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叫江蓝晨的人很多,”我关掉了录音笔,非常气定神闲地用淡而坦然的目光看着她,问:“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孙韩燕明显地愣了一愣,但是立刻就回过神来,说:“我自然是认准了才来的。你是江蓝晨,你有个哥哥,叫江胜蓝。”其实我也知道她是认准了才来的,更何况,录音笔里的声音我永远都不会认错。只是,我就是倔强着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何昶从我这里拿走一些他比较常用的衣物,剩下的都还留着没动。他离开之前一改往日的懒病,把家里收拾得非常干净整洁,不带走的东西摆得整整齐齐。我回家来看到这个情景,难免有点人去楼空的伤感。他说需要好好想想,我也说应该好好想想,可孤独侵袭而来的时候,除了想念他其实我什么都没想。过了两周,连钟点工阿姨都琢磨出不对劲来了,一边擦拭红梅寄存在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何昶从我身边过去,我赶紧站起来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轻声地说:“都已经过去很久了,真的。。。你能不能不要——”“远没有过去,蓝晨,难道你忘了在你奶奶家那个晚上了?”何昶的表情温和,很坦荡地打断我说:“当时我就很介意。。。现在看到这个。。。而且,你刚才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你们之间的关系比血缘更复杂。。。对不起,蓝晨,此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的脑子有那么一瞬间的滞后,彻底的茫然,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见了,但是拼凑不出具体的意思来。何昶专注地看着我,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我努力用平静地语调问他:“他说什么了?”“他给我看了这个。”何昶抬手按了一下投影仪的遥控器,房间里暗了一暗,墙面上的彩色婚纱照立刻换成一大幅黑白的老照片。老照片的像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翻身去抱何昶,他稍稍有些不自在。毕竟,夏天穿得少,身体相贴在一起的时候很难把握尺度。我能感觉到他勃起的欲望压在我大腿根部,也能听到他在我耳旁发出的微喘。一口接着一口,呼吸粗重深长。如今对这方面懂得多了,我知道不应该乱动,就安静地窝在他怀抱里。他揽着我的力度随着心跳逐渐平静而渐渐放松,搂着搂着我就这么睡着了。一直到清晨,小黄过来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为什么我要跟他一起吃饭?”我慢慢地说:“第二个反应是,为什么不能跟他一起吃饭呢?如果我早一点晚一点都是从某栋楼上跳下来的话,多吃一顿饭少吃一顿饭是没有任何区别和意义的。也许是我的犹豫影响到他,他的脸涨红了,词不达意地说:一起来应聘一起吃闭门羹也算是一种缘分。我觉得这个搭讪并没有什么新意,但是他的神情是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何昶把我搂到他身上趴着,抓了我的手一根根手指亲过去。他的亲吻很随意,没有什么目的性,很下意识的举动。我就近含了他的耳垂吮了两下,再舔了舔。何昶撇开头,示意我不要逗他。我忽然就有点急于想表达自己的感觉,可具体要表达什么,我又说不好。尽管他已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关系最亲密的男人,但此时此刻,我很希望跟何昶能亲近一点,再亲近一点。于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如果被家里人知道了,你让你姑妈怎么接受这个现实?你还怎么去面对所有人?喷你的唾沫都能把你淹死了!”何昶的声音幽幽地传来,问我:“你以为,江胜蓝是真的不知道你给他下药吗?只不过,为了能让你继续在家里生活下去,除了把这件事自己咽了,他还有别的路走么?”我的眼眶已经湿了,只是还没有打算痛痛快快地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何昶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想他一定猜到那些安眠药的去处了。他把我手里的空罐子拿去丢到地下,轻描淡写地问我:“你给他下药了?弄砸他的什么?保送竞赛还是高考?”听到他的语气轻松自然,我更是放松很多,回答道:“高考。”“他就这样吃你给的药?为什么?”何昶好奇了,一句又一句地问我:“他应该是很谨慎的人吧?更何况,出了这样的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后来我回想起来这段日子,想起自己把这些事情一点一滴地告诉何昶,理所当然地让他分担,其实也挺残忍的。 当时,我们两个想得实在太简单。 何昶问我的问题,我琢磨了半天,决定选择慢慢地醉。 他回去借了辆自行车,偷偷摸摸地跑去村头的小卖部买了些罐装百威,塞在他装器材的包里带回家。 七姨安排他和我们家一个亲戚的孩子睡一屋凑合一下,何昶很快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