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22-09-02 10:57:50)
风雪交加,草原一片苍茫。唯有几里外的松山偶尔射出点青色。 张布定端坐在爬犁上,手中的鞭子高高地挑在马头上方一尺远处。老马清楚知道这样的信息:人没死,路没错。 老马识途,这个地方这个时节,只能有一个去处。它拉着爬犁慢慢向松山而去。 冬天日短,虽只是半下午,周围暮色已起。张布定在爬犁上哼了一声,老马读出了信息,于是加速前行。 那条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8-01 14:23:16)
二舅火了,影响传到文学城文化走廊。光合效应,一个活动应运而生:我的二舅,二叔,二大爷。 大家的故事都不错,尤其核桃小丸子讲龙叔的二舅爷,很有历史沧桑感。 龙叔有二舅,也有二叔。想参加活动但找不到他俩有什么特别闪光的经历和感动人的故事,所以对此项活动只能飘过。 核桃小丸子那个故事让我想起一个人,我同学的爷爷,一个投降的国军军官,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没离开哈,龙叔只是观文不语。原因有二,一来龙叔年迈,中气衰退,思维缓钝,吵不动架。二来旁事颇多,没多少闲暇时间敲中文。当然偶尔也有出贴的冲动。 澄清一下,龙叔不是说一剑无痕关于唱歌那些事说得不对。实际上我是倾向他那些观点。在网络上上做菜和唱歌的帖子,确实需要一些认真。“三腔共鸣”我不太懂,但菜如果不能在“色香味”上有点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5-25 14:17:09)
昨天因愚公移山的事说到列子,那家伙可真是高级段子手呀,谎言都能说得那么幽默。当时没有脱口秀,有的话,谁也比不过他。有人提出,列子说的那些事是寓言,不能当真事去读。我一半同意,一半不同意。你写美人鱼的故事,写小马过河的故事,写小矮人的故事,大家一读都知道是寓言。读完绝对不会花时间去证明故事的真实性,而是去理解这些虚构故事的寓意。但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了一剑无痕嘲笑愚公移山的帖子,龙叔觉得很好笑。拿现代逻辑评这个故事,确实难以理解移山的动机。愚老爷子你找条船,从渤海出发移民美利坚,杀犀牛,射火鸡,日子多美,为何非要和太行王屋两座山较劲? 这个故事来自于列子著的《汤问》篇。列子是道教人物。大家知道,道教这帮人不喜欢好好说话,就喜欢拽。简单的道理他们觉得像老孔老孟那样直白地说出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看到这个活动话题,我感觉以前好像写过什么。搜了一下,还真有这么一首诗: 千年江水滚还休,谁鼓波涛点楚愁
自古诗魂多烈死,从来粽子是尖头
心悲故国云骑雨,天问离骚泪寄楼
苗胄高阳何处是,每年端午有龙舟 算算时间,都9年了。当时龙叔还不老,和现在的一剑无痕差不多岁数。现在看这诗,感到汗颜。不是格律和文字,而是没有灵魂,就像我前不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28 11:45:49)
核桃者,京城人也,字丸子。核桃少时,尝与人佣厨。某日,恼,辍勺之灶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厨,何富贵也?”核桃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美利坚拜登元年,核桃发文于文学城茶坛,驳某客言论之荒谬,愤出“雌雄同体”论。坛主深恶之,欲逐核桃却无凿据。 日后,核桃遇攻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文标点符号源自西方,随白话文一同传来。 而文言文没有标点,一大篇文字挤在一起,读之前必须要认字断句。“认字”是要确定这个字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因为中文很多字一字多义,“断句”就是要有能力自己去排出句子来。 即使是非常简单的文章也是没有标点的,比如私塾用的教材《千字文》和《百家姓》。 “断句”难吗?如果你没受过训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14 09:13:27)
俄罗斯黑海旗舰“莫斯科”号被乌克兰击沉了,又让我想起日本的“大和号”和去年的一篇旧文:(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1484/202105/6590.html)。 两条舰船被击沉的年代相差快80年,但它们沉没的原因是相似的,源自战争理念的落后。 “大和号”当时与世界上任何一只战列舰比都强一大截,这也是日本人为何倾国力建造它的原因。但是,人家不用战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标题来自一个笑话,一位有严重广东口音的老师用普通话说物理题,但他的发音中“向”“上”“下”三个字很难让人分清。大家可以用广东普通话读读: “小猴子想吃桃,他就向上爬,可是梯子向下滑。在猴子和梯子的某种速度组合下,猴子既不向上,又不向下。。。。” 为何想到这个,因为看到悟空孙今天给大家讲“民主”的故事,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