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HotelDeParisMonteCarlo,MonteCarlo,Monaco Formula1MonacoGrandPrixweekend 时间刚过了上午10点。 这个周末是一级方程式赛车摩纳哥分站的比赛周,在新加坡赛道加入之前,摩纳哥分站是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中唯一仅有的使用街道作为赛车道的一站。沿着海岸线的街道全部封闭,富豪们开着他们的豪华小艇,停泊在岸边,带着美女美酒坐在船上就能看到比赛。 街道逼仄,迂回和弯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在办公室里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助理伸头进来低声问我:“老板骂你了?”“没事儿,”我冲她笑笑:“他更年期。”“那就好,”助理指指时钟,提醒我:“15分钟以后开会。”会议室里的乔潭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状态,处理事件态度果断条理清晰,和他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方式截然不同。我托着腮帮子看他侃侃而谈,依然没有办法相信他仍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晚是这么多天来维扬第一次在我这里过夜,跟过去不一样,我们俩都不那么偷情般的急切了。 我们轮流去洗澡刷牙,然后脱衣服上床,维扬抱着我亲亲摸摸的,很缠绵地做着前戏。我让他趴到我身上来,他比我高大很多,一下子就把我整个儿裹住了。 等他亲够摸够了,把我翻到他上面,抓着我的手去摸他。维扬有着一副好身材,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肌肤看着比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维扬说了“结婚”两个字,我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其实,你看现在我们这样跟结了婚也没什么差别,就差一张纸。”维扬靠在沙发里懒懒地说。“说起来简单,其实,哪儿有这么容易?”我掀开毯子爬起来,抱着膝盖坐正了看他,说:“你说得一点儿没错,我去找你求婚,那是情急之下想出来的策略。心一慌张,就想不周全。”维扬有些诧异地看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所有?”我想了想,皱了皱眉道:“那哪儿说得过来啊?”维扬很认真地看着我的表情,忽然眼睛一亮,说:“哈!就从刚才让你皱眉头的事情开始讲。”他太狡猾了,我偷偷深吸了一口气,打定主意沉默不语。我期望能将往事尘封,然后彻底遗忘,一切重新开始。看到维扬注视我的眼神,我突然感受到心脏一阵阵紧缩,强烈的羞耻之心让我忍不住浑身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接下来的日子,维扬除了必要的工作应酬或者旅行之外,隔三岔五都会来我家里。疙瘩妈自然很明白原因,米穗那儿我暂时没说开,她只当是维扬在追求我,所以来得比较勤快。有意思的是,在这件事情上最从中受益的,竟然是维琬。本来我们就住得近,两个孩子同一个班又玩得好,现在她知道自己是泽深的亲姑妈了,对他更是比之前好了一层楼。如今她单亲妈妈带着女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我动作突然地单膝下跪,维扬先吃了一惊,本能地要过来扶我。身体起来了一半,胳膊也伸出来一半的时候,反应过来我是什么意思,表情一下子僵住了。等我说完话,他徐徐站直了身体,低头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一伸手把我扶了起来。实话说吧,这窄裙子绷得实在太紧,说是单膝下跪其实也只能装个意思,我已经撑不住了,便顺势而起,由着维扬把我按到他的椅子上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维扬他们走了以后,我让泽深去洗澡刷牙准备睡觉,然后跟着疙瘩妈到厨房里,碍手碍脚地帮她冲碗。她忍了一会儿,劈手夺走我手里的碟子,唠叨我:“你给它挠痒痒呢?手上使点力气!”我贴着水池的边,细声细气地问她:“你觉得那个维扬,人怎么样啊?好不好啊?”疙瘩妈斜了我一眼,压低声音说:“你喜欢他吧?”我点点头。“看着还行,可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维扬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端着胳膊倚在床头,后脑袋顶着床板,两条腿搭在床沿,手里继续把玩着那把让我羊水破了也没舍得撂下的牌。我琢磨着他想起了我告诉过他的那段往事,眉头越皱越紧,喃喃地自言自语:“被公司辞退了,一个人怀着孕还没钱,情愿跑去澳门赌钱也没来找我。。。”说着,忽然抬眼看我:“我在你眼里,是很可怕还是很差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维扬直愣愣地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的,表情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时而凝重时而慌乱。我也直愣愣地看着他,实话说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跟他解释。不仅仅是维扬,还有维琬和徐波,三个人都望着我,等待我开口说话。我刚张了张嘴,维扬突然伸手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尽量平静地说:“不需要你解释。”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只需要你回答我,是,还是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