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因为有了左盈的新发现,这一天案情有了重大突破。俞越下午的时候接到左盈的短信,说她睡醒了也吃过了,准备回自己家去。他实在太忙,便只回复了一个“好”。该带回来的嫌疑人都已经带回来,第一轮问话结束,接下来需要等待鉴证科的样本比对结果。队长让他们几个主力军都回家休息,等鉴定报告出来,很可能还得要忙一阵。俞越打开家门的时候,忽然闻到一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俞越顺路买了一点早餐,到家门口停车后绕去副驾那侧打开门,左盈伸出手来做了一个阻止他搀扶的手势,道:“你别,我自己走。”“怎么了?”俞越撑着车门看她慢慢起身,问:“不好意思?”“你走得太快,颠得我脑仁疼。”左盈不客气地说:“我自己又不是不能走。”俞越想了下,又提议道:“我可以背你,走慢点就是了。”左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冷静下来后,左盈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烦躁与懊恼。叶成一边开车一边看她,问:“怎么突然想起来到这儿玩?”“想来就来了呗!”左盈打开电台,扭头看了一眼叶成,提议:“今天周末了,咱们去看场电影吧?”“行啊,就我家旁边吧,看完就去我那儿。”叶成赞同。没想到电影看了一半,叶成就接到队里的紧急电话要他马上过去。他只能先把左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俞越把左盈拽上了拳击台,引起四周一片起哄的叫笑声。左盈不以为然地对原本准备跟俞越对手的男生说:“不好意思啊,我想插个队。”男生很爽快地说:“没问题!”俞越一动不动地站着看她,左盈冲他挤了挤眼睛,熟门熟路地蹲下在他的包里找出胶布,“刺啦”一声撕出一长条来,不紧不慢地给自己裹手指关节做防护。赵静挤过来,拉着围栏的绳子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俞越睡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睡得很沉,一觉醒来感觉精神倍增。 左盈的房间没有任何动静,他又不好意思随便去翻她的厨房和冰箱,只能硬着头皮去敲了敲她的房门,问:“你早餐想吃什么,我下去买。” 左盈睡眼惺忪地出来,头发乱七八糟的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报了几个想吃的早点,说:“拿上我的钥匙,出了小区大门右拐再右拐就有卖,不用开车。&r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俞越拿着毛巾擦头发,视线落到洗手台上那些瓶瓶罐罐,大部分都是粉粉嫩嫩的属于女孩子的颜色。梳子挂在角落的墙上,他取下来轻轻嗅了嗅,她应该刚用过,上面还有些洗发水的清香。 他用毛巾在镜子上画圈,擦去那层热水蒸腾上去的水汽,露出他的脸来,表情怎么看都有些哀伤的味道。身上的衣服大小都挺合适,只可惜是别的男人的,触到皮肤上的滋味总觉得不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左盈动作格外敏捷地转动钥匙熄了火,抽出来丢在自己脚下。瞬间,车头灯灭了,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俞越扑过去想捞地上的钥匙,却被她推住肩膀按回座位上。她紧跟着蹿了过来压到他身上,一手牢牢抵住他的胸口,另一手熟练地摸到座椅侧面的把手一拉,椅背最大限度地倒向后方。 “你到底想干什么?”俞越呆呆地看着她,诧异地看到左盈肩膀左右一抖,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晚风徐徐,吹得发丝纷飞,跃跃然有点按耐不住的兴奋似的。 左盈拿着一杯星巴克咖啡站在街角,靠着酒店门口装饰的石柱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 看城市需要一个好的角度,灯火辉煌下的一小片阴影处,恰到好处的一盏灯会给人带来某种蚀骨的感动。夜色悄悄滋生蔓延,却怎么都不敢踏过那根隔开辉煌和晦涩的线。门口来来往往的车辆,下来一群又一群的各色男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都说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是清晨,晨曦透过窗帘一点点亮起,光线看似很软,却有着平铺直叙的坦诚,一笔一笔逐渐勾勒出房间里每一样东西的轮廓。 叶成双手枕在脑后,眯着眼睛看向左盈。 她正在穿衣镜前,一条长腿又一条长腿地伸入牛仔裤的裤腿里,先是左右摆动胯部拉上裤腰,然后原地跳动两下再拉上拉链。水磨蓝的牛仔裤包裹得刚刚好,布料看起来柔软舒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后来想想,乔潭算得上是个城府比较深的男人。他说话通常都很有技巧,既不会把话说得太明白也不会把话说得太死,总之,他要给自己留余地。他常常做一些惊世骇俗挑战常理的事,把周围的人惊得一跳,而背后的真正的意义他却不会跟任何分享。他让我自己琢磨,于是我就自己琢磨,自己观察。或许是我进入事务所的方式比较诡异和特殊,同事与我之间总有一层说不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