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往事

活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许多,回忆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博文
(2022-09-29 17:44:39)
一到家,行李还没打开,范斯汀就上门来了,“秦教授,事情重大,我觉得当面聊聊最好。哦,这趟玩儿的开心?”
秦凯和范斯汀先是师生,后是同事,还是酒友,啤酒友。秦凯偏爱当地的精酿,湾区九大区县,方圆一万八公里,近八百万人口,比北京的十六区县一万六公里略大些,当然人口数量上差远了,北京有两千万,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一点五。湾区相对来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22 08:26:59)
餐厅内部简陋得有些令人失望,和教堂相配的是雪白的墙壁,却没有一丝金色,简单的两间房屋,每间里一个柜台,一边打酒,另一边打饭。
“好像学校食堂的感觉。”蔚倩低声说了一句,“我们三流大学食堂是较差的那种,跟你们清华不能比。”
秦凯和蔚倩排在队尾,伸头看了看柜台,“挺干净,我看见有猪肘子,香肠,酸白菜,土豆片,没啥新鲜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16 08:25:24)
从Herrsching小镇到AndechsMonastery的森林非常茂密。位于海拔七百米的山中,Andechs昂代克斯的夏秋季节是非常舒服的,最高气温不过二十度多一点,夏季又是雨季,适宜的温度加上充足的雨水,滋润着山林的成长。
茂密的森林里有高大的松柏,遮盖了大部分的天空,空隙中则被阔叶树种填满,日光透过叶子进来,整个林子里是一种祥和的暗绿色,松针落叶覆盖的小路平坦宜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04 07:25:01)
路德维希二世在世时没有完成天鹅城堡,喜爱建城堡的这个巴伐利亚国王只完成了一个小城堡Linderhof,没有典型皇宫的雄伟壮丽辉煌,Linderhof给人一种舒适安闲的感觉,喷泉,花园,观庭,在宫殿前后围绕,任何房间都可以推窗而望,信步可达。别说二世在这里驻足最久,蔚倩也觉得比天鹅城堡更好,“要让我选地方,我也会选这里。就像,”
蔚倩没有说完,心里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8-26 20:51:14)
慕尼黑的傍晚热闹非凡,特别是啤酒节场地周围,以及各大酒厂的啤酒花园。白天上班的人到这时候也出来加入了狂饮。
秦凯和蔚倩一整天都在外面逛酒吧barhopping,从啤酒节广场出来,拿着导游图,坐两站地铁去六大酒厂之一的PaulanerBräuhaus啤酒花园。
慕尼黑的啤酒节只有六大酒厂供酒,Augustiner,Hacker-Pschorr,Hofbräu,Löwenbräu,Paulaner,andSpaten。他们的首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8-20 07:08:39)
今天是进啤酒棚的日子,这句话蔚倩自己说的都觉得好笑,“什么壮举似的。”
秦凯哈哈大笑,“我老婆想象力丰富,不过期望值不要太高,否则会失望哟。”
“是是是,我们加入酒鬼们狂欢的地方,我当然不会把它想象成什么高大上。”
喝酒团二十人,男女老少都有,导游是个在慕尼黑读大学的德州小伙子Fred费德,给每人发了三张小票,“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8-12 15:45:30)
欧洲这几个蔚倩来过的大城市,公共交通真是便利,而且特别简单易懂,像她这种来短期旅游的人,任何地铁站汽车站,花十分钟看看交通图,就能明白十之八九,买票则更容易,会按钮的,就会买票,市区内的可以买单票,也可以买联票,多买则多折扣。到郊区的票价当然越远越贵。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秦凯历来是反对自驾游的,大老远的飞过来,时差倒过来之前头是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8-04 22:09:06)
慕尼黑啤酒节,德语Oktoberfest,是世界上最大的庆祝活动Volksfest,每年有几乎六百万人参加。两百年前的首届Oktoberfest是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的婚礼,他邀请全城老百姓来参加,然后成为每年的节日。
Oktoberfest节日期间,当地的男男女女穿上独特的服饰,尽情吃喝玩乐。看着满大街有不少人都穿着民族服装,秦凯心动了,“咱们也买一身穿穿?”
蔚倩使劲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28 06:39:55)
“随便。”蔚倩今天难哄了。饭菜在嘴里难以下咽,只觉得喉咙梗的慌。
让蔚倩难受的事情太多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秦凯说的那样,没用。
一不能生孩子,秦凯总说他本来是没打算要孩子,人世间太艰难了,他不想自己的孩子痛苦,爱他就不要把他带到这个世界来。蔚倩不知道秦凯这是真心话,还是安慰她,反正事实就是他们将来膝下无儿无女,更甭说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21 14:29:15)
“嗯,至少今天我们有一点达成共识,”秦凯真想直接挂断电话,和范斯汀的交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车轱辘的话说了好几遍,问题一大堆,却没有提出任何解决办法,“公司这样的经营模式是无法持续发展了。”
秦凯管理公司依然像个教授一样,先搞到资金,然后指挥博士生硕士生做课题研究。范斯汀则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什么都想试试。本来以为两个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