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宋飞故意把手张开,贴在栗小游的胯上,一个非常暧昧而过分的举动。彼此的距离这么近,他的视线落到她的脸颊上,只见一片粉色迅速晕染开来,渐渐加深直到红透了底。 栗小游的身上散发出运动过后的热力,隐隐约约夹裹着爽身粉的味道,也是粉红嫩绿钟灵毓秀年轻的味道。 宋飞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容,缓缓地说:“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听了这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很久没有露脸了噢,粉丝们,想我了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米卡我现在一切情况都不错,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关注麻麻上厕所:你怎么样,有感觉吗?麻麻说:走开!尊重个人隐私懂不懂啊?@#¥%!,养了德牧,就不要考虑还要holdonto你的隐私!知识就是力量,努力学习知识非常重要!陶冶情操也是狗生重要一课,乐器的学习一日不可松懈。。。当然,是让麻麻学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到了周六晚上宋飞才知道,说是T大的主场,其实还是借用了学校北区紧邻着的排球馆。北京奥运之后,全国很多地方都开始投资面对公众的排球训练场馆。在省里制定了为沙排培养后备人才的新目标后,就把几个排球馆装修改造加建了一个沙排场地。 王慧带着宋飞找到了座位,坐下后从包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出来递给他,说:“看,今天人很多。本来她们俩没人看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宋飞慢条斯理地吃完桌上的小食喝完饮料,招手叫人买单。 走进电梯的时候,他在地下车库和大堂的按钮之间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按下了大堂那层。从正门出去几步就是个公车站,而且还紧邻着酒店地下车库的出口。尽管他觉得这位大小姐多半自己有车,但也不能排除晚上有司机门口来接她。 他决定在那里等一等。 果然,一支烟的时间都不够,宋飞就看到她从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今夜的月色格外美。 酒吧经理把露台的全部水晶桌面夜景灯光调成了晶莹剔透微微闪烁的蓝色,只有玻璃栏杆那圈是柔和的暖黄。 月光,闪耀在天鹅绒般的夜空下,而这摩天大楼顶部的露天酒吧仿佛是点点星光,与那轮明月遥相呼应。 耳边,不知是谁人的欢声笑语,裙角拥抱着夜风,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甜香。 宋飞抬眼扫了一下那个角落,她还坐在那里。依然穿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艾顿很快发动了车子,油门一踩就冲出去了。我在后排从大声抗议到循循善诱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戴嘉砚知道我短短没几天惹出这么多事情来,说不定真的会把春来讨回去。大家都是爱狗人士,就算没有同情心也总得有一点同理心。艾顿假装没有听见我说话,只在停红灯的时候伸手从缝隙里过来挠挠戴春来。戴春来表示享受。在这样的环境和压力下,我只能把戴春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考虑再三后,我还是决定租下这套公寓,当然,其中有戴嘉砚的竭力怂恿。周六的下午我过去交了支票签了字,戴春来被安布齐用类似电视剧《CSI》里刑侦人员用的棉签伸进嘴里挖了一下后,一切尘埃落定。我们过了三点才到那里,原本以为错过了烧烤大会,没想到大牌子上写着1点至6点住户们可以随意来吃喝玩乐。公寓楼里果然已经有了两条德牧,还有一条哈士奇和若干拉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MynameisNO,MysignisNO,MynumberisNO,Youneedtoletitgo…letitgo!”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安布齐的时候,忽然听到我扔在地上的双肩包里Maghan非常有决心的大嗓门动情地歌唱,把我们俩都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这是应该是我手机的来电彩铃。不用说,肯定是戴嘉砚在我离开之前偷偷给我换的。我憋住了没有偷笑,这歌选的,要不要这么应景地配合我啊!安布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关于春来究竟是谁的狗,至今我都无法下定论。在AmericanKennelClub(AKC)登记他的时候,跟着戴嘉砚姓,中间还得加上纯种犬培育中心的名字,于是他叫“戴*杜方*春来”;而我第一次带他去兽医那里登记的时候,戴嘉砚没跟着去,于是我偷偷摸摸给他填的是“春来*齐”。离婚的时候我对戴嘉砚说:“家里的东西你全都拿走吧,春来归我。”他没有吭气。春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周子恒默默地躺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去洗手间刷牙洗脸。 他看着镜子发呆,这块籽料显然是经过老师傅的手精心伺候出来的东西,原本那块缺陷的灰黑色如今变成了一只灵动可爱的小鼠,立刻显得别具匠心。周子恒随意地擦了把脸,玉坠贴着他的皮肤,他好像感觉到一具柔然的身体贴着自己,皮肤柔嫩爽滑。 料、形、工、沁、意,样样都出彩,不仅写实逼真,而且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