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宓女士日记

浮生记录(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博文
要解决问题就要找到问题的源头。老普和儿子关系冷淡的缘由是因为他和前妻离婚,而恰巧前妻在离婚的当天因一场意外去世。当时十岁的儿子认定离婚让母亲伤心欲绝失魂落魄以致没看清路况才身亡的,一切都是父亲的责任,是父亲让他永远失去了母亲,而他自己,则像个物件似的,先是给了那个人,后来又被送给了这个人。在离婚过程中老普和前妻唯一的争执就是儿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老普烦死了。大儿子唐靖延离家几年了,至今仍是不肯回来。几天前,老普给儿子打电话,说马上圣诞节了,回家来吧,一家人一起过个圣诞。儿子一如既往简单干脆,不回。理由?不想回去。老普又软语温声地劝,都住在一个城市,开车回来用不了三十分钟,吃顿饭也好呀。儿子心意坚决,油盐不进。于是又一如既往的,父子俩不欢而散。电话里响起了嘟嘟声,老普气得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直想为《查令十字街84号》写点什么,关于这本书的序和附录。记忆中没有哪一本书的序言或附录、后记曾如此打动我,目光在文字间滑过,不经意就被某句话触动,于是心柔软起来,于是有了想落泪的感觉。一个爱书,并常带有怀旧情怀的人,很容易与这本书的译者、附录的作者产生共鸣。对书信这种传统交流方式的理解与怀念。“致力消弭空间、时间的距离纯属不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唐代浩若星辰的诗人中,韦庄一直是被我忽视的一个,直到昨晚读到他的两首《女冠子》,甚觉震撼,“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一年前分别时,低下的头只为忍住泪水,不肯泪眼相望是不想让你牵挂。当时的情形依旧在眼前,而倏忽间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2-09 15:39:31)
第一次去广州,是参加公司组织的培训。正是早春时节,高铁列车一路由北向南疾驰,看着车窗外不停变换的风景,忽然想起曾巩的诗句“雪消山水见精神,满眼东风送早春。明日杏园应烂漫,便须期约看花人。”看花,到花城,真是再好不过了。想象着广州作为花城的美丽神韵,想着它丰富的美食。内心雀跃,充满期待。不巧的是,列车一驶入广东境内,便下起雨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2-05 18:34:13)
这一天祖欣过得心平气和,晚上还很有心情地做了顿丰盛的晚饭。两个人,两个荤菜两个素菜,还有一碗蛋花汤。宋伟看着这桌晚饭,大呼:好久没享受这待遇了!“我也想明白了,什么都是命。命不好,但还有钱吃饭,那就好好吃饭吧。以后每顿多做几样,量少些,尽量不剩。”“这就对了!”宋伟心里说不出的高兴。祖欣明白自己的“好”心情不过是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30 14:15:55)
宋伟又轻轻握住了祖欣的手,祖欣的心绪缓和了些。名字和宋伟无关,这股怨气她不能撒到宋伟身上。然而宋伟偏偏是个不会说话的人。“不用不开心,你哪里过得不好?你回头看看有多少人还不如你呢。”“回头看?对,大街上还有讨饭的呢,我比他们可是强太多了。你就这点追求?”“跟你说实话,我现在没有追求,我就等着退休了。加拿大把我拒了,我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4 18:23:31)
早上闹铃响起来的时候,祖欣已经醒了一会儿了。凌晨两点的时候她还在和丈夫宋伟争论,现在早上六点半她就早已醒了,才睡了几个小时啊!想想心里又郁闷。既然郁闷,她决定今天不吃早饭了,然后再迟到十几分钟,所以,她现在可以不起床。昨晚发生的一切又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昨晚宋伟下课回来,情绪不高,脸色凝重,手里拿着一个看上去有点份量的白色大信封。&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加坡牛车水那里,有一家叫做风波庄的饭庄。朋友极力推荐,说去过之后定会觉得“不虚此行”,至于好在哪里,他卖了个关子,我们的好奇心便更强了。按图索骥,找到了这家饭庄。门面不大,醒目的是店门左右两侧各林立着刀枪剑戟等多般武器。门里的摆设,八仙桌、长条凳。因为地方不大,每张桌子对应一个门派:东邪、西毒、华山派、峨嵋派、青城派…&he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11-09 17:50:49)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我没等来李玫瑰的书出版,却听到了关于李玫瑰的一个劲爆消息——李玫瑰的丈夫入狱了!是因为经济问题。消息来自于一份半个多月前的报纸。村里一个在外读大学的孩子放假回家,用报纸裹着一双球鞋。回家后家里人整理他的行李,顺便扫了一眼报纸,只这不经意的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村里很多人并不知道李玫瑰丈夫叫什么名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