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个人资料
水粉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两天以后,公租界的巡捕房来了一个警察带着一个小跟班。郑妈妈开房门吓了一跳,只见这警察脸上淤紫,一只眼睛肿的睁不开。那小跟班说:"这是我们刑警古云良,昨天抓人被挥了一拳,请不要见怪。”那古警察本来长得就不好看,如今一张脸更像个夜叉。 古云良被这老婆子瞅的厌烦,没好气道:“请你们太太来,我们有重要事情和她说。” 没一会儿,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郑妈妈本来想把贺先生让金儿悄悄送信的事情告诉田鸳鸯,但这件事贺先生事似乎很不愿意让太太知道的,如果他们夫妻对质起来,恐怕对自己不利。所以郑妈妈忍住了没有说。 眼看年关近了,贺家夫妇的在外面的应酬也越来越多。 郑妈妈和金儿的事情也越来越少。金儿经常在外面闲逛,郑妈妈看不惯,又去告诉了田鸳鸯。田鸳鸯似乎忙得很,总说反正金儿过年要回家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郑妈妈一天早上在贺先生上班以后,磨蹭到田鸳鸯屋里,小心翼翼地问:“太太,昨天请客的菜还剩下不少,今天就不要金儿买菜了吧?” 田鸳鸯正在往头顶上按下一顶假髻,一只手摸索着找发夹。现在正流行这种前面高耸,后面卷烫过的发型。 “喔,也好。先生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外面有生意要谈,我中午也不回来,你们自己吃吧。” “我呢还有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郑妈妈发现金儿越发妖娆得意起来,开始疑心她和贺先生有点什么首尾。特意留心她的举动。 这天,田鸳鸯不在家,贺先生老家有人来。郑妈妈端来茶和点心,正要退出去,贺先生说,“你把金儿那丫头叫上来吧。见见老家的人,难为她在这里离乡背井的。”回头对沙发上的一个老实样子的中年男人说:”你也看看金儿吧。如今样子出息了不少,别回去说我们亏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金儿刚来的时候郑妈妈以为是贺先生乡下的亲戚,对她很客气。久了发现贺先生对这个小丫头也不过是且与情面,并没有特别有心照看她。于是郑妈妈就不拿她当回事了。 嫌她动作粗,东西洗不干净,吃饭的时候狼吞虎咽,热水不喝,弯头就着自来水龙头吸。还有就是她老是拿眼角看人,郑妈妈就说她是贼眉鼠眼,歪门邪道。 金儿被郑妈妈踩踏了一年,逐渐长了点见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约十多分钟,郑妈妈回来了。 “太太,那边也是个年轻太太,孩子刚刚开始学琴,和她说了,她很客气,说很抱歉,以后一定注意,还请先生太太不要见怪。” 一听这话,贺先生先坐直了身子,想说什么,又打住了。 “好了,我说过不是什么大事,你办的很好,你去吧。”田鸳鸯简单打发了郑妈妈。 郑妈妈一走,贺先生就开口了。“我说你应该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田鸳鸯站起来,望着对面公寓说:“是三楼的声音吧?拉琴也不要吵到别人好吧?”回头叫:“郑妈妈,你来,你去对面看看,跟他们说说,拉琴最好把自家窗户关起来,不要吵到别人才好。” 贺先生手抖一下报纸,折起来。看着他太太说:“街坊邻里的,还是你自己去疏通疏通比较好。” 郑妈妈在一边撇嘴,两人都没有看见。 田鸳鸯放下百叶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28年,上海。 贺先生家住的洋楼对面就是一幢公寓楼。两边隔得很近,相距不过十来米。当初买这洋楼的时候,太太田鸳鸯就只是对这一点不满意。 贺先生没有这么挑剔,他早年出身贫寒,如今刚过40就能住在这样的洋楼里,他已经很满足。 贺先生高而壮硕,粗大的五官轮廓使得他的西装革履很不协调,他也模仿那些留过洋的人,把西装做得紧小一些,显得精神。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先来看看这张照片 你看到什么?普通的孩子,害羞,谦逊,不自信,眼神还很懵懂。说不上漂亮,有年轻孩子的活力,圆润和美。她就是日后的戴安娜王妃。不管华服如何包装她,岁月如何雕琢她,她还是这个简单,纯洁,羞怯的孩子。 她有那种特有的羞怯的眼神,从下往上看人,偷偷的一瞥,随即垂下眼睛,即使已经贵为王妃。有人说这样的眼神很有魅力,摄人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们自己造了一个盒子,然后住在里面。整个世界也就是这个盒子,不管它怎么旋转变化。 一个女人,她一生没有工作,专门培养孩子。她做了所有别人都做的,各种课外活动和补习,一样没有缺失过。结果孩子都是一般工作,和她期望相去甚远。她身边的朋友的孩子有很多是在高科技大公司的。于是她不管什么总能联系上这些公司和相应的收入。有人说哪里的旅行贵,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
[6]
[7]
[8]
[9]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