望,恨恨地骂了一句后把两只手机都摔在了地上。 “别提了!”邵斌朝汽车里的音响撇了撇嘴道:“喏,这个电台每天早上八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3-05 15:03:55)
吉隆坡的康乐夜市里人声鼎沸,各种小吃店排成行,家家生意兴隆。 周志平伸手拍拍周子恒的肩膀,问:“怎么?吃不惯?” “当然不是,只是吃腻了,”周子恒转头笑了笑,说:“只有老爸你,可以吃同样的东西30年不变。” “看到熟人了?”周志平低头翻阅文件,漫不经心地又问:“那个女孩子你认识?” 周子恒下意识地扭头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3-03 22:33:13)
前言: 话说一千多年前,有那么一个吉祥物悄悄地流行起来。 周密在《过眼云烟录》里这样记载:“古雕玉蟠螭,尤奇。一螭角有小鼠,殊不可晓。” 说的是汉代的一种玉器配饰——子辰佩。 而这个故事要讲的,就是蟠螭与鼠无牙的事情。。。 人物: 周子恒——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爷,不管是当成玩,还是当成事,都得他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2-09 16:42:41)

2015年年底米卡我很不幸地生病了,骨癌的疼痛难忍,无奈只能拿掉一只手手,之后还要去医院做半年的化疗。麻麻群里的阿姨们知道了之后,大家纷纷对我慷慨解囊,从全世界各地给我麻麻汇款还有各种礼物。麻麻说了:有这么多爱这么多祝福,米卡你一定要争气啊!我很努力的,顺利完成截肢手术,顺利完成化疗程序,顺利通过一次次验血和X光检查。我觉得,那些阿姨们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何昶不置可否,只是把脑袋往我怀里拱了一下。我捏捏他的耳垂,低声说:“你订机票的时候把我的也订了。”好半天,何昶长长地舒了口气,闷闷地说:“我又少了一个亲人。”我下意识地搂紧他,张口就想说“我不会离开你的”,可转眼想到我们现在的尴尬情形,似乎并不适合,于是就这么卡在喉咙里,没好意思说出来。其实,我想跟他回去没有什么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这天结束谈话的时候,顾医生把我送到了门口。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他:“你这些奇怪的办法是哪儿学来的?真的是学校里教的吗?” “我在学校里学的是神经心理学,最初的想法是在我导师开的私立医院里做一个手术医生,”顾医生笑着说:“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一个人,他对我说: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不是培养出来的,而是选出来的。他看了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等我终于停止啜泣的时候,顾医生让前台的小妹端来一杯香气四溢的热巧克力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我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闭着眼睛感受温温热热的液体顺着喉咙一路滑下。我感觉到了一种全新的溶解。溶解了我对心理医生习惯性的抗拒,也溶解了我在对抗他们的过程里得到的乐趣。最重要的,是让我得以把梦境中如论如何都完成不了的事情完成了,把那些堵在我心口怎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下意识地抬头,看到他宽大的书桌后方墙上挂着他的学历和资历。非常华丽的艺术体英文字母,还有很多字母做他名字的后缀,我想他应该是很厉害的吧。“气味是一种很美的东西,因为它注定会消失,注定抓不住,”顾医生看出我的被他揭穿的尴尬,轻柔地化解道:“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生活中留不住的东西,偏偏在身体深处的记忆里永存,是不是?”我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顾医生,我把日记都给你了,”我的态度很生硬地说:“你现在告诉我你没有看过我的资料?有没有搞错?!” “江小姐,”顾医生慢条斯理地打开我的资料夹,慢条斯理地说:“你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何必浪费了?”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尽量用缓和平静地语气说:“我只是想要你开一点抗抑郁的药物,okay?” 顾医生沉默地看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每年的一月一日元旦,按惯例和米卡合影一张!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