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因为太长了,分两口气读完了[乡下人的悲歌-HillbillyElegy],有的段落差不多令人哽咽了,这是一本非常personal的书,也是一本治愈作者的书,至少是一本治愈过程中的书,有的创伤也许一辈子都无法治愈,像一个魔鬼会在夜深人静或者任何不经意的时刻突然出现反啮,只是因为创伤太深,受到的时候太年幼稚嫩。 我觉得他写这本书的时候跟川普没有关系,而是跟他自己的前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打地基之前,建商问我要不要放Membranes,就是整个房子底下铺个橡胶之类的防水层,我觉得任何东西都不会是永久性的,放了后新的肯定很好,但是万一漏水越过隔离层,散湿也很困难,坏了很难修补,传统的是在地基外面刷类似沥青的防潮层,以后用旧了还可以继续刷,只要周围挖下去一点。 打完地基后就是起框架,那是个印度人团队。我每天下了班后去工地,拿了把卷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拆房子的同时有勘查师来重新测量勘查整片地块打下边界线标记。到最后房子拆得一片废墟了,推土机来再把最后剩下的一推了之,包括旧地基。旧房子没有地下室,水泥地基非常浅,也非常薄。 建商找的分包商都是他的朋友,有时候他朋友时间上凑不到我们需要的时间,建商就会等,非要给他朋友做,整个工程中,这样的等待就耽误了不少时间。 如果是不需要买材料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政府的permit在八个月以后下来,还是我每个礼拜都打电话去问进度。一会儿负责这个项目的人休假去了,一会儿生病了,后来总算抓到了那个人,那个人查了一下说应该没问题了,这已经八个月过去了。前前后后从设计图纸开始到最后permit下来用了一年多。 现在又有租客的问题,楼下的一家几个月前就搬走了,房子就空着,楼上不知道我们要推房重建,所以又要跟他们谈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设计师给了我几个建商的名字,他认为比较好。我一个个打电话,一个个见面面试,还有朋友介绍的印度人建商,印度人价钱最便宜,但是他们胡乱承诺,总是没有让人信任的感觉,所以没考虑。最后决定在设计师推荐的两个人中取一个。 一个是洋人,年纪不大,最多四十,他在温哥华造了挺多的房子,他造的房子现代风格,让人眼睛一亮那种,就像是宜家showroom,当然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温哥华有两种资质的专业人士都可以设计送审。一种是有建筑师牌照的,另一种就是有建筑设计师(designer)牌照的。其实就是工程师和技术员的差别。建筑师设计没有限制,设计师只能设计某些类型的房屋。独立屋都是相对简单的,设计师也就够了。收费那就差很多了,可以差一倍。 我先把市政府planner的草图给设计师看,他其实已经知道了。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面积怎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网上有篇文章说是民国人士不喜欢林徽因,举例说有一个读者在某篇关于林徽因的文章下留言,说是读者本人的妈妈是林徽因同时代人,也是女文人圈子的,不喜欢林,还比林漂亮,林不是一个好妻子和好妈妈,言下之意是林光顾自己flirting了。 先不说一个民国女人士能不能代表全部的民国人士,一个女人不喜欢另一个女人总是有一些八卦在里面。何况不是一个女人,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4)
朋友介绍了同事的爸爸,那个同事我也认识,克罗地亚第二代,我不知道他爸爸会盖房子,同事告诉我他爸爸退休了,不过我不着急的话,他爸可以慢慢造,收费不多。我想也可以,跟同事爸爸见面先去看了他以前造的房子,说实在的,各种装修我觉得有点cheap,但是我想装修我可以自己要求的,所以就交了少量定金算是雇这个东欧老头了。他先给我介绍一个有资质的设计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买房子之前要看好多好多房子,花好多好多时间,世界上什么地方都一样。虽然一些有缘人说对某个房子一见钟情一口气就买下了,本人也有这个经历,早上看房,中午就下单,但是前面的积累一定不会少,脑子里看过的房子库存一下子就像快闪电影,时间短得可能自己都不觉得,马上过了一遍才有了当机立断的决定。 但是不管有缘一见钟情也好,还是带着七大姑八大姨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天堂地狱的概念从宗教开始,不管什么宗教都有类似的表述。基督教不用说了,地狱之火,天堂之门已经广为人知。那个年代许多人靠读但丁神曲对于天堂地狱魔鬼神灵才有点认识。 我们这一代小时候不让迷信,上一辈也因为文革等社会原因,要么也被洗脑,要么不敢公开迷信,也不会对小孩子讲,所以长大后无神论者很多。 九十年代环境比较宽松,各地寺庙香火旺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