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何昶不置可否,只是把脑袋往我怀里拱了一下。我捏捏他的耳垂,低声说:“你订机票的时候把我的也订了。”好半天,何昶长长地舒了口气,闷闷地说:“我又少了一个亲人。”我下意识地搂紧他,张口就想说“我不会离开你的”,可转眼想到我们现在的尴尬情形,似乎并不适合,于是就这么卡在喉咙里,没好意思说出来。其实,我想跟他回去没有什么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这天结束谈话的时候,顾医生把我送到了门口。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他:“你这些奇怪的办法是哪儿学来的?真的是学校里教的吗?” “我在学校里学的是神经心理学,最初的想法是在我导师开的私立医院里做一个手术医生,”顾医生笑着说:“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一个人,他对我说: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不是培养出来的,而是选出来的。他看了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等我终于停止啜泣的时候,顾医生让前台的小妹端来一杯香气四溢的热巧克力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我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闭着眼睛感受温温热热的液体顺着喉咙一路滑下。我感觉到了一种全新的溶解。溶解了我对心理医生习惯性的抗拒,也溶解了我在对抗他们的过程里得到的乐趣。最重要的,是让我得以把梦境中如论如何都完成不了的事情完成了,把那些堵在我心口怎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下意识地抬头,看到他宽大的书桌后方墙上挂着他的学历和资历。非常华丽的艺术体英文字母,还有很多字母做他名字的后缀,我想他应该是很厉害的吧。“气味是一种很美的东西,因为它注定会消失,注定抓不住,”顾医生看出我的被他揭穿的尴尬,轻柔地化解道:“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生活中留不住的东西,偏偏在身体深处的记忆里永存,是不是?”我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顾医生,我把日记都给你了,”我的态度很生硬地说:“你现在告诉我你没有看过我的资料?有没有搞错?!” “江小姐,”顾医生慢条斯理地打开我的资料夹,慢条斯理地说:“你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何必浪费了?”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尽量用缓和平静地语气说:“我只是想要你开一点抗抑郁的药物,okay?” 顾医生沉默地看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每年的一月一日元旦,按惯例和米卡合影一张!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忍不住笑了,说:“好,我回家找一找,带给你看。”说着我转身要走,唐蒙喊了我一声,我转回来恭恭敬敬地立着看他。他也不着急说话,低头翻那叠试卷,一份一份地分开,好半天抽出一份来,懒洋洋地问:“你不问问自己考得如何?”“还行吧,”我偷偷摸摸地张望两眼,可惜他的手掌捂得很是地方,一点儿都看不见分数,我只能说:“也没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安迪偷偷地交了一个笔友,我一点都不知道。我们两家的后门连着同一条小路通向垃圾站,某个晚上我去倒垃圾的时候他们被我捉住了。确切地说,我以为有人非礼安迪,举着簸箕就砸上去了。还好,不需要缝针。小伙子在灯光下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自己说是外国语学院大一的学生。我第一次有了偶像剧里当妈的感觉,谆谆教诲道:“你已经考上大学了,安迪只有高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唐蒙开始跟我说话之后,整个画风就基因突变了。 他的聊天听起来都不像是聊天,而是派出所调查户口。“你家住哪里?”“家里几口人?”“爸爸几岁?妈妈几岁?”“有没有兄弟姐妹?” 我忍不住翻脸,说:“你知道吗,我们街道派出所的梅长汀所长,是我姥爷的战友!要不要给你他的地址电话,你直接去查我户口得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唐蒙给我起的绰号叫“小六”。 后来我才知道,他把我们班上的女生按漂亮指数排列了一番,我排名第六。 再后来我才知道,他一般只跟前五名漂亮的女生聊天,所以高一到高二上半学期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个字。每次擦肩,我会轻轻地叫一声“唐老师好!”,他只是温和礼貌地微笑。 再再后来我才知道,他对我不满意的地方有很多。比如我总是剪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