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九州,快来看!”栗九州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姜叔叔对他高兴地招手,手里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一个瓷瓶,对他说:“看你妈给我带回来什么?”栗九州大踏步过去看了看,问:“转心瓶?”“清乾隆霁青描红吉庆游鱼转心瓶!”姜叔叔兴高采烈地说:“你转转,不过,小心点儿啊!”栗九州吓得一缩手,问:“这不是真品吧?”“不是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8-01-06 21:16:34)
“嗯,嗯,笛子,等一下等一下,先别到。。。”大佐精准地看出我已临近终点,喘息着按住我的后腰把我翻到他身上,说:“换你在上面。” 我熟练地找到他胸口最舒适的位置撑着,然后随着他挺髋的动作上下起伏,大佐则腾出手来撩拨我身上各处敏感点,驾轻就熟地把我迅速送上顶峰。最后他用一个标准而有力的臀桥收尾,神情迷离悠远地享受那一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栗九州走到外面抽烟,栗小游很快跟出来了,站在他身边低声说:“干这行,没有我想的那么风光。我下午在更衣室里的时候,好几个演妃子的真把她当丫鬟用呢!”“我看她是太勤快了,”栗九州皱眉道:“而且勤快得不够聪明和低调,没分寸。你看着吧,说不好她已经得罪了什么人了。”“哥哥,我得跟你说句实话,”栗小游斟酌着说:“是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悱恻缠绵之间,王越彤很无力地躺在他的身体下,柔软的床垫带来舒适的陷入感。栗九州翻身平躺,她顺着他的胳膊而动,乖巧地把脸埋入他的颈窝。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怀里揣着的这个丫头真是格外性感迷人。他拨开她散开的长发,手指轻轻触摸她的脸颊,哑着嗓子问:“你的身体怎么这么软?”“在学校里修学过民族舞课程。”王越彤抬手,把手指插入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王越彤的脸涨得通红,一片粉色一直蔓延到她的胸口。 栗九州从衣袖里抽出她的胳膊,顺带把内衣也彻底移除。他抓着她的双肩朝后扣,再次使她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并且向他敞开。他欣赏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胸前,深吸了一口气,说:“你真是漂亮。” “栗、九州。。。”王越彤觉得他视线所到的地方,皮肤突然就开始灼热起来。 “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栗九州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生什么气。也许是等待的时间太久了,他又累又烦;也许是看见王越彤如此艰难而谦卑地在讨生活,旁观者的他看得心里很难过;也许,不过是他希望她能更重视自己一点。但是无论是什么原因,他今天的态度都太差了。王越彤真心是个脾气不错的姑娘,不然不会一直跟他好言好语,还看他的脸色。栗九州回到酒店,东南在前台当班,他冲他使了个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还没有等栗九州反应过来,王越彤已经一脚踮在围着树的那圈小花坛上,说:“不好意思,高攀你一下。”说罢,她就踮着脚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大力啄了一口。嘴唇贴上他皮肤的瞬间,栗九州感觉到一丝柔软的温度。“艾玛,158要亲一口185,太不容易了!”王越彤松开手,咧开嘴对他笑。“我没有185。”栗九州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丝羞涩的笑意。&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这天晚上,栗九州在大露台上跟王越彤分享了一碗酸辣粉。 他不怎么能吃辣,所以大部分都是她吃的。 王越彤的经历并不复杂,父母离异各自再婚再育,所以她在两头都不太讨喜。上学的时候成绩一般,因为长得漂亮,家里人都觉得她将来能靠这份漂亮吃上一碗不好不坏的饭。高中毕业,她就直接选了艺术类院校报考,还真就考上了。 外头风风雨雨的各色报道把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栗九州还没有走进图书馆,光看到门口停着的那一排排自行车,他就已经知道占不到座位了。 所以,当他看到那个姑娘又趴在桌上睡得酣畅淋漓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上前用一根手指推推她的肩膀,说:“同学,你要睡觉能不能回宿舍去睡?”栗九州不知道她怎么念的书,每一次路过这里,几乎都能看见她在睡觉,一睡能两小时不带动的。 姑娘被他推醒,眼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时隔三年,宋飞再次和姜总面对面,依然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有着海纳百川的气度,似乎很难用某个形容词来一言道尽。一餐用完后,姜总和韩雯欣一起跟着他们去地里转转。肖广州悄悄地对宋飞说:“你觉得么?姜总吧,第一眼看有种帝王气质,可多聊几句,感觉是自己亲爹似的。”宋飞点点头。其实也是应当的,在大都市里打下一片江山拥有属于自己的王国的男人,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