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c 的空间

爱到深处,才明白“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博文
(2019-05-22 23:51:17)

二红颜哀苏薇薇看到美女韩傈的脸,原来高挺的鼻梁骨,断了。那是刀划的伤疤。伤疤也把右侧的内眼角坠下,原来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一只已经被眼皮盖上一半。左侧脸颊上横着一条一寸多长的疤痕。她毁容了。人显得憔悴,阴郁,消瘦。韩傈冷冷地说:“你都看到了,命运的宠儿,我就是那个被遗弃被伤害的可怜虫,满足了你的好奇心吧?去和你的同伴,我们的同学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21 00:32:54)

一昔我往矣1986年那年晚夏,苏薇薇已拿到北师大中文系的硕士生录取通知书。为了犒劳自己,与女同学白兰和胡曼丽在鼓楼大街逛街。准备买点东西东西为自己开课后用。嬉笑中,苏薇薇突然看见很熟悉的身影在不远的地方慢慢地走着。但无论如何想不起来那是谁。 白兰说:“是不是韩傈呀?” 胡曼丽说:“像,但怎么那么瘦了?好像风一吹就倒似的。&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24 22:58:26)

走廊上挂着一幅画,世外桃源一样的风景,青山碧水,白帆如翼。袁晴川明知道自己没有喝醉,可是也许空气不流通,人有些眩晕,美好的年华,可以肆无忌惮的生活,可是都过去了。情人,风光旖旎爱意缠绵,加上一个“旧”字,于是曾经沧海,已然百转千迥。就如那种开到荼蘼花事了,烟尘过,知多少?荼蘼是春天最后一种花,开过之后,便无后路。想起第一次相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邝宇回国一年后,陈渺不再租房子了。她终于买了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是一套复式公寓。三房两个浴室。坐落在一个人工湖畔。盛夏季节,公共花园里紫色的喇叭花都开了,串红都能吸出蜜来。湖边的柳树随风摇曳,蝉声一阵一阵的,天空中有蜻蜓飞着,时而还有小蜂鸟飞窜而过。陈渺躺在沙发上想:我真的过起我想过的生活了,但是不知邝宇在国内如何了?难道生活永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4-13 11:33:53)


他是一颗流星,在相遇的霎那,照亮她整个生命。然而在近中年时,他无情的划落,远去不可企及的天幕。她从没感到他给自己带来过幸福,却知道失去他的每一分痛苦。陈渺在一九九三年从北师大物理系毕业后,分配到某中学教书。那年她二十三岁。同年,与她深爱的邝宇结了婚。邝宇学的是生物学,主修植物专业。当然也是中学教师。他们没要孩子,邝宇说要随时准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4-10 12:47:25)

2013年初到加州湾区时,所有的人多告诉我:“旧金山,尤其是湾区的房子是天价。”我从纽西兰过来,卖了那里的房子,在southcity买了一栋三室两个卫浴的小平房,价钱也快八十万美元了。在那边住了四年多,女儿要结婚,想换一栋大一些的房子。于是,从去年,2018年十月我们开始找房子,目标是南边Millbrae,SanMateoBurlingame,Belmont,SanCarlos.那时这几个区得房屋市场比较活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4-02 00:24:22)

每到春季,树林里,小溪边莺歌燕舞。春雨潇潇。尤其是最近,小雨洋洋洒洒的飘落了几日,整个山林都被洗得格外明媚。我每天为锻炼身体,都走上一小时,大约两英里。上星期天赶上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我开始沿着商店旁边的静街,小树林,和附近公园走路。一路上不少人跑步,溜狗,骑自行车。这是对面走过来一位洋人老妇人,大约有八旬了。牵着一个小狗,是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在那一九八九年的冬天丝丝离开了家园飞渡了波涛汹涌的太平洋来到那白云的故乡留下了父母还是婴儿的女儿还有先生及她出生的地方孤独的她来到了异国它乡虽然那里是花团锦簇白云飘荡自由之风旋转飞翔轻轻吹在她的身上整个的异域它乡披上了绿色的盛装大海风帆的美景却挡不住思念亲人和生她养她的地方生活在哪里都一样不付出代价就没有希望海外的生活更需要坚强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20 12:04:58)

生活是烟我是烟的影 时间在燃烧烧成灰烬 我把自己 交给了光明的梦 我奔向自己命定的目标 奔向蓝色的苍穹 我也想攀登高高的山峰 哪怕登上峰顶的 只是个苍白的幽灵 我喜欢林间的青草 芳香的青草 它们在亲吻和嘻闹 无论能否再丰饶 树林里的鸟鸣 遥远的回声 垂柳在沉睡的小溪边 在昏暝中惺忪 我将她编织成 童话般美妙的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2 11:41:20)

有年岁,有玫瑰,还有新年的天使来慰问。跟星星,跟花朵,跟树木,一起欢唱。漫步,带着沉思的白荷余香看不见在梦中成了镜子的月亮嫩芽,她的青绿的体态。跟我的一无所知的星星一起,度过又一年的欢快。除夕夜的华尔兹跟着素馨和白雪旋转空气中发出来你欢喜的乐章,冬雪悄悄的把紫罗兰埋进一本书。翻过过这页原来是旧年已过新的一年悄声无迹的出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