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个人资料
水粉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两天以后,小任回来了。他看上去疲惫又兴奋。 “老板,金儿根本没有回老家,她家里的人都说不知道。连她家里奶奶知道孩子不见了,好像也不着急,我怀疑他们一定得到了什么信,都装不知道。”小任喝一口茶,抹一下嘴,“但是有一件事很有意思,我是无意中听到的。贺家很有钱,他们的地是租出去给人种的,自己家里已经不种地了。我刚好问到一个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金儿失踪了?”古云良急切问道,”是贺太太说的。“ “对,那天见到那位贺太太时,那位郑妈妈也在旁边,我就问金儿呢?郑妈妈脸色就变了,拿眼睛看太太,太太倒是很大方,说那小丫头过年前突然不见了,也在周围找过,没找到,以为是小丫头过年想家,随同乡回老家了。说等年过完了,去问问先生以前的同乡或许就知道了。“ ”金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这奇怪的联系让古云良突然来了精神。 他眼前出现了那个长得很丑的女人,顾女士。她是是圣约翰学校的老师,教什么的?仿佛记得是教音乐的,这个念头让古云良一下子坐了起来。这个手抄的音乐歌谱笔记本难道不是音乐老师用得着的吗? 这样看来,这个笔本也有可能不是赵鸣凤的。也许她只是在上面写了个名字?还有赵鸣凤到底是不是那位殉情舞女的名字?小玉说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古云良心里叹息一声。偌大的上海,像小玉这样被抛洒被践踏的卑贱的生命不知道有多少。赵鸣凤这样的女人又是怎么回事?她给了小玉人世的温情,小玉今天没有沉沦,站在这里,青春挺拔,她脸上残疾甚至还增加了她的风骨。让人敬佩同情。 小玉见古云良无语,有点尴尬。客气问道:“警察先生还没有问您贵姓?” 古云良道:“免贵姓名古,古代的古。&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是你登的寻人启示?”古云良非常诧异。 “她走了以后,我等了两个星期。我一直以为她会想办法带信给我,让我知道她在哪里,可是一直都没有消息。我非常担心她,害怕她出什么事。就去登了这个寻人启示,至今也没有收到什么消息。”小玉面露担心。 “你是用赵鸣凤登的启示,为什么不用曾燕来这个名字?” “做舞女的都不会用自己的本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古云良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你一个人这样出来,不怕吗?“ ”今天不怕,我是出来送东西的,他们知道。“ ”他们?是你老板吗?“ ”是我舅舅和舅妈,你昨天看到的是我舅妈。他们两个是碧玉皇宫的老板。“ ”你帮你舅舅舅妈做事?“ ”我被送来的时候还很小,那一年老家大灾年,没粮食养我了。是舅舅舅妈把我养大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早上,古云良吃了几个汤圆,就没有了胃口。他披上日常的毛呢夹克,戴上皮帽就出门了。家里人看他精神萎靡,未免担心,但知道他平时的脾气,也不好阻拦他。 古云良奇怪这个豁嘴的小姑娘还有这样的胆识,给他使眼色不说还只身跑出来给他纸条。反应又如此迅速,真不可小看了她。 古云良不到十点就来到了碧玉皇宫的那条街上。因为是年初二,人还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古云良在街口打个转儿。折回碧玉皇宫,开始打门。门开了,刚才的女人出现在门口,一脸不耐烦,旁边一个年轻女孩,眉清目秀,却是个豁嘴。 “警官先生,我们现在不营业,经理也不在,请你过几天再来。” 古云良不顾一切地说,:“你们这里几个月以前有没有叫赵鸣凤的女人失踪?” “没有。”女人坚定而蛮横。 “你好好想一想。”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古云良百无聊赖,大街上冷冷清清,到处关门闭户,前一夜的爆竹烟花散了一地的垃圾,人们都还在睡梦中,一年一次的欢庆过后,是最萧瑟的冬日。 古云良打了几次寻人启事上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他想大年初一谁会来接电话呢。可是心里不甘,拿出电话本查到这个电话是一家歌舞厅的,名叫碧玉皇宫。 他索性自己走一趟。 这是法租界旁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门房汪老头和买早点的描述中,古云良觉得那送信的丫头和金儿很象。现在他越来越确定金儿是整个事件中的重要人物,她可能知道很多,可是贺太太却非常希望他们忽略这个丫头的存在。 到底为什么? 古云良感觉面前有一堵墙,他怎么也绕不过去,也无法把它推到。那堵墙后面藏着巨大的秘密。可是所有的线索都已经堵死,他找不到一丝裂缝。这让他非常沮丧。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