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舟赏景

随波逐流看风景,优哉游哉度人生。
个人资料
博文
这是一个美国朋友刚发给我的,我不知是何时的文章。很庆幸,还是有明白人。简单用谷歌翻译,大家凑合看。“我们很少对焦点小组感到如此惊讶,”纽约时报的帕特里克希利和阿德里安里维拉上个月写道。两人感到震惊的是,他们为Z世代焦点小组挑选的12名大学生竟然对平权行动持怀疑态度。当被问及他们是否支持将“种族或民族作为众多录取标准之一”的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为刷小视频,看到一个以高三学生为题材的电视剧。被里面的小演员吸引,尤其是那个演英子的女孩,索性就去追剧了。这部剧叫《小欢喜》是2019年出品的,我这算是马后炮了,但还是忍不住叨几句。
演家长的有黄磊,海清,沙溢,陶虹还有咏梅。黄磊一如既往的演一个贫嘴,整天叨叨,爱老婆,唯老婆马首是瞻的好脾气男人-方圆,好几部剧都是同样角色,没有变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28 09:55:10)
纵观千年历史和近看我们短暂的一生,有一个奇怪现象,虽然一直被批判,被鄙视,被唾弃,但就像牛皮癣一样,无法根除。这个现象就是:被欺负的底层民众一旦得势,会更凶残,更刻薄地欺负他们周边的同类。
尤其是当权者需要管束更多民众时,往往祭出这以民治民的大杀器,以最冠冕堂皇的形式诱导,释放出人性的恶,让被伤害的民众有怨无处申,有苦说不出。因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8-30 18:43:07)

2022年6月28日,这天,陪伴了我们13年多的法国斗牛犬-大白,去了天国,我们全家人非常难过,女儿简直是伤心欲绝,因为她视这条狗为她的大儿子。狗狗大半年前开始出现听力减退继而是视力减退,最终变成又聋又瞎,昔日看来清澈无辜的大眼失去光彩,以前招之即来的活力不再,慢腾腾地撅着个鼻子闻来闻去,一下子就显得老态龙钟,令人心生怜悯和不忍。
女儿从小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7-14 16:04:31)
那天经过布莱恩和南希的家,看见邮箱上空飘着一个蓝色的气球,上面写着:It’saboy.我睁大眼睛朝临街的窗户看去,没看见南希坐在那里,就想回来时能否有机会见到南希,问一下是哪一个儿子家又添人进口了。
布莱恩和南希的家在我们小区的路口,我每次走路都会经过他们家。布莱恩90岁了,南西也是80多,他们两人是房屋买卖中介,育有四个儿子,老大也是房屋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7-06 06:33:17)
两周前,老朋友阿珍给我发来微信,他们刚收获千金孙女一枚。发来的相片上,她和她先生两人抱着刚出生的孙女,脸上一副有孙万事足的幸福模样,不由得想起她和他先生相识相知相爱的往事。八十年代,从医学院毕业分到内地一个三线建设基地医院。同我前后到院的还有其他院校的阿珍和男生王月明,他她俩分到外科,我到内科。阿珍是个漂亮活泼的湖南姑娘。王月明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2、我们始终有一种错觉,以为我们的感情源自于我们自己的内心。   3、群体只会干两种事——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   4、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3-23 14:20:49)
我小时住过的院子里,有一雷姓家庭,爸妈加五个儿子。雷家爸爸有两大嗜好,一是喝酒,二是钓鱼。每个星期天,天微明即起,头戴草帽,腰挂钓鱼篓子,手提蚯蚓罐,肩扛钓鱼杆,外带一壶凉白开,一个大馒头,到离家十几里地远的一条小河去钓鱼,差不多在夕阳西下前后回家,几乎是风雨无阻。
运气好会带回那么十几条小鱼,运气不好就只有可怜巴巴几条小鱼。但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3-07 08:49:48)
电视剧《人世间》播完了,收获了大量的眼泪和好评。从开播到结束,网上的评论已经连篇累牍,数不胜数。我本来也是因为喜欢殷桃而去追此剧,没想到殷桃在此剧中的表现再一次突破了她自己,选几个印象深刻的镜头聊一聊。第一个场景是秉坤和郑娟互生好感之后,郑娟对秉坤说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是2022年2月22日,在这个特二的日子,写下当年青春的疯狂。 八十年代初,各种老电影不断被解禁,我们看电影的热情就像久旱的禾苗逢甘霖,不管外国的,中国的,不论故事片还是战争片,只要电影院上映,我们就会飞奔而去。那时的零花钱,几乎都贡献给电影院了。记得看完电影《抓壮丁》之后,整个校园此起彼伏的是王保长,卢队长和李老栓的台词,笑死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