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来就来吧,”栗小游无所谓地耸耸肩,反击道:“再怎么样也比你的那个女演员好点儿,你要能让妈妈和姜叔叔同意她进门,算你有本事,我就服了你!”栗九州瞪她一眼,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手指摩挲了两下屏幕,没吭气。栗小游出去找宋飞,他没有走远,就坐在急诊门口宽敞又干净的台阶上,望着大街。听到她的脚步声他也没动。等她坐到他身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宋飞把他说的话一字字在脑子过了好几遍,才理解了其中的含义。全身所有的血液在一瞬间凝固住,然后被抽离了身体。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手里的袋子砸在扶手上,里面的盒子翻了,汤汤水水洒了一地。这一天一夜,对宋飞来说实在是翻天覆地的一天,一波连着一波的巨浪朝他打过来,让他觉得完全无法承受。三年的分别一朝相见,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对她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宋飞坐在驾驶座上,打了好几次火,车子都没有着。徐鸿原本站在门口送他们,走过来敲敲玻璃对宋飞做一个手势,示意她可以开车。宋飞点点头,腿一跨就坐到副驾驶座位上。“她发了一身的疹子,检查什么的,我想有个女的陪着会好一点。”徐鸿很熟练地发动了车子,沿着小路出去,平和地说:“再说,你这么慌张,大半夜开山路也不安全。”宋飞有些不好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宋飞的表情从难以置信到纠结痛苦,似乎在这个瞬间反应不过来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扶着膝盖慢慢地坐下,黑乎乎的环境里栗九州看不清楚他坐在什么地方,只知道他低着头,样子看起来很痛苦。半天后他才说:“我真的是认为,离开是对她最好的事。她还这么年轻,很快就可以从头开始。更何况,你们家没有可能接受我这样的人娶她,姜总已经找我说得很明白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栗小游定定地看着栗九州,说:“你这是短视。”“我短视,你有远见?”栗九州冷笑笑,说:“你真要这么一条道走下去,有你哭的时候。”栗小游不理睬他,端着面碗喝了口汤,赞叹道:“这面条真好吃。”秦师傅很高兴,赶紧倒了一杯茶水来给她,说:“我们小地方的小吃,见不得世面。”“你还记不记得姜叔叔跟我们说过,为什么大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秦师傅的年纪并不大,原本和其他壮年劳动力一样,他出去城市务工。后来,家里人接二连三地生大病,不得已,他回到家门口来开了家店,方便照顾。自从宋飞他们养了野生黄鳝后,给他曾经在景东学过的手艺一个发展的契机。据说景东的汉族大部分是古代屯垦士卒的后代,到了这里,又融入了彝族,很多食材的做法都有他们的特色。店铺很小,秦师傅一边做事一边说话:&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都说女人有第六感觉,还真的就是有。”栗小游自言自语地说:“看到你的那一秒,我就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宋飞,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栗小游下意识地晃晃腿,眼神看起来仍然是懵的,慢吞吞地说:“都这样了,不行也得行啊!”宋飞无言以对,有些东西当断不断,总得要有个人出来做一个了断。他伸手摸了摸栗小游小靴子上松开的鞋带,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宋飞刚把车子开进院子里,肖广州就颠颠地跑过来拉门,对他说:“我忘了一件大事!”“什么事?”宋飞熄火,转身一脚伸到车外,想到栗小游又回头说:“山里比外面冷,我给你带了件夹克,你套上再下车。”“隔壁村的童笑笑今天12岁生日,要开锁,还有圆锁宴。老童家一个多月前就请过我们,我给彻底忘记了!”肖广州拍脑袋说:“刚才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栗九州把手里的车钥匙丢给宋飞,说:“小游搭的是长途汽车,下午2点到,不如就你去接吧。”宋飞捏着钥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办公室的方向。便宜的塑钢玻璃门里,映出他的模样,他突然就很不希望栗小游看到他生活的样子。回忆起过去灯红酒绿鲜衣怒马的日子,恍若隔世,如今他再也找不回当初被光环笼罩的骄傲。当年他穿一身银灰色的休闲西装,身形挺拔,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第三年,宋飞和肖广州又吃下隔壁30亩地,种下高山茭白。茭白底下是水田,他们放养了200个甲鱼苗。肖广州和徐鸿商量之后,又引进了两位新成员,那就是黄鳝和泥鳅。它们在泥里钻来钻去,吃藻类和浮游生物,是水里的清洁工。泥鳅还被称为“水中人参”,有很好的营养价值。这样一来,茭白、甲鱼、泥鳅等形成共生互补的体制,让他们的地里生产出真正的无公害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