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走不尽的路,没有过不去的河…
博文

这道菜是本人原创,是不是首创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道菜的起源是,家里摘下一堆大个黄檬(或许应该称为熟透的青柠),实在是食之无趣,弃之可惜。 我向家里领导建议,用它做炒酸菜或者炖酸菜。领导毫不介意试了一下,竟然大获成功。 做法极简单,就是普通的炖炒大白菜丝方法,炖炒时加入足量的黄檬汁即可。 大白菜炒肉丝或者肉末,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象腿丝兰,也叫荷兰铁,是一种不错的园庭观赏乔木。 我家有好几株象腿丝兰,房门口这棵长成巨兰了,高达几米,根基部直径有半米左右。这棵大象腿丝兰与环境并不协调,该移除了。 在家上班,趁着公司活少,我决定今天就拔了它!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是煤粉。 这些年南美足球水平下滑的利害,虽然仍然是"南美无弱旅",只不过是乱拳打死老师傅罢了。 美州杯影响力根本无法与欧洲杯相比,若不是梅西和内马尔参赛,关注度还会更加大幅下降。 笑坛几乎没有什么真正的球迷,我们可能都过了激情的岁月。 转发个三年前的老帖: 有点儿小悲伤呢:世界杯就要来了,笑坛竟然球迷缺缺! https://bbs.wenxuecity[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别用无韵的滥调对我嘟囔: 尘世只不过是一枕黄粱。 活着不仅仅有眼前的凑合, 生命中自有真谛和远方!" 译自美国诗人朗费罗之《人生礼赞》的第一段。 这是一首被推崇至极的诗,激励我们勇敢的面对人生,效仿先豪,积极进取,有所作为。 在八十年代的《诗刊》中第一次读到此诗,记得是向杲(?)翻译的。当时极为感动,只是觉得原诗中时间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刚上大学校时,虽然已经过去快两年了,可我仍然尚未走出失恋的阴影。 工科院校的女生资源稀缺,而且这些女生个个眼框都长在了头顶上,对男同学非常冷淡,对我这类平庸之辈则更是不屑一顾。 我本就十分偏激,那时节看起满院女同学来个个面目可憎,语言乏味,心里暗暗地较劲:若是有朝一日她们有示好之意,我一定冷冷的怼回去!不幸的是,这类蠢事还真的发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26 17:53:52)
天下文章一大抄。这句话也是抄来的。年轻时爱写一些歪诗(如果也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曾在新西兰一所大学混学。三名当地女学生不知道在搞一个什么作业或课题,向我请教在中国怎样称呼才显得尊重对方。我告诉她们,在职称前冠以姓,例如:managerWang,teacherLi,engineerLi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N年前,当我是名誉上的中学生时,一位同学问我:"路,听说你读书最多。你知道太阳和地球是怎样运行的吗?"天那!又一个刚刚读过一本高深的书的人来考究我来了!我刚刚读完了一本名为《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3月20号,是世界脑残日。这一天是提示我们,要关怀,理解更要警惕那些脑细胞有限,有损,有水,有洞,有虫,有包,有疤…的人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26 17:16:04)
过去的事。儿子做了一份想象文作业,大意是他访问了火星上的一所学校:没有老师,只有一台超级电脑,键盘上竟然有50个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