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Zach微微欠身,说:“当然,你完全可以不理睬我。”“没关系,”我耸肩:“你问吧。”“你有没有。。。有没有。。。想过。。。”Zach有点说不下去了,手下意识地摸了摸枪套,然后把刚放下的饼干又抓起来玩。“你是想问我,有没有想过真的跟Hall走?”我沉吟一下,慎重地点头道:“有。很多很多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喝了水,我深呼吸几口缓和一下情绪。隐约间我有种第六感,Zach对我和Hall之间的关系非常感兴趣,程度远远超过一个警察调查事件该有的认真。“他,”我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问:“看起来很糟糕吗?”Zach似乎想了一阵才确定我问的是什么,对我温和的微微一笑,说:“肯定不是他最好的一天,但是你放宽心,他看起来很平静。我敢打赌,这绝对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给他的都是一些旧窗帘旧家具,”我对Zach说:“不需要还给我了。”Zach摇头道:“我说Hall有东西给你,并不是指这——”在这个瞬间,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仿佛是灵光一闪,我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朝Zach跨出一大步:“我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了!!!”铝合金的椅子腿在地上划出刺耳的金属噪音,Zach反应非常迅速,一手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Okay,作为一个曾经的长跑健将,Hall成为你的‘教练’,”Zach再次打断我的思绪,问我:“然后,你们的关系如何发展?”“让我想想,”我望着天花板,一根根扳手指:“Dribbleankle,dribblecalf,andthen,dribbleknee。嗯,从ankle发展到knee。”Hall还是喜欢用老方法,某天不知道从哪里掏了一只秒表出来,领着我去旁边学校的操场练速度。Hall也喜欢toughlov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所以你们就开始说话了?”Zach问我。“没有,”我摇摇头:“他把我吓跑了。”我看着Zach的脸庞,他坐得离我很近,带着若隐若现一点点康乃馨精油的气味。当然,这完全可能是我的神经质在作怪。Hall曾经回答过我,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开口跟我说话的原因。他说:“跟生命里的其他事情一样,比如毒瘾,比如性欲,突如其来,又合乎情理。”Zac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一直记得我爸去世那一天点点滴滴。 很多人会说:谁会不记得自己父亲去世的那一天? 我想说的意思是,我记得的只是点点滴滴,而我爸当时的样子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 我的记忆里:是抢救室床位旁边那排暖气管,我跪在地上绝望地哭;是医生护士在旁边跑来跑去,嘴里喊着一些听得明白却完全不懂的字眼;是病床被推动的时候,轮子滚动的路线,歪歪扭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作为一个神经质的女人,我对第六感这种事情总是保留着一份敬畏。下午收拾的时候,我不小心敲裂了一只玻璃杯。坚硬的大理石和脆薄的玻璃撞击的瞬间,一块碎片从我手腕上斜斜擦过,留下一道触目的血痕。其实并不疼,但是无端端的,我心里猛地一抽。等到吃过了晚餐,瑞梁带着孩子去后院剪草浇花,我正在把碗筷往洗碗机里收,门铃响了。“你好,警察。”两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九州,快来看!”栗九州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姜叔叔对他高兴地招手,手里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一个瓷瓶,对他说:“看你妈给我带回来什么?”栗九州大踏步过去看了看,问:“转心瓶?”“清乾隆霁青描红吉庆游鱼转心瓶!”姜叔叔兴高采烈地说:“你转转,不过,小心点儿啊!”栗九州吓得一缩手,问:“这不是真品吧?”“不是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8-01-06 21:16:34)
“嗯,嗯,笛子,等一下等一下,先别到。。。”大佐精准地看出我已临近终点,喘息着按住我的后腰把我翻到他身上,说:“换你在上面。” 我熟练地找到他胸口最舒适的位置撑着,然后随着他挺髋的动作上下起伏,大佐则腾出手来撩拨我身上各处敏感点,驾轻就熟地把我迅速送上顶峰。最后他用一个标准而有力的臀桥收尾,神情迷离悠远地享受那一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栗九州走到外面抽烟,栗小游很快跟出来了,站在他身边低声说:“干这行,没有我想的那么风光。我下午在更衣室里的时候,好几个演妃子的真把她当丫鬟用呢!”“我看她是太勤快了,”栗九州皱眉道:“而且勤快得不够聪明和低调,没分寸。你看着吧,说不好她已经得罪了什么人了。”“哥哥,我得跟你说句实话,”栗小游斟酌着说:“是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