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这张异族面孔,他的眼睛在黑暗里看不出原本的蓝色。我深吸了一口烟,舔了一下嘴唇。他依旧保持着半蹲半跪的姿势,一条胳膊随意地搁在膝盖上,笑盈盈地看我。其实,他不发神经的时候是挺爱笑的,而且笑得很自然。似乎是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单纯地夸我道:“第一次拍你就觉得你挺好看的,并且,越看越好看。”我把烟叼在嘴皮上,伸手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何昶目送江蓝晨离开,坐在沙发里一动没动。小姑娘尴尬地站在一边,胆怯地问:“何经理,是你女朋友么?”“你看她的样子,”何昶仰头闭着眼睛哼一声,反问:“像我女朋友吗?”小姑娘很识趣,没有回答他。好半天后,轻轻地问:“我去洗一下,可以吗?”何昶起身从外套兜里摸出烟,点了一支,不置可否,姑娘便躲去了洗手间。他慢慢踱步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一边拍照一边在想那一年的旧事,说起来,红梅来得很是时候。 江胜蓝捂着不停滴血的伤口死死地盯着我看,说:“现在道歉,我就原谅你。” 我站在那里,家里安静得可怕。看着他的伤口,我既觉得心痛又觉得快意。拧着脖子,我说:“不道歉!” 随后,我们就听见了敲门声。 起初几下,我们都觉得不是在敲我们家的门,都没动。随后声音变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何昶甩开我的手走出去,我默默地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儿。好像想了很多事,可整理一下思绪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想明白。没多久,红梅过来敲门,说:“他们收拾东西走了,那个谁,曾什么的,让我们过去换衣服。”我起身出去找了一圈,抓了曾宏州问:“何昶呢?”“请大家吃饭去了,”他一边摆弄反光板和灯光的位置,一边说:“终于让那个祖宗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曾宏州的话发人深省,我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我也想找他好好谈谈,只是,我想让他先冷静一下。在他还拧着的时候找他,我怕适得其反。”“好,”曾宏州赞同道:“最近确实很忙,你可以下周来,差不多就收尾了。”我和他约了个时间,假借着红梅要拍照的理由去他们租借的摄影棚。去之前,我特意跑去给何昶买了双鞋,那是他相中了好久又舍不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临走之前,江胜蓝突然想起了什么,拿了我的门禁卡和钥匙下楼去给我买了粥和煎饼,另外还带了一个精致的纸盒上来,说:“昨天忘了给你,我在上海出差的时候找到的。”我坐着没动,他就走过来直接放在我手心里。我低头看着它,透过盖子上的玻璃纸,能看到里面是两个糯米寿桃点心。江胜蓝一直不理解我为什么爱吃这种糯米疙瘩,既没有什么味道,口感也不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这不可能,”我松开嘴,摇头道:“我不会道歉的。”江胜蓝把自己撑起来一些,俯视了我一会儿,微微一笑。这笑容里,似乎满含着委屈。他伸手摸了一下我咬出来的牙印,蹙眉哼了一声。随后,他坐起来,从医药箱里拿了纱布轻轻地擦。“你应该对我道歉,”他一边擦,一边声音很轻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么?我从来不会睡迟,更何况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在这一瞬间,仿佛是昨日重现,一幕幕镜头闪过,让我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 我和江胜蓝之间的一切,其实就是从“让我看一看”开始的。 我记得很清楚是一个初冬的夜晚,我刚搬去七姨家不久。因为对路不是很熟悉,天又黑得越来越早,所以每天放学的时候都是江胜蓝骑车顺路来接我。但是,那一天他去医院看牙,于是我不得不自己走回去。 也许是巧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孙韩燕对我说:“我没有想过,你会为了我跟别人打架。”“我不是为了你打架的,”我冰凉的长凳上斜倚着,说:“你别误会。”她抿嘴一笑:“可你毕竟是打架了,还被拘留了。”是的,这个结果非常糟糕。在吵架的混乱之中,有个男人伸手摸我的胸,给我恶心得一瓶子抡他后背上。他脸上带着一股彻头彻尾的不屑,给了我一拳,骂我:“他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叫江蓝晨的人很多,”我关掉了录音笔,非常气定神闲地用淡而坦然的目光看着她,问:“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孙韩燕明显地愣了一愣,但是立刻就回过神来,说:“我自然是认准了才来的。你是江蓝晨,你有个哥哥,叫江胜蓝。”其实我也知道她是认准了才来的,更何况,录音笔里的声音我永远都不会认错。只是,我就是倔强着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