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个人资料
水粉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古云良示意小任该走了,小任便上前和掌柜的告辞。掌柜伸出右手,低着头,恭敬着送二位出门,二人道谢以后,古云良突然又问掌柜:“这位姜伙计平时喝酒吗?" "大家年节前聚一聚,他也喝两杯。平时里倒没有见他喝酒。” 小任接口问道:"那他从来也没有喝醉过吗?” “在我的印象里是从来没有。”掌柜回答。 小任在路上对古云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古云良象突然明白了什么,嘴角往下一沉,不明显地点了一下头。然后他问道:“姜伙计家住哪里?” “姜伙计是太太找来的人,家不在这里。平时就住在我们店顶上的阁楼里,只有过年过节,店铺关了,他才回老家。” “他老家哪里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姜伙计很谨慎,平时也不和大家多说话。听别的伙计说,他和太太说话的时候,说的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小任看一看古云良,希望他开口询问这位掌柜。古云良不动声色,在旁边似乎没有反应。无法,小任只好自己开口。 “你们这位伙计来了多久?” “姜伙计来了总有七八年了吧,他是太太找来的。” “喔,你们太太和先生都管事吗?” “太太来了以后,就太太管得多一些。” “那先生干什么呢?” “先生管进货,账目多一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今天去了结一个案子,给我的材料也很清楚,就是一个伙计醉酒,晚上不知怎么就倒在路边,摔晕过去了,冻了一晚上,就死了。我去了才发现,这伙计就是贺家古玩店的。“ ”那怎么结的呢?“ ”很简单,发现了那人以后,古玩店的掌柜来看了,认出是他们的伙计,就让通知家人了。“ “在哪儿发现的那伙计?” “在他们古玩店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小任来了兴趣:“贺家这案子也和他有关?” 古云良笑了笑,“还不那么确定,不过他的亲信已经来过问这案子了。” ”他们想知道什么?“ ”当然想知道得越多越好,我也说了一些,基本上就是我们已经结案了。事情到此为止的意思。这样他回去汇报的话,他老板也应该就放心了。“古云良说完,狡黠又自嘲地笑了一下。 小任听懂了古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多莉的孩子生了,是个女儿。她的脸书给朋友们看了新生孩子的照片,大家一片声的恭喜,说孩子真可爱。赵蕾也在脸书上留言说孩子是小天使,心里却惋惜这女孩儿没有得到一点多莉的美貌,印度人的大鼻子在婴儿的脸上显得很突兀。 多莉两个月以后才来到公园,她一个孩子都没有带来。赵蕾听说她有印度的公公婆婆来帮忙,上前表示她真有福气,却发现多莉憔悴了好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多莉在白人女子里面算少有的温柔,她说话声音不大,慢得象小溪流,绵绵软软,听的人都觉得舒服,象在做瑜伽。多莉也做瑜伽。她的本行是按摩师。这些现在她都没有做,因为她马上要生第二个孩子了。 多莉的眼睛是淡淡的绿色,清澈透明,皮肤白得象奶油,她五官大气开阔,头发浓密妖娆。这是东方人都能欣赏的白种女人的美。她如果涂点口红,看上去就上杂志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12-10 15:16:57)
我总觉得 潇湘馆并不大 从我的客厅的一头到另一头 就能领略千竿竹影的午后 石凳如果凉的话 沙发上就有摊开的衾帐和纸墨香 就连你午睡后的桃花粉面 也一直在我的镜子前 观望着你我的似水流年 在没有楼没有窗的秋夜 对着那不怕风不怕雨的灯火 我拿出旧帕子反反复复地练习 潜心辨别和你之间一点半点的灵犀 车流中我勉强前行 满街都是你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2-09 07:22:15)
这是我这段时间看到的一些东西的小结,没有冒犯各位的意思。不喜欢的请就此打住,这里先给警告。 一位以色列的生物学女教授在油管上有一段演讲,是从生物世界的观察和统计推导人类婚姻制度的怪异。据说生物世界的一夫一妻制度基本是凤毛麟角,生物体以各种方式寻找吸引配偶,交配和抚养幼子,但是真正实现一夫一妻体制的只在一些很少的鸟类中存在。就是说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曹雪芹的高超在于他深刻理解一般大众的价值判断和理解力,从他们的角度出发,给自己的每个人物都定义了一般意义上的社会认可度和价值,但是这个中间,曹雪芹又精妙地藏了机锋和刺刀,把那些社会价值认可的好人完人一一剥光,反而是那些看似被社会价值体系所抛弃的人,成为曹雪芹最后意义上的理想人物,这些人物包括宝玉黛玉晴雯芳官司棋尤三姐柳湘莲等等。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