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太阳照进小微的床头,她一睁眼,竟有些不知身为何处的感觉。陌生的天花板,不熟悉的家具,当她目光落到仍坚守在椅子上的皮箱上时,记忆浮出水面。下意识地摸摸身上的衣服,严丝合缝,她笑笑,虚惊一场。一看表,吓了一跳,居然快到中午了。楼下鸦雀无声,厅里茶几上多了张纸条和一把钥匙。拿起一看,是霍叔叔留给她的,嘱咐要出门怎么搭车,最后还说,昨晚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天色渐渐暗下来,透过略有些肮脏的小窗口,小微看见车子下了高速,驶向灯光闪烁的城市。终于快到了,她心里想着,松了口气。 她已经在这个憋闷的货车厢里,呆了六七个小时。刚上车时,身旁那两个老婆婆,有说有笑地讲着广东话,她听不懂,就试图跟她们讲国语,她们摇摇头。换成英语,她们用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回了两句,又回到广东话上,她只好作罢。在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0-01 17:05:27)


“哒哒哒”,远处传来高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不用问,大家就知道是小菲。 小菲二十多岁,来自菲律宾。虽是中等个儿,但她每天一丝不苟地穿着高跟鞋,加上高高盘起的头发,整个人显得细细高高,走起路来很是婀娜优雅。 小菲刚移民的时候,住在一个亲戚家里。虽然房租便宜,购买菲律宾食品也方便,但离公司有段距离。每天在通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9-24 13:38:19)

伍小姐走了以后,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平静。
大家好像已经忘了这朵奇葩,只有老麦偶尔和我感叹,说公司这样对待老员工,让人心寒。
言下颇有些兔死狐悲的意味。
老麦其实没多老,六十出头。人高高瘦瘦,虽不能算英俊,倒也清清爽爽。初识老麦,觉得他轻言细语,一副中规中矩的样子。
记得我刚来不久,便赶上一年一度的员工满意度调查。老麦趁老板不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9-17 16:59:48)
我年轻时,做过一份有趣的工作,有幸结识多姿多彩的各路人士。汉克就是其中一位。
认识汉克时,他大概快七十岁了,可跟我们想象中慈祥的老爷爷形象,相去甚远。
他身着白色T恤,牛仔短裤;脚踏名牌球鞋,白色球袜拉得高高的快到膝盖,有点儿像入时的中学生。
人精瘦干练,皮肤晒得黝黑,虽然眼角周围的重重皱纹略显他的年龄,但眼睛却是老年人少有的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9-10 16:13:16)
拥挤的电梯里,一双红色耐克在锃亮的皮鞋们中跃然而出。换到这个新公司,颜开的第一印象就是满眼都是西装革履。这样的环境中,什么人穿得这么随便?颜开边想边出了电梯,结果发现红耐克也跟着出来,原来在同一层楼。 是不是有个什么定律,你一旦注意到什么东西,那个东西就会不停地出现?之后的几天,颜开常常看到那双红耐克。红耐克的主人不仅鞋穿得随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8-20 12:49:02)
老高的饭量最近越来越大。
公司里华人同事们喜欢凑在一起吃午饭,老高每天总是第一个到。打开午饭包,先拿出原来就有的那个“巨无霸”大饭盒,又拿出新近增加的小一号的“巨二霸”,自己恨不得就占了半个饭桌,蔚为壮观。
每次都是大家快吃完的时候,实习生小安才来。小安白白净净,瘦瘦弱弱,眼毛出奇地长,有些卷卷的,使她整个人像个洋娃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8-12 19:11:57)
小箫嘴甜,这是我对他的初始印象。
从下了飞机,他就“姐呀,姐呀”地叫,没大他两岁的我,那时候也只有二十几岁。正常是不喜欢人家叫我“姐”,好像做姐姐要承担很多责任。只是他一边叫一边用葡萄般的大眼睛无辜地望着我,我也就随他去了。
小箫虽是机长,却是一副高高瘦瘦的大学生模样,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连他讲的笑话,都有些小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8-05 14:10:49)
第一次见伍小姐,我被她的不修边幅惊到了:短发微乱,衣服穿得长长短短重重叠叠,袖口略脏,门牙也撅出来凑趣。跟别的西装革履的同事站到一起,倒有种独树一帜的不拘不束。
后来得知,伍小姐五十多岁,是来自香港的早期移民。因为一直单身,所以称谓上还叫小姐。公司里的华人喜欢凑在一起吃午饭,却从不见伍小姐的影子。偶尔问起,有知情者嬉笑着说,中午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8-01 20:35:09)

年轻时和同事们一起去迪士尼乐园,在忽上忽下的过山车前,记得几个年长的同事说,这个我们不玩,心脏受不了.....正说着,风驰电掣的过山车呼啸而过,带来的是年轻人们兴奋的尖叫。 过山车,玩的就是心跳。心脏不好的,不是你的游戏。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最近多伦多的Wonderland游乐园重新开放,最近比特币忽上忽下,其陡峭程度比过山车有过之而无不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