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10-19 18:35:18)

行走在诗歌的路上 ——写作心得分享 文/静语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能参加这次诗友的聚会、和新老朋友见面交流。不论您是写诗还是读诗,我们都是行走在诗歌的路上。首先感谢枫舟的精心组织和开心果、Sally的热情款待;前面几位老师的分享很精彩,也让我受益匪浅。接下来我和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我的写作心得。这些体会仅仅是我个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25 08:14:43)

发表于《清远诗歌》2019年9月 向日葵 文/静语 我的向日葵 没有梵高画里燃烧的火焰 却可以 平静地接受 所有没有阳光的日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此文发表于《星星生活周刊》2019年9月20日 多伦多地铁的故事 文/静语 二零零二年,当那部充满现代气息的都市电影“开往春天的地铁”播映时,我生活的中原城市里还没有地铁。地铁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只是屏幕上的一个场景,充满着幻想,也饱含着先进、时尚甚至迷幻的色彩。我那时并不知道,在自己以后的人生道路里,会与地铁有很多的交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9-13 11:28:31)
SongoftheClock
PoembyJingyu
TranslatedbyChristopherTai

YouandI
Usedtobelikethesecondhand
Withgearsengagedintoeachother
Andwitheverygaspofbreath
Makingthreestepsintotwo
Runningtowardstheminutehand

We
Alsousedtobeliketheminutehand
Extremelyexcitedbythehighspeed
Yetwealsoleftoursoulbehind
Duetothefatigueofoverload

Atlast
W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文章发表于《世界日报》2019年9月9日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84647/article-筒子樓的故事/?ref=藝文_上下古今&ismobile=true 筒子楼的故事 文/静语 大家如今不是住单元房就是独门独院的别墅,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或者见过筒子楼?那有着长长黑黑走廊的筒子楼是我儿时回忆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七十年代的北方,筒子楼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夜间的打铁声 文/静语 我在黑夜的炉旁 打铁 那清脆的落槌声 在通红的炉前 叮叮当当 让我恍惚 我固执地敲打着历史 和琢磨不透的现实 铁器里迸发出的 火花 没有给我答案 却灼伤了我的眼睛 2019.3.15 发表于美国《世界日报》2019年8月16日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34378/article-夜間的打鐵聲/?ref=藝文_世界副刊&ismobi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镜子 ——贺痖公米寿 文/静语 时光擦拭着对视的镜子 那里面没有灰尘 世界存在着 挂着北方的红玉米 停在河里的云上 跳跃于黑夜的激流 信里弦外 日子在重重的辙里 抚平处一往情深 我们站在镜子面前 果树花又开了 生命是播种下的 并会继续播种着 有一段没有提笔写诗了,适逢痖弦先生大寿贺诗一首。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西方 中西方 文/静语 我们相隔的不只是海 在寻找梦想的旅途里 还有盘古与耶稣 留下的 悠久的河流与山脉 朋友 文/静语 你默默地 倒上两杯酒 坐在我的对面 独饮 移民 文/静语 我以为 只空手带了行囊 却发现心头 一直担着故乡 青春期 文/静语 荷尔蒙 在裂变中独立出 茂密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6 13:53:28)

上海货 文/静语 前一阵,一位回国探亲的多伦多朋友在闲聊中向我感叹道,“国内现在什么商品都能买得到。”她告诉我,如今国内的超市里商品玲琅满目,应有尽有,马来西亚的鱿鱼、韩国的年糕、温哥华的螃蟹,几乎能买到全世界各地的货物。听着她的话语,不禁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念念不忘的“上海货”。 在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前,那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8-05 08:59:38)

煤 文/静语 我
是亿年前
埋在黑暗里的沉默
命运扭曲着我的身体
高温席卷下
在地壳运动的大手中翻转沉浮 岩石般的坚定
伴着重压在地下孕育
穿过若干个漫长的世纪
默默地在沉寂中生活 我知道无边的等待
终究会迎来光明
我坚信在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你将会用你的热力
点燃我 点燃我
让我化为闪亮的光
和照亮这世间的火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