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山上

心里永远有一座开满野花的香草山。羚羊或小鹿在漫坡的绿草和山花中奔跑,空气中弥漫着爱的馨香。。。
博文
(2019-09-13 08:39:22)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香草在此恭祝各位中秋节快乐,健康喜乐平安。 每年中秋,只要有时间,鲜肉月饼我是一定要做到。今年用了彬彬有院的方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jg5V836BfA&t=305s,真是好吃。酥得掉渣,肉馅里各种调料的比例也刚刚好。在此特别谢谢彬彬。 上海的鲜肉月饼是我心里永远的念想,似乎吃着它,就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记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9-06 12:57:55)

辣椒酱就像印度的咖喱,各地各家都有不同的味道。四川的辣椒酱偏麻辣,桂林辣椒酱重蒜蓉。我是在安徽长江南岸的一个小镇上长大的。我们家乡的辣椒酱注重原味。每年初秋红辣椒上市的时候,家家都要磨‘辣椒糊’(这是我们家乡的叫法)。做法简单:新鲜红辣椒洗净,阴干(不能晒,晒时间长了,辣椒就不新鲜了。盐和辣椒的比例是10斤:2斤。按各人的喜好可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22 13:57:31)

徐志摩的诗又让我忆起了丽娃河畔那些天真,率性,激情勃发的日子。我总认为诗歌是属于青春的。无论是‘为赋新词强作愁’,抑或是青涩的爱情都需要一种表达。正好青春找到了诗歌,就如同找到了爱人,彼此激发,相得益彰,生出了无限的美好与精彩。那时的校园诗人无房无车无金,却如同英雄般被崇拜,引无数女生竞折腰。据某著名校园诗人自己回忆: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18 09:34:45)
看了电视剧《蜗居》深有感触。很多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曾经生活在上海的‘外地人’都有类似海萍的经历。只是我们我们那时还没有能力自己买房,连这个想法都不敢有,只能靠单位分配。往事不堪回首,这也是当年很多在大学里教书的青年教师选择出国的原因之一。现在回想起来,也总算是在上个世纪消逝之前体验了一把作为上海人独有的《七十二家房客》般生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酸酸甜甜的咕噜肉曾经是我们家的最爱。后来都崇尚健康饮食了,这个需要油炸的菜品就被我从家的食谱中抹掉了。前几天,老妈电话里问起咕噜肉的做法。说是要给孙子做。爷爷奶奶疼爱孙子的方式就是想方设法地给他做吃的。可怜天下爷奶心啊。香草多年未做了。不敢随便乱讲,怕讲错了,老妈批评。就先做了一次。正好周六有个party,带去大家都还认可。炎热的夏天,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2-04 08:23:33)

我们部门每年圣诞节都有一个惯例就是大家交换礼物。为了简单而公平,大家凑份子给我们的老板买个小礼物。我们的老板们再凑份子给他们的老板买礼物。最后老板们再分别给他们的下属礼物。这只是一种彼此表达感谢与祝福的方式,美好而与金钱无关。今年的这项活动已经在着手进行。但是今天早上大老板突然发了一个邮件给大家,告知不要给他们买礼物了。若一定坚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9-05 15:00:53)

天天在私房潜水,偷偷学艺。中秋在望,看各路大侠尽显身手。终于抵不住诱惑,今年的第一炉月饼新鲜出炉啦。赶紧呈上,也算是香草对各位私房大拿们的感谢和祝福吧。祝愿私房的各位亲人家家团圆幸福,好事连连。月饼汇报:首先感谢毛毛妈的无私奉献。皮和馅的制作都是在毛毛妈的厨房上找的。香草在这里叩谢师傅。馅:我用的是去皮豌豆:在Walmart卖米的地方找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7-09 13:54:36)


“曼恩“(MainDormitory)曾经是一幢学生宿舍。如今密西西比州立大学(MSU)的师生们都爱亲昵地称呼它”老曼“(OldMain),可见它在大家心目中亲切,古老而又不可撼动的地位。1880年老曼在密西西比大学(当时的农工大学)的校园里拔地而起,成为全美国,乃至全世界当时最大的学生公寓。它拥有500多间宿舍,同时可以容纳1500多名学生。它是一幢宏伟的砖石结构的四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4-26 13:02:35)
“生活在街上的人”是很多美国媒体对乞丐的称呼。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社会学系曾对这群体进行过调查。其中不乏工程师等知识分子。由于一时失业或是其他原因流落街头,于是就不再选择回归社会。所以把他们称为“生活在街上的人“更为贴切。
记得小时候淮河时常决堤,农民颗粒无收,只好由生产队开出证明,让村民们拖家带口地出去要饭。每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芝加哥机场过海关的时候看见一个特别cute的缉毒犬。别看他个子小,却是既可爱又专业。他穿着特别的海关缉毒警制服,由一名荷枪实弹的女警察带着,穿梭于大队的入关旅客当中。他一副绅士派头,温文尔雅,既不盛气凌人,但又不放松警惕。他默默地走过每一条等待入关的队伍,闻到可疑的行李就停下来不走。警员就会要求旅客打开包接受检查。入关的队伍很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