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这回的当事人是老姐,我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就不提吃的了。 我姐发病时十九岁,正在医学院读二年级,也是冬天,寒假。她的症状跟我不同,最开始是剧烈的腹痛,发低烧,腹泻,身上还没有血斑,都以为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等出现了片状的血点后,我母亲哀叹,怎么回事?两个女儿都是这病。她被诊断为过敏性紫癜。 这时候似乎谁都忘了我是怎么被治好的。题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摘一段写的回忆文章: 我小时候长得很高,二年级就有一米六几了。那时刚改革开放,一般人家经济状况仍然不好,大部分同学都比我矮一头。我能长那么高,还是拜了上学前的那场大病。那个病叫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住在301里的儿童大病房里,住在里面的大多数是患了血液病的孩子,后来知道这里有患白血病的,有患再障的,相较之下,我的病还算轻的。医院里总查不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0-18 21:24:02)

没见过这么不同的两只猫了。 我家两个宝贝都是领养的,不是同时,领了大猫后过了半年,想给他找个伴儿,就又去shelter把小猫带回家了。小猫据说是志愿者Harvey水灾过后从Houston运过来的流浪猫,虽说都是从出生八九个星期就到我们家了,明显感觉小猫皮实得多。 大猫是只中毛白猫,跟小猫比,大猫简直像个小人,智商高,凡人不理,我们家除了我谁都抱不了他。只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8 21:23:27)

我家两只猫是很有破坏力的。主要原因是疏于管教,其实就是舍不得管。 我们家的沙发不止一处被抓出海绵,不舍得买新的,再抠坏了,得心疼死。这主要怪沙发的不是,麻面儿的,长得太像猫抓板了。 遭了殃的还有三条床单,两床被罩,和没了被罩的comforters.于是我们决定买至少1500支纱的床上用品。终于,被小猫勤勤恳恳挠了百多下,大猫津津有味嚼了五分多钟,床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院儿在北京西郊复兴路边上。 我们这一批大概比王朔小一轮儿左右,上小学就已经粉碎四人帮了。 我们大院儿有哨兵,小孩儿进门基本不管,大操场放电影那天例外,会查得紧一点儿。父母工作的办公大楼也在大院里,有岗哨,小孩儿就进不去了。 记得小时候,院里楼还没那么多,楼与楼之间空地儿大,种了好些核桃,苹果,桃儿什么的。到了成熟的时候,会有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9-28 12:37:01)

我总有种错觉:我家两只猫只要呆在家里,就百无聊赖,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平时没人的时候,不知道他们怎么熬过来的。只要有人下班回家或者周末,准是一个啃脚,一个挠腿,非逼着放他们出去。要不就叫给你听,一声接一声,声声不息,延绵不绝,还哀怨洪亮如闹春。 可是只听说遛狗的,没有溜猫的呀?一定的,这是两只向往自由的猫。 先介绍一下村里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