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的呓語

旅美三十五年,如今闲云野鶴安度晚年,偶得文思泉源,盼借此博客平台抒发,自娛自乐,也求高手斧正。
博文
发现在游泳池很容易交结朋友,可能是游泳常客健将们在泳池中只穿泳衣,身体上的坦露相见形成了心理上的坦诚相待!更不用在更衣室里冲澡换衣都混在一起,很容易从随意搭讪到深入聊天。我先是在浴室认识玛雅,?不像一般白女人的人高马大,她个子小巧纤细,说话慢声细语,一双明亮的眼睛嵌在雪白的满是细绉纹的脸上,一说话先带笑,清彻的目光紧盯着我的眼睛。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前几日在一个微信老乡小群里,有人转发了故乡融城第一中学的校史文章,还有多篇悼念德高望重的老校长陈云官的文章。细读之后,闭上眼睛,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原以为去国三十多年,早已经与故乡相忘于江湖,但实际上只要是感动过,就永远不会遗忘,许多刻骨铭心的往事仿佛点亮的篝火,火焰瞬间呼啦窜向天空,燃烧得那么红火,那么淋漓尽致!
老校长陈云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天在文学城新闻上读到奇闻:美国麻州的明尼乔格高中是一间“永不熄灯”的学校,校内7000盏灯近1年半来日夜开着,没人可以关掉。原因很简单,控制灯光的电脑服务器故障,维修业者几度易主,又因为全球疫情缺乏零件,没办法修理。
有1200名学生的明尼乔格地区高中(MinnechaugRegionalHighSchool)自2021年8月发生电脑故障以来,照明系统一直无法关闭,奇怪的现象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3-01-24 15:24:11)
越战老兵John烔恩
炯恩个子瘦高,不苟言笑,蒼白的脸上镶嵌着浓眉大眼,灰蓝色的瞳子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二只眼睛总是炯炯有神的。他的名字很平常叫John,但我不想按莫名其妙的常规中文译法叫约翰,我自译叫他炯恩,自诩为神翻译,更名符其实。他的姓氏我永远记不住叫不准,是很拗口、又长又无规律的北欧姓,他的脸型也是那种典型的北欧立体型,即正面狭长,侧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3-01-20 10:06:32)
少时在国内唱着“学习雷峰好榜样”,学说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长大,记得最典型的是曾常在星期天和小伙伴们抢着来回扶老太太老大爷过马路…..想当年咱小学生们蜂拥而上做“好人好事”搞得过马路的老人们都不够用了,直接惹毛了他们,有时还拒绝搀扶。但比起现在那老人跌倒了,路人却怕“碰瓷”都不敢上前救助,社会风气是倒退不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年秋季独自在波士頓翻修房子,多面手的先生不在家,只好大事小情的都要雇handyman"汗滴男"来解決了。老房子的电路要更新,全房屋所有的插座灯头都要测试并換新。我的房屋管理员查理向我推荐了他的发小,电工吉米。初次见到吉米,并不满意。那天他把车停在车道上,费力地提着硕大的破旧电工包来按门铃,只见他穿着褪色的一套蓝色工装,气喘吁吁,中年谢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3-01-18 10:38:47)

我家的猫儿
刚刚和先生象往常一样晚饭后绕着住房街道散步,正天南地北地聊天说笑,突然脚边嗖的一下就跑过一只猫儿,望着它矫健而优雅的身姿,我俩同时想起了多年前那只养了14年的爱猫。
记得那年女儿才八九岁,嚷嚷着要养宠物,先生上班时也与同事聊天谈及。不久后有天傍晚门铃响了,是先生的同事琳达带着个小纸盒来了,一打开是一只黑背白肚的小猫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話說2020年独立节后的周一,咱不得不上住家附近USPS?邮局去寄一封挂号信。老美有些机构至今还只认文件原件,逼得无法,明知当时加州疫惰二度爆发,也只得硬著头皮,戴上口罩、眼罩和手套去办事了。邮局里倒是有实行"社交距离",从门口通向柜台的地上画了许多间距6英尺的脚印图形,顾客排队只能间隔踩在图上,一次只容一人入内办理邮件,缓缓鱼贯而入。好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3-01-16 12:05:48)

1993年秋季平常的一天,秋高气爽心情舒坦。彼时我在哈佛医学院附属迪肯尼斯医院超声科工作二年多了。那天病人不多,我正在电脑上整理病人资料,突然听见门口有点骚动,黑人女秘书Babara原本都是不拘言笑、雷打不动坐在接待室里,那回却满面春风地引着一群人,推着一个轮椅上的病人向我的诊室走来。好大的驾势!只见四个彪形大汉前后左右簇拥着轮椅上的一个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二战老兵AmericaDelzaper
1993年春天的一天,彼时我在波士顿新英格兰迪肯尼医院超声科工作,我接診了一位七十来岁白人病人,他的名字令人印象深刻,竟然是"America”!是的,就叫美国,是我在美国的职业生涯28年中检查近5万病人中唯一叫这个名字的。我不免好奇,就赞他名字有意义,还询问这名字来源,他说自己出生于尼加拉瀑布附近村镇,那儿村民爱国,喜欢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