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博文
一纹钱憋倒英雄汉,石奉山什么时候因为大洋着过急,今非昔比,这几千块大洋把他难住了。走在街上愁眉不展,人家老田给打了样,那叫爷们,剩下只能瞧自己个儿的。按账目石奉山家里还有三千现洋,加上老田的两千五这是五千五百块,还差着四千五百块的缺口。可帐不能这么算,再去弄钱补缺口凑够了赎出来老何,老何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薛自勇死了,老田和石奉山不知道是不是该去喝两杯,债主子死了,大喜呀。两个人合计把这事赶紧告诉老何,于是马上奔老何家去,寻思趁他还没出摊准能遇上他。快到老何家胡同口,看见两个人把老何往一辆小汽车上拽,车边站着一人,石奉山瞅着像朱八。老何一进车里,朱八也钻进前边的座位,小汽车一溜烟的跑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铁鹰把摊子收了赶紧往中街跑,事情紧急得让朱八爷拿个主意。跑了十几步腿脚实在不灵便,一狠心叫了辆洋车,这几毛钱也不省了。到了中街草药堂跟朱八爷一说,朱八沉吟片刻,说帮会这边得到的信儿,金佛还在韦向天手里,警局把老何放出来说明官军得了补偿跟老何的事了了,可老何穷成那样他打哪能弄出来一万大洋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位薛营长可是真爱财,第二天真来茶馆与石奉山会面。营长还带俩卫兵,站雅间门外守着,看来是要钱也要命,心计不少。石奉山心里早计划好了,正应了那小姐的计策,他要挑拨官军与土匪火拼。“薛营长,咱们长话短说,何庭你不用找了,人已入关奔中原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田五牛和钱通天的恩怨很是简单,当年老田在镖局做镖师,而钱通天在清军火器营逃出来之后在奉天城跟黑道中人鬼混。钱通天心狠手辣,刚入帮会的时候没什么功绩,辈分低微,后来钱通天借着阴毒的手段干了不少大事。有一次田五牛押镖从韦向天的地头过,钱通天提早得到消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田五牛站在韦向天床前,大当家的头上缠着手巾,一副坐月子的模样,老田瞧着这位山大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韦向天指指床边一张凳子,老田把凳子拽过来,坐下。韦向天道:“老了,不成了,着一点凉就趴窝,不是年轻那会子了。”老田道:“当家的正是好时候,谁还没有个头疼脑热,小毛病,三五天准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铁鹰被大头二头夹着去了中街草药堂,朱八爷看铁鹰到了禀退左右,把门关好,回身给铁大爷让座,还递过来一支烟卷,铁鹰琢磨今儿这么客气八成没好事,不会让自己扮作荆轲去刺秦王吧。朱八爷跟铁鹰也没客气,从怀里掏出张银票拍在桌子上。铁鹰拿眼睛一扫,一千块大洋,脑子一转,心说这是有事求我,这么大的礼事小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出了茶馆,叫辆洋车,跳将上去,喊车夫快跑给他加钱。一听主顾加钱,车夫一猫腰撒开两腿,只觉得比汽车跑的还快。那位问怎么个意思,石奉山家着火了?着火毁物件损失钱,眼下这事比着火还更吓人,要命了。要么说人得做好事,善有善报。石奉山早先如果没花钱周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澜进院子说了声饿,文珊赶忙捅开炉火做饭。吃饱喝得文澜一抹嘴,开始央求石奉山找韦向天把金佛要回来。石奉山忍住气,听文澜把这事说完全,琢磨半天才捋清来龙去脉,可并不知道文澜带来奉天的不是家里那件鎏金佛,而是盗墓所得的纯金佛。文珊见弟弟回来安然无恙长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铁鹰带着文澜选了条小路,文澜不知道为什么要绕着走,可能与铁鹰刚才卜卦有关,铁大哥说能算出来何庭跑哪去了。文澜憋了一肚子气,挺好的事眼瞅着要成,半路杀出个何庭,这混账东西毁了文少爷的梦,文澜恨不得立刻逮着他,打他个半死。这条道真是僻静,半天也没遇到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