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从商场出来上了车,左盈突然想起来,问俞越:“明天你应该也休息吧?”“对。”俞越发动了车子开出停车场,不经意地说:“明天不能陪你,我要去跟师傅做木工。你不是想要床吗?我师傅说来了一批椴木,虽然不算什么高档材料,但是这种木头结构细腻光泽度也好,做出来的东西结实耐用。”“我能不能跟你去看看啊?”左盈很好奇。“手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天加完班,明天我能休息一天,”俞越在电话里问:“你想想,想去哪儿我陪你。”“真的?那我得好好想想,”左盈眉开眼笑,说:“我可有很多事情想做的呢!”挂了电话,左盈托着下巴琢磨着出行计划,叶成端着一杯水走到她身边,边喝边问:“听我妈说,叔叔阿姨快回来了?”“是,我姐他们请到了一个全职阿姨,试用下来很不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左盈打车回家换了一身衣服,上妆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有点发愣。没睡好,眼神有些虚浮,但是精神却很亢奋。其实,她真没有打算过跟俞越在一夕之间发展到这个程度。只是,昨天看到那个倒霉鬼被揍得鼻青眼肿的,而办案警局那边的同事们都说不知道是谁干得这个好事,她就立刻想到了俞越。然后脑子一热,抓着照片就去找他了,后面发生的事情纯属连锁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左盈醒过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她睡得并不舒服,俞越的床太硬,被子不是她最喜欢的全棉而是带着晴纶的面料,带着让她不适的滑腻感。她望着天花板想,这些都得赶快换掉,还得在卫生间里放几瓶屈臣氏的润肤霜。 俞越累了半夜,这会儿睡得很熟,脸上沉郁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放松的喜悦。左盈朝他挤了挤,感受他暖烘烘的身体紧紧贴在她的胸口,皮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一夜,俞越始终处在一种一触即发的状态里。 他不知道左盈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只有两条手臂两条腿,却能从四面八方把他整个儿缠住。她的皮肤明明很滑爽,摩擦在身体上却有种针刺的快感。她缠绕着他缓缓游动,视线相交的时候他能看到她眼里跳动的火焰,其中的意味简直就是明目张胆。 他也不知道左盈究竟是哪儿学来的,在他耳边喃喃私语的那些话好多他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看到俞越沉默不语,左盈继续问道:“那如果我换成别人,你会去打他吗?”俞越叹了口气,牵了一下嘴角,摇头道:“不会。”“我说俞Sir啊,”左盈依然托着腮帮子,眼神在他脸上梭巡了一阵子,有点感慨地问:“难道真的是我没把意思表达清楚么?我觉得我已经很主动了。”俞越的身体震了一震,他低着头,一眼看到左盈的脚丫子。脚趾头一粒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俞越把她抱回观察室的床上安顿好,低头看着她,说:“我得走了。” “好。”左盈答应一声。 俞越站着好一会儿没动,左盈轻笑一声,问:“医生也给你打针了么?” “什么?”俞越问。 “不然你反应怎么这么慢?”左盈拽了拽他的袖子:“你说要走了。” “我知道,你别催我!”俞越皱眉,不由自主地握拳再松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夜色渐浓,审讯室里,俞越有些焦躁地起身,装作很悠闲的样子转了两个圈子。已经六个多小时过去了,一点进展也没有。这是一场博弈,越是这种时刻,越不能露出疲惫相。他的手机突然在裤兜里震动起来,嗡嗡声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震了两下,声音中断了,然而没过几秒钟再次响起,这一回震了很久。队长皱眉,凌厉的眼风扫过他的脸,俞越不动神色地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俞越知道叶成。左盈在警校的同学有好几个就在他的分局工作,那次拳击台的事件后,他们就跟他说起过左盈,然后就牵出叶成。他们两家的渊源很深,远近的亲戚里有同事,有邻居,有挚友还有联姻的,总之各种牵扯。俞越记得左盈家里有她大伯的照片,在警局里做得不小但是退位了。叶成也有一个伯父差不多级别的,目前依然在位置上,所以他在分局里日子过得相当顺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因为有了左盈的新发现,这一天案情有了重大突破。俞越下午的时候接到左盈的短信,说她睡醒了也吃过了,准备回自己家去。他实在太忙,便只回复了一个“好”。该带回来的嫌疑人都已经带回来,第一轮问话结束,接下来需要等待鉴证科的样本比对结果。队长让他们几个主力军都回家休息,等鉴定报告出来,很可能还得要忙一阵。俞越打开家门的时候,忽然闻到一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