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男人

回忆往事就像水墨画,不经意的一滴墨掉在纸上,慢慢化开。又滴上一滴,化开,和原来的混在一起构成一幅画。往事就这样成了历史的一片。
博文

今天是美国的父亲节,来美三十年了,过节都是随着这儿的日子,也写几句怀念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出生在1920年的11月冬天,浙江慈谿。这个“谿”字,早已不用,但父亲不知道。从小到大填写籍贯地,我都要把这个字描一遍。大概在五年前,家乡人上书某机关,同意恢复此字,但仅限使用在地名。 小学在村里的“洋学堂”念。1920年,由村里当时在上海开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1963年七足岁上学,在这之前的儿童节印象几乎没有了。刚才问了我的一个“三朝元老”发小,他是我幼儿园,小学,中学的同班同学,就是没有同桌过,他讲幼儿园时过六一,就是多一点东西吃。 1963年9月开始念书,一年级主要是语文课和算术课。我应该表现的不错,1964年的六一节,我就得到我人生第一个正规的奖状,见下图: 升入二年级,课文里有一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前几天发了一个贴“道光四年的地契”,(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7631/202005/45167.html 有朋友问:凭这地契还能去把地要回来吗?这儿的大律师回答:地契不是我的,没门。当然,如果我能费尽洪荒之力,证明我和地契上的地主有明确的继承关系,而其他继承人都在法院公证,放弃这块地的继承权,那我就必须走下一步,到税务部门去确认交税的问题。 我上次回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小时候念书,总希望自己快长大,最好和外婆一样,什么都懂。外婆就笑我,人老了有什么好?如今我到了她那时的年龄,翻出自己当时念书的记录--《学校,家庭联系册》,这些都是上世纪60年代的东西。不知为何,我一直以为叫学生手册。 上面二本是我太太的,保存的比较干净。下面二本是我的,当年书包里乱塞,字迹基本还能看出。文学城有许多认识的朋友,名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5-28 13:50:26)

手上收藏着一些地契,主要是清朝和民国初的文件。一份宣统三年(大清王朝最后一年)的土地买卖文件包括契约正文,主要描述买卖土地原因,地块东南西北的“四止”,成交价钱,使用限制。然后有卖者名字并签名画押,中人姓名和签字画押,一般还有书写契约人的姓名,但无需签名。正规的还有“官契纸”,主要是政府的相关规定和法律条文。验契执照: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07 08:16:09)
新冠病毒来了,挡都挡不住,周末聚会取消,早已约好的同学大团圆也取消了,只能在家。 劳碌命,总要做点事,朋友微信交流,有了启发:把病毒堵在门外。 用消毒纸巾把门把手,电气开关,水龙头,楼梯扶手,手机,平板电脑,键盘鼠标等等,统统擦一遍,不是讲可以杀死99%的细菌吗?能否杀死病毒不清楚,反正做了心里踏实。 然后找出难得一用煮龙虾的大锅,把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8-30 16:53:07)

三个月前,买了一辆2016年份的ToyotaSE车。车主只给我一把可遥控开关车门的引擎启动钥匙。喜洋洋开回家就去配备用钥匙,领导关照不用配带遥控的,正合吾意:买车的钱要从车钥匙钱省回来。 一切顺利,家附近的锁匠“史密斯”熟门熟路,一杯星巴克费用,心里乐滋滋的。 开车门,锁车门,开后面行李箱门,钥匙转动灵活。 进车插进钥匙,转动到第一位置就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几天发博文《六十了》,今天借题再发一文。我曾有文章写过我出生在猴年马月,来美国才知道我的出生日,和父亲节重合的机会远大于中奖的概率。儿子送我一张卡。 很高兴,他终于认识到老爸的“伟大”和“职业性”表现。可惜美国人没有琴棋书画一说,但我的体育确实不是很差劲。上面的玩意,除了冰球没下过场,其它都算PRO。 把卡片反过来,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6-06-23 10:53:02)
我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中,1966年我10岁,小学3年级,脖子上的红领巾刚刚戴了一年,还很新,突然就不用戴了,小孩子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舍。那年暑假过后就升4年级,到年底,学校不上课了。 最近网上疯传一篇文章,大意是出生于大饥荒1962年后几年的人最幸运,回想一下还真有点道理。有人说我们是喝“狼奶”长大的,话虽不大好听。但仔细一琢磨,自己先怕了起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整理旧物,发现这几个水壶。小时候没注意,主要是不懂英文。水壶有年头了,表面坑坑洼洼。 二个军用水壶一扁一厚,上面的标记都还清晰。第一个是USL.F.&C的产品,1918年,不知是制造年月还是其它意思。扁的一个是UNIVERSAL标记,LANDERSFRARY&CLARK产品,实际是一个公司,都是铝制品。 我家用这水壶当然不是为了出外行军野营,而是当暖水袋用,上海叫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