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何昶把我搂到他身上趴着,抓了我的手一根根手指亲过去。他的亲吻很随意,没有什么目的性,很下意识的举动。我就近含了他的耳垂吮了两下,再舔了舔。何昶撇开头,示意我不要逗他。我忽然就有点急于想表达自己的感觉,可具体要表达什么,我又说不好。尽管他已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关系最亲密的男人,但此时此刻,我很希望跟何昶能亲近一点,再亲近一点。于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如果被家里人知道了,你让你姑妈怎么接受这个现实?你还怎么去面对所有人?喷你的唾沫都能把你淹死了!”何昶的声音幽幽地传来,问我:“你以为,江胜蓝是真的不知道你给他下药吗?只不过,为了能让你继续在家里生活下去,除了把这件事自己咽了,他还有别的路走么?”我的眼眶已经湿了,只是还没有打算痛痛快快地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何昶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想他一定猜到那些安眠药的去处了。他把我手里的空罐子拿去丢到地下,轻描淡写地问我:“你给他下药了?弄砸他的什么?保送竞赛还是高考?”听到他的语气轻松自然,我更是放松很多,回答道:“高考。”“他就这样吃你给的药?为什么?”何昶好奇了,一句又一句地问我:“他应该是很谨慎的人吧?更何况,出了这样的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后来我回想起来这段日子,想起自己把这些事情一点一滴地告诉何昶,理所当然地让他分担,其实也挺残忍的。 当时,我们两个想得实在太简单。 何昶问我的问题,我琢磨了半天,决定选择慢慢地醉。 他回去借了辆自行车,偷偷摸摸地跑去村头的小卖部买了些罐装百威,塞在他装器材的包里带回家。 七姨安排他和我们家一个亲戚的孩子睡一屋凑合一下,何昶很快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能感觉到江胜蓝的身体僵硬住了,停顿了那么两秒的时间才把手从我腰间移开。何昶的手电晃动了两下,之前江胜蓝的脸埋在我脖子里他看不见,现在照清楚了他反倒愣住了,老半天后才说:“你。。。们俩?在干嘛?”我突然开始不安起来,不为我自己,为了江胜蓝。在外人面前,他从来都是极度注意跟我保持距离的。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喜欢带着我去打篮球比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哎!”我本能地答应,我爸招手叫我过去。该宣读的东西都宣读完毕了,剩下的就是我们自家人和奶奶的两个表亲戚姐妹,挤在一个角落里。我爸拿着一个缎面绣花囊袋递给我,说:“这是奶奶给你的。”我意外地问:“还有给我的东西?”“当然了,”一位婆婆接上话,说:“你奶奶准备这个,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还是我家老头子给她介绍的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奶奶的追悼会还得有几天才开,何昶的工作室又确实比较忙,他第二天下午就离开了。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开长途车,就安排了我妈公司的司机跟他搭伴走。 他说回去安排了事情后再来,我让他别赶,不必太担心。实话说,我很喜欢乡下。虽然什么都破旧,什么都土,但是走在泥地上的时候总能给我一种踏实的感觉。别看我奶奶脾气坏,她对乡亲们倒是好的,人缘很不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中,我抱着奶奶家那只杂毛小黄狗,在一个大楼下找草坪给他上厕所。我走来走去,每一片草坪上都有很多很多人,不方便小黄尿尿,于是我就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最尽头的地方终于找到一片没有人的大草坪。我从台阶上下去,刚准备把小黄放下,右边的侧门里突然跳出来了一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我和它四目相交,看清楚它的形容后,我彻底被惊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眨巴着眼睛盯了他好一会儿,淡淡地问:“你想好了?”何昶扯了一点被子把自己遮严实一些,顺手也帮我紧了紧,说:“嗯。”我刚睡醒,脑子还有点乱。默默地整理了思路之后,我猛然掀开被子,一个翻身分腿跨坐到他的胯部,居高临下按着他,再问一遍:“你真的想好了?”“还有什么可想的?”他轻轻摸着我的大腿,说:“你要没想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第二天我去上班,忙碌了一整天,到临近下班的时候才发现,何昶没有给过我一个电话或者短信,多少有那么点反常。我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突然心里忐忑起来,既期待又紧张。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要他对我说些什么。因为,我完全没有想过要孩子,一点都没有想过。我一眼瞟到同事办公桌上漂亮宝宝的照片,忍不住盯了一会儿。可爱归可爱,但我并不觉得特别喜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