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2-07-31 01:02:19)
百世唠叨的唠叨2012-3-708:09PM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后,都有可能生出许多相应的感慨,而后写点文字上的东西缅怀一下即将逝去的情感,想起的题目都几乎无二:流逝岁月、失去的青春、岁月无情等等,不外乎是在追忆。当然也许就因为那段时间发生过的那些事情也确实需要记住吧,也许更多的却是对俱往矣的感叹。当然,每个人所感叹的毕竟都不会一样,而这感叹有时即便写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7-18 05:44:38)
一切随风逝去发表于2003年02月28日由黎京阳光灿烂的小街。天空一片蔚蓝,炽热的光用金色的环把周围的房屋树木套住,然后飘洒到沥青路面上,终于把道路表层灼烤的粘稠了,人走在上面,印出一串清晰的脚印。地面上的热透过鞋底传到脚心,汗液把没穿袜子的双脚涂了层润滑油,脚在旅游鞋中直劲打滑。他抬起头看着天,虽然背对着太阳,可那蓝依旧晃的眼睛有些疼。他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7-10 03:38:12)
没有讨到的帐发表于2004年09月22日由黎京                 ·黎 京·那年,说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于是三教九流各显神通,争相创造出了惊天动地的故事和传奇,搞得那些没有路子先富起来的我们感到眼前一片茫然,多少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捧着铁饭碗,虽说挣钱少了点,倒也少担了很多干系,何况到了吃饭的时候,也能唏唏溜溜没少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05 14:00:07)
邂逅海德堡发表于2006年10月15日由黎京走进海德堡(Heidelberg)有些时候人们会在无意中闯进了一个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世界里。那种突然而至的感觉,会使我感到微微的窒息,那种美不胜收的景色,使我闭住呼气,让自己尽量的沉静,沉静在刹那间的感觉中,陶醉在海市蜃楼般的真实的虚幻里。在那个时刻所经历的一切,是完完全全的意外,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年,朋友邀请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6-24 17:04:55)

苍白的杭盖 发表于2006年08月25日由黎京 (一) 二祥刚进胡同口,看见牛子骑着平板三轮车迎面而来,上面拉着一个用棉被包裹着的人,锅盔跟在后面推着车跑。他们看见二祥后,牛子大声说:“二祥,快帮把手,锅盔他娘突然晕倒了!”二祥紧跑了几步,帮助锅盔推车,飞快地跑向附近的医院。 天快黑时,护士从抢救室出来,问:“谁是病人家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21 15:23:19)
后花园发表于2006年09月06日由黎京我所熟悉的北京,“四合院”闻名于世,我又是在胡同中长大的,先把北京的胡同和欧洲的胡同做个简单的比较,也许在平民的生活中,可以启发出很多思考。北京从元代开始初具规模,经历了近千年的变化,形成现在的格局。人文关系,也是从那时开始形成。当然,如果按照传统的“四合院”形式来比较欧洲的独门独户式的小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6-17 05:23:56)
知青探亲琐记发表于2003年06月29日由黎京                ·黎 京·                 (一)我插队的地方如果在地图上画条直线,再用尺子精确计算出距离,咱不拐弯抹角到北京才不过800公里。在地图上寻找,捡直了朝北走,就会看到表示边境线的一溜粗线一拐弯奔了大兴安岭,咱就在那拐弯处艰苦奋斗了多年。地界是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06-10 15:48:42)
孤独中的思考发表于2004年09月23日由黎京                ·黎 京·                  一太阳在山头跳了一下就消失了,留下了笼罩在白音乌拉山头上的一片金色光晕,落日的余辉折射在匍匐天际春蚕似的云彩上,把它渲染成了绛紫色的一团。白音乌拉山的阴影慢慢向东侵蚀着大地,黑夜无声无息地来临。刚刚天黑时,突然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06 12:52:02)
小时候发表于2003年02月14日由黎京黎京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杂谈、随笔、回忆录还是小说……总之,一切都乱了套,就像我这一辈子一样乱。这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谁也说不清,当然也包括我。每个人都是从幼年走过来的,没有例外。但是,每个人的幼年又是那么的不同。生活赋予的丰富多彩照例会体现在孩童时代的生活中,尽管那时的幼小无知,还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06 02:59:49)
可能还是阴雨发表于2007年03月21日由黎京他低头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道路被淅沥的小雨冲刷得闪着粼粼的亮光。看着鞋头被溅上去水滴,慢慢浸湿成一片,于是脚尖大拇趾便也感到了天气的湿润。尽管这湿润其实就像永恒的存在,润绿了树冠、草尖儿,润开了夺目鲜花,也润着整座城市的房屋,散发出应该有的霉腐气息。屋角被浸润出多边三角形的痕迹上,露出道道白色淋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