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你是哪儿去弄来的?我都不记得用完后丢哪里了还是老师收走了。你还费心思弄这玩意儿。”我侧头看看维扬,他的表情透着得意,笑嘻嘻地斜眼看着我,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暗恋我这么多年。在维加斯你假装不认识我,是还在不好意思么?”他看起来兴致高昂神采飞扬,很显然,发现我对他总是无法抗拒背后的秘密是多年的偷偷的爱慕,让他不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完美的手,手指很长很直很匀称,皮肤白净得像玉石雕刻出来的那样,只有指甲盖下才透出一点健康的血色。手里捏着牌,手指和手掌折出一个角度,掌骨随着他整理纸牌的动作在皮肤下隐约显现。”我握着酒杯,回想着当时的情景,说:“我对手很挑剔,不喜欢指关节粗大的手指,不喜欢关节处皮肤很皱褶的手,不喜欢肉太厚实的手,不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反复地思量,对维扬这样的男人,撒谎肯定不是一个好主意,只有真话才能骗得过他。我告诉他,Wes回来找我面谈了,我们很可能准备复合。毕竟,我和Wes有好几年的共同生活,有感情有亲情。更何况,我的年龄摆在这里。。。维扬在电话那头冷笑一声挂断了我。总算,我稍稍放下心来,他是男女情事这方面的老手,对于游戏规则还是非常清楚的。欢爱就是欢爱,基本底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快速地做了一次自我反省,维扬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说的句句是事实。我们在维加斯的安排被突然打断,彼此都没有尽兴,好多激情还没有来得及付诸于行动。所以,他临走拿了我的耳环是个很明显的态度,最好能再见一次,把没有做完的爱做完。而我明知他的意图却拒绝联系他,往深处想想,其实这明明白白就是个邀请。潜意识里,我就是在等他来找我,只不过自己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做过些什么不重要,”维扬趴在我身上,用双手聚拢我的胸部把玩,丝毫不掩饰他充满色欲的表情,喃喃道:“你还是想想我将要对你做些什么才更实际些,或者,你对我做些什么?”他注视我胸口的视线带着一种力道,源自男人对女人最原始的强烈的渴望。此时此刻,他迫切地想要我,容纳不下其他的任何事情。我看着他用舌尖舔弄我的乳尖,灵活游动着带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唉,”我忍不住叹口气,看着不远处陆老师带着两个孩子正走过来,无奈地说:“我哪儿有跟你玩游戏?我的所有底牌,你都看见了,还怎么玩呢?”维扬也顺着我的视线朝身后看了看,压低了嗓音,语气里竟然有一丝恳求,说:“那你就不要跟我拗,听我的。”陆老师捧着两个外卖盒,面带微笑问道:“你们是要走吗?时间还早呢,再多玩会儿吧!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请允许我厚着脸皮解释一下。。。《何处醉春风》本来应该是短篇。。。但是感谢老天赏饭吃,马上两万字了还没有写到一半,而且我还感觉我可以写很多似的,所以再说是短篇故事,纯属不要脸了。一点小改动就是:这个故事有自己的目录啦!起码算是一个中篇。从上一届世界杯就开始跟我的朋友们都是姿道滴,我每天在上下班的火车上,闭着眼睛赶呀赶,一天三更全靠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维扬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把我的解释当成对他的赞美,依然在琢磨着什么。 是的,我完全理解。一边可能是我一生稳定而坚实的依靠,另一边是一夜廉价而恣意的放纵。有哪一个思维正常的女人会用一夜去换一生? 我们的老祖宗说过,反常即妖,所以我必定是妖。 幸好,我不在乎。 我最大的优点或者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的生活,我的喜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杨泽深同学,你好。”维扬一本正经跟他握握手。 “咦,这么巧,你们认识啊?”泽深的副班主任陆老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背后,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 “嗯,是很巧。”看她的姿态是有话要和维扬说,打量我的眼神透着点古怪,我便随口答道:“我们去吃点东西,你们聊。” 说着,我按住泽深的肩膀朝侧面推,临走他还没忘记拽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疯狂地跑回维扬的房间,靠在门背后大喘气。 他颇为诧异地看了我好一会儿,什么也没有问,只是打开冰箱拿了一瓶饮料给我,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询问我要怎么帮忙来调整箱子里的东西。 我很感谢维扬的理智。 他很懂得保持该有的距离,非常温暖体贴地帮我打理琐事的同时,涉及我私生活的一切他都不会开口询问。他一直把我送到机场安检口,塞了一张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