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接下来的日子,维扬除了必要的工作应酬或者旅行之外,隔三岔五都会来我家里。疙瘩妈自然很明白原因,米穗那儿我暂时没说开,她只当是维扬在追求我,所以来得比较勤快。有意思的是,在这件事情上最从中受益的,竟然是维琬。本来我们就住得近,两个孩子同一个班又玩得好,现在她知道自己是泽深的亲姑妈了,对他更是比之前好了一层楼。如今她单亲妈妈带着女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动作突然地单膝下跪,维扬先吃了一惊,本能地要过来扶我。身体起来了一半,胳膊也伸出来一半的时候,反应过来我是什么意思,表情一下子僵住了。等我说完话,他徐徐站直了身体,低头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一伸手把我扶了起来。实话说吧,这窄裙子绷得实在太紧,说是单膝下跪其实也只能装个意思,我已经撑不住了,便顺势而起,由着维扬把我按到他的椅子上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维扬他们走了以后,我让泽深去洗澡刷牙准备睡觉,然后跟着疙瘩妈到厨房里,碍手碍脚地帮她冲碗。她忍了一会儿,劈手夺走我手里的碟子,唠叨我:“你给它挠痒痒呢?手上使点力气!”我贴着水池的边,细声细气地问她:“你觉得那个维扬,人怎么样啊?好不好啊?”疙瘩妈斜了我一眼,压低声音说:“你喜欢他吧?”我点点头。“看着还行,可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维扬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端着胳膊倚在床头,后脑袋顶着床板,两条腿搭在床沿,手里继续把玩着那把让我羊水破了也没舍得撂下的牌。我琢磨着他想起了我告诉过他的那段往事,眉头越皱越紧,喃喃地自言自语:“被公司辞退了,一个人怀着孕还没钱,情愿跑去澳门赌钱也没来找我。。。”说着,忽然抬眼看我:“我在你眼里,是很可怕还是很差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维扬直愣愣地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的,表情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时而凝重时而慌乱。我也直愣愣地看着他,实话说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跟他解释。不仅仅是维扬,还有维琬和徐波,三个人都望着我,等待我开口说话。我刚张了张嘴,维扬突然伸手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尽量平静地说:“不需要你解释。”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只需要你回答我,是,还是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听到我断断续续说到这里,维琬忍不住跳起来发飙:“徐波你他妈就是个贱人!你给他下了什么药?别跟我说什么私了是为了他的公司,放屁!你是怕人家知道你搞那些药啊毒的吧?”徐波的神色平静,似乎对这种场景早已司空见惯,轻轻笑了笑说:“你翻来覆去就会说这么几句?”维扬一直保持沉默,我悄悄朝他看过去,他的视线落在我的鞋子上,不知道在琢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8-15 22:09:36)

最近一直在追一部不算很新的Netflix连续剧“Orangeisthenewblack”。 看入戏了,时不时就在想,如果我有一天去了监狱,能不能存活下来,这段生活会给我怎么样的改变。 是的,纯属吃饱了没事干,花时间想这种事情。 But,Ikindalikeit. 剧里的人物个性鲜明,语言粗俗,进了监狱,每个人背后都有一段不堪的往事。 跟我一样,Crass,Dirty,haveaveryfilthymind,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感到肩膀上承受的重量越来越多,忍不住扭头看了看他,维扬闭着眼睛仿佛尿完就直接睡过去了似的。我低头瞟了一眼,有些吃不准男生上厕所之后是否也需要清洁一下,想想擦干净总比不擦强,就随便扯出点纸巾塞在他手里,再握着他的手腕胡乱走了两个来回。架着他勉力走到外面,我把他推倒在床上,掀开被单盖住他的腰腹。接着,我打开床头灯仔细检查,确实如连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十年前。。。六月底的某个夜晚。由于刚过去一个台风风球,天空依然淅淅沥沥地飘着星点水滴,大街上湿漉漉的一层水,拉长又重叠着映出街灯和霓虹的倒影,忽明忽暗地跳跃着的色彩,格外的迷人。这是我毕业后参加的第一次校友聚会,不为了别的原因,只因为公告栏里写着今年邀请来演讲的名单里有维扬。他把工作辞了自己开公司,最近一年多来听说是做得有声有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迟疑了好一会儿,问她:“你确定是一样的吗?”“让我说得清楚一点吧,”维琬缓缓收起笑容,看着我说:“那是一根白金项链,项链的坠子就是这个筹码的样子,只不过尺寸小一点,中间刻有YANG。看得出来是手工做的,略显粗糙,但是总体还算可以,有点手工艺制品的朴实的味道。”“那项链是我的,是我爸爸特意给我做的二十岁生日礼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