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后

旅游摄影,徒步健身,壁画涂鸦,文化交流,信口开河
博文
阅读 ()评论 (0)

今年的假期没地方去,只好背着相机胡乱溜达了。星期日我在多伦多西部转,才转了一个小时就开始刮风下雪,收获不多。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前年开始我在腾讯野狐玩围棋。当时的水平总是在1段上下摆动。这两年借助AI提高棋力,今天终于升到4段。自我陶醉一下,哈哈哈哈! 我年轻时在国内参加市级比赛,获得过业余1段证书,后来很长时间没玩,棋力有所下降。野狐段位有些水分,4段的真实水平顶多是业余2段。 我的人生目标是野狐5段。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首先声明,开个玩笑而已,没有地域歧视的意思】 某天,有人在一个论坛上发了一张调侃广东人煲汤的图片: 我觉得还是讽刺自己比较好,于是给改了一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1 21:00:34)

今天(星期日)早晨去湖边散步。 为什么要去湖边散步呢?原因很简单,去年我在这里拍了一棵大柳树的照片,野马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因此今年还想拍,争取拍得更好。谁知天公不作美,从早晨起来就一直雾蒙蒙的。拍了几张,感觉比去年的差远了。 银杏树叶 又有很多涂鸦更新了。 免费家庭图书馆 美好的一天!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14 11:51:03)

昨天去Hockley省立公园爬山,走了整整四个小时,把三条徒步路线都走了一遍,非常过瘾! 树叶能落的几乎全部都落光了。没有了夏天时的鸟语花香,林子里显得很清净,空间也变得格外通透。秋天时,新鲜的落叶堆积在地面上,虽然好看,但是路面变的很滑,隐藏的沟沟坎坎也不容易发现,实际上走起来应该格外小心。现在地面上的落叶已经破碎变软,走起来轻松多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时候吃芹菜之前,妈妈习惯把芹菜叶用筷子打掉。打下来的芹菜叶烫一下埋在酱缸里,过几天当咸菜吃。 出国后多数时间吃芹菜吃的都是西芹,没有叶子。只有包饺子的时候,才买唐芹,连叶子带梗都打碎了,同牛肉碎一起做饺子馅。 有一次包饺子时,我看到芹菜叶子就想起了家乡的味道,于是用酱腌了一下,味道好极了,做法如下: 摘下的芹菜叶。 洗净之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04 11:19:14)

文学城推送的广告很多都是恶心人的图片,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美女,可惜尺寸太小,我找到了原图,请色友们欣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油条豆腐脑
每天早晨,我要早早起床,来到小吃摊上,看着摊主把一根根的油条炸得酥脆、金黄,放到一只浅浅的碟子里,再盛上一碗豆腐脑,浇上酱色的卤子,卤子里边有碎木耳和肉末,还有酱油和淀粉。咬一口油条,喝一口豆腐脑。舀豆腐脑用的羹匙,是那种白色陶瓷的,上面有蓝色的描边。吃完之后用手背擦插嘴,那份惬意,即使你把世上所有的荣华富贵都给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米干饭,和鸡蛋糕,是小时候所有好吃食物的代表。七十年代初,辽西农村的主食是玉米和高粱,偶尔煮一次小米饭,也算改善生活了。按理说,在农村鸡蛋应该很常见。但那时除了要交公(以很低的价钱卖给公社),攒下一点还要偷偷地拿到市场上卖掉,换来盐、火柴、酱油醋、铅笔、纸等生活必需品,所以又有“鸡屁股银行”的说法。 那时候的人们,总是处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