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后来想想,乔潭算得上是个城府比较深的男人。他说话通常都很有技巧,既不会把话说得太明白也不会把话说得太死,总之,他要给自己留余地。他常常做一些惊世骇俗挑战常理的事,把周围的人惊得一跳,而背后的真正的意义他却不会跟任何分享。他让我自己琢磨,于是我就自己琢磨,自己观察。或许是我进入事务所的方式比较诡异和特殊,同事与我之间总有一层说不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那一天,幸亏我临走之前再多看了一眼,发现第二天需要做的重要演示文档无端端被锁上了,只给了浏览的权限,再也无法编辑或者存档。我捧着笔记本电脑去找乔潭,他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见到我就说:“晚上跟Wes吃饭,他飞机刚落地我得过去接他,等我上车给你电话行么?”“不行,”我拦着他,问:“我们组的PPT全部被人锁了,你知道么?”&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姓名?”“杨莱迩。”“英语?”“专八。”“你有两年的助理经验?”“是。”“涉外诉讼还是非诉讼?”“诉讼。”“有口译证书吗?”“初级,中级在准备报考。”“婚姻状况,怎么没有填写?”“可能漏了吧,”我微微侧身,道:“单身。”面试桌后坐了三个男人,中间一个年纪略微大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维扬咬牙捏着我的下巴抽出自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捂着嘴一边笑一边把浴巾铺铺整齐,然后双膝一起跪在上面,身体端端正正坐在我的脚跟上。这是他一直以来都想要的,只不过因为我无法接受,所以他从来不强迫我。今天这个突如其来的小插曲给了我一个灵感,也特别想要为他做这件事。既然要做,当然就要做到极致,给他一个最深刻的印象和最大的享受。泽深迷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维扬的表情很凝重,皱着眉头撇着嘴,我估计他这会儿鼻子肯定挺酸的。维扬的妈妈很认真地看着泽深,以为他还有话说。其实我知道他很少长篇大论,大多数时候都是意思表达清楚了就行了。他的后背贴在维扬怀里,晃荡着腿盯着他奶奶,以防她还有继续骂他爸爸的势头。我们几个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气氛微微有些尴尬。维扬的妈妈重新按下播放键,电子相册翻到下一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陆彦告诉我,乔潭对他的敌视不仅仅只是来自温玲的归属,还有一大部分是他们最初创办的小公司的股权纠纷:“这年头吧,没有几个人还会为了爱恨情仇的纠缠不清,说穿了最终都是为了利益。我今天让温玲带来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那部分,乔潭就能了结了这些旧账。”“我不清楚你们过去的事情,”我坦率地说:“所以,我就不介入了,乔潭接受还是不接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维扬第二天下班后过来,我趁着泽深跑去帮他拎包的时候,让他改口叫爸爸。没想到,泽深非但不肯,还扔下包就跑了。 我们俩跟进他的房间里,维扬很温和地问他:“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他摇头。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还是摇头。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能做你爸爸?” 还是摇头。 “你是不是不好意思改口?” 还是摇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由于晚上睡得早,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醒过来了。等维扬和泽深起来刷牙洗脸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我做好的早餐。泽深蹦蹦跳跳地过来看,欣喜地说:“耶~~~,饺子皮披萨!!!”我把他催去洗漱后,维扬从洗手间出来,双手撑着桌子看了好一会儿,淡淡地说:“你第一次给我做的早餐就是这个。”我“嗯”了一声。“这些都是他喜欢吃的,对吧?&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维扬的这个弯转得太快,我彻底呆住了。 之前做好心理建设他要暴跳如雷的时候,他倒是平静如水的模样,似乎对于推理乔潭幕后的心思更感兴趣似的。这会儿我也反应过来了,维扬从来都不是在突发事件下立刻跳起来咋呼和冲动的类型。他习惯于打一个时间差,一方面弄清楚情况,另一方面又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给我一个感同身受的教训。 我低着头想他刚才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认认真真地把整个经过给维扬讲了一遍,他一边听一边翻看照片,神情慢慢地变换着。 翻过最露骨的几张照片后,维扬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暴跳如雷,似乎在怀疑着什么,又似乎在整理着思绪。等我说完,他挑出一张照片放大全屏朝我扬了扬,问:“除了这样,他还有没有对你做别的?” “没有。”我摇头:“之后,乔潭就冲过来把他打了。” 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