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那天晚上相亲之后,我和李誉然都感觉不错,于是决定开始相处。 我给父母打电话大致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两老很是欢心。我妈用挖心掏肺的语气对我说:“大白你能好好谈一个就好,女人最经不起耽误,好的年华其实满打满算也就是这么几年。爸爸妈妈什么都不挑,只要他能跟你说到一起,细水长流好好过日子,就是上上之选。” 我非常同意妈妈的话,我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是我第十七次相亲。严格说来,是今年的第十七次。我去到孔雀餐厅的时候,介绍人东海已经带着人到了。东海是我多年的邻居和朋友,他老家在上海,尽管离开家乡多年,他说话仍然丢不掉那丝乡音。他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皈依的居士,与人为善助人为乐。发生任何事情,到了他这里总能找到最乐观的角度去看待,最后总结陈词:“菩萨保佑,老好额,老灵额,开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11-19 18:14:07)
(提示:内容有粗暴语言,请慎入)“Morgan!!!”一个声音喊:“Openthefuckingdoor!”随着电子锁“喀嗒”一声解开,杂乱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砰!”一记沉重的声响,伴随着一个男人的骂骂咧咧:“Yousneakylittlebitch!”宇文筠心头一阵窃喜,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眼睛也被蒙住,但她还是凭借着感觉判断出方向狠狠地绊倒了抓她的男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沈嗣铭疑惑地看着她,问:“陪你读博士?怎么个陪法?”“实话对你说,我很想写一篇关于你的论文。简洁一点说,社会学想要成为一门学科,它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研究对象。对我来说,最好的研究对象,就是社会事实。”唐珘悠悠地说:“我想从你的经历入手,写一点关于社会价值取向对个人形成的强制性,约束性,等等等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说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你到了。” 唐珘睁开眼睛,果然已经到了她家楼下。 “我出门之前焖了红豆红枣桂圆汤,上去喝一碗好吗?”她依然贴着沈嗣铭的后背,揪着他的衣服没有松手。 “你先放手,让我停车。” 沈嗣铭等她下来后撑起支架停好了车,转过身来手臂一伸就抓住了她外套的领子,把她拽到自己面前站定,低头一边盯着她的脸看一边捏住拉链缓缓朝下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唐小姐,这里是门卫室。不好意思,你能不能下来一趟?”电话里的男声顿了顿,说:“你的车被刮了。”唐珘挂了电话赶紧下楼去,在小区的门卫室前站着好几个人。一阵晚风吹过,带来几丝深秋雨后的凉意,她把风衣的腰带紧了紧,跑上前问:“我的车怎么了?”“噢,请跟我来。”穿着制服的保安大哥拿着一个手电,带着唐珘往她的车位走,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从小就喜欢骑马。最初是复兴公园的电马,逼着舅舅们轮流带着我去坐,一圈又一圈。当时因为身高不够,又喜欢骑中间那圈最高最大的马,而不是外圈那种给小朋友骑的不会上下起伏的小马驹,公园有规定家长必须站在旁边扶着,舅舅们只能郁闷地给我做马童。我至今依然记得,他们经常问我:“这个有这么好玩吗?”“有。”我很肯定:“等一下我还要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日出过后,海上起来一点风浪,船身明显地发生左右摇晃,海面上到处能看到一朵朵白色的浪花。第一批晕船的人们倒在了床上,工作人员推着车一间间来视察,问有没有人需要晕船的药片。我爸爸再次技惊四座,他正在船舱里给妹妹施气功,源源不断地把真气从头顶传输到她体内,帮助她克服晕船的恶心感。大家老老实实地睡了一上午,到饭点的时候起来松快一下,爸爸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王义夫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为中国打下第一金的那天,我和爸爸还有妹妹从十六铺码头登上了从上海开往大连的海轮。船票上写着发船时间是晚上六点半,行驶时间是三十六个小时。盛夏的夜晚有股说不出来的闷热,尤其是我们带了很多行李,人挤人地挨到船舱里,身上裹着一层湿漉漉的腻汗。舱位稍稍靠近船尾,比我想象的来得宽敞,一共四个上下铺可以睡八个人,中间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今天无意中又读到这句诗,真真是往事如天远的感觉,但又仿若就在眼前。这一回,我不是要讲一个爱情故事,而是要感谢一个我从来没有当面感谢过的人。我是在初中二年级结束的时候被老师换到我们班最后一排去的。没有什么特殊的事件发生,主要因为我继承了父亲的飞行员般的视力,鹰视猿听的,个子不矮,成绩很稳定地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