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陶陶,樂盡天真

I dream of souls that are always free, like the clouds that float. ~Nella Fantasia
博文
(2021-06-28 20:19:52)
从前孩子还在上学时总是夏天回台湾,可以预期的汗流浃背,还有走出冷气房那一霎那的热风袭来的不适,都是回来可预期的经验。只有去市场看到荔枝和绿竹笋时,眼里嘴里尽是笑。现在孩子大了,回来的时间可以自由了,便选择在冬季,尤其这两次,都是因著“情况”回来的。只是期待的不一样了,微凉的天气,只要不下雨总是很舒服的。然後就是去市场时期待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5-02 00:46:59)
那天一早我躺在床上看朋友发来微信,短短地写着“这两人你都认识!;-)”,我还没全醒过来,眯着眼瞧了短信下的那张照片,是从华尔街时报上截图下来的。我略看了一下一张普普通通照片里的一对男女,就像平常我们去山里健行时碰到的山友,细看两人,我一下就全醒了过来,心里不禁叫了一声”What~!”马上从床上坐起来!怎么会是他们?我迫不及待地读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0-08-13 01:37:24)

黄昏的小城市政府中心的广场上有个棚子,棚子下停了一辆警车,警车上面和周围放满了一束束鲜花和蓝白红相间的气球。安静的马路上行人三三两两地从四方往市政中心走。夏天的晚上七点钟,太阳还很亮,照着向来安静的小城,照在人身上还有着一股暖意。我和朋友手拿着一束花也往市政中心走去。广场上人不少,却是安静的,只有少数人低声的谈话。我和朋友走向棚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00年的一个清晨,一群在世界各地拍摄传统医疗纪录片的人马,为了赶上清晨7点的飞机,从凌晨三点便徒步从偏远的拍摄地点来到那个叫Simikot的村子,一个被称作“隐藏在喜马拉雅山麓的村落”,位于尼泊尔的西北角。那个小村地处西藏边缘,没有马路可以通到外面的世界,进出山谷,开车也得要七八天加上徒步,或者靠小飞机,在天候好的时候,一个星期还能飞上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1-17 00:31:25)
 在这个什麽都是用电脑的时代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坚持著用笔,一笔一划地写字,更别说跟家人的联繫了,有电话,有视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那样的直接,那样的真实。可是有一天当家人不在了,我想更深刻的感觉,是来自泛黄纸上的字迹和字里行里含著的感情,绝不是表面的言语可以比拟的。岁末时节,趁著放假,在家里整理著几箱旧东西,年纪越大,难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9 01:46:26)
从小羡慕人家有姐妹的人,总觉得一路就是相伴着长大的,可以说些属于同性之间的悄悄话,不像自己,跟着三个哥哥长大,很多情绪说也说不清楚,连爸爸也老是教我“要勇敢!”。一直到上初中时,我才有了像姐妹般的邻居。初中时搬到台中,对门的一家人有着和我年龄相仿的姐妹,姐姐叫珮珮,大我两岁,妹妹和我同年,叫玮玮。刚搬去时,爸爸和妈妈去拜访附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8-04 21:35:41)

近几日,这里太阳高高,晴天蓝蓝,气温终于升到理想的夏天温度。。。80度 几日下来,昨晚一阵雨,把一切缓了下来,清晨醒来,看地上湿湿的,居然有种小欢喜。 一早决定放下手边的事,先带狗去走家附近比较wild的小径,耳朵听着近日来听的意大利歌曲NellaFantasia. 于是戴上耳机,在持续循环的歌声中,我认真体会着歌词的意境 走到小径,远处草坪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7-30 01:32:51)
从来对夏威夷没有太多的向往,阳光啦,椰子树啦,海洋什么的。。。都和小时候的台湾很像,即或没有那么美,基本是一样的风景。念书那时,只要多加五十元就可以过境夏威夷。那时很多同学都先去那里玩几天,再回台湾探亲。而我,总是速速回家,一刻也不耽搁。 后来是搬来多雨的西北区,孩子的朋友们家经常去那里“补”阳光,有的是一年还去了两次。说了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7-21 09:09:34)
起初的水-给冰川是什么感动了你?让你愿意辞去云端的山头,在百万年的沉睡后,苏醒过来,再次化为滴滴晶莹的水珠,涓涓流下!再次面对生命中,未定的旅程与既定的轮廻。或向东,或向西;或变云,或成雨!然而,准备远离的脚步仍有着些许的不捨,于是,在山谷低漥处汇聚成溶溶湖水。耐心地等待一个晴朗无风的清晨,在湛蓝如镜的水面上,清晰倒映着曾经和你长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7-16 00:08:24)

“高高山上一树槐,手攀槐树问郎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