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2-10-14 07:40:53)
我与莫言有一面之交,而且是先见到屁股,后见到尊容。
大约十年前,我回国探亲,顺便去省人民医院高干病房门诊部看望老同学,她在那儿当护士长。
来到护士长办公室,没找到她,我习惯性地往注射室走,因为出国前我也常去找她,只要不在办公室,那就可能在注射室。
注射室的门半掩着,我推开门就进去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肥大的屁股。我立即跟我的老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1-10-05 17:09:59)
老文当选亚特兰大现代中文学校总校长后,华人社区议论纷纷,当地享有盛名的Atlanta168网上讨论尤为热烈,正面和负面的评论都很多,我也来说几句。
第一次见到老文,是去年的一个周末在犹太人的乒乓球馆。一位个子并不魁梧但看上去象帅小伙的中年人笑眯眯地过来跟我打球,还没练两个球他就建议开始比赛。他非常认真地把双手放在球桌下,让我猜球。我就那么随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近迷上了乒乓球,周末常去附近几个社区公园打球,门票2至5元不等。后来听说亚特兰大有个犹太人活动中心,不仅门票免费,连球也免费提供。到那儿一看,大为震惊,这个活动中心,原来就是一个漂亮的大公园,里面有一幢宏伟的建筑,建筑物正上方几个大字特别醒目:MarcusJewishCommunityCenterofAtlanta。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环境幽雅,过道的墙壁上有多幅油画,让人感觉仿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0-10-24 10:08:00)
前段时间给国内原单位的同事打电话,惊悉老万患癌症去世了。他才五十出头,可谓英年早逝。
在我印象中,老万平时不苟言笑,我和他虽然在同一处工作,但由于不在同一间办公室,加上他和我都不是那种上班时喜欢串岗的人,所以并不是每天都有机会见面或交谈。他在处里搞统计,工作极为枯燥。从同事的闲聊中得知他患有腰椎间盘突出,据说患了这种病需要卧床休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0-10-10 07:22:59)
前段时间听了一个有关养生的讲座,收获不小,把印象最深的跟大家分享一下。
半夜起来小便,是身体虚的表现。你看人家乌龟,特长寿,为什么呢?因为人家乌龟不怎么撒尿,一天只尿一次。
由于乌龟一天只尿一次,所以它的尿特宝贵。若想壮阳,请喝它的尿。据说喝了它的尿,小便次数会明显减少,半夜用不着起来上厕所,不想壮阳都不行。
怎样收集乌龟的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0-09-07 13:02:31)
网络上近年来流行一句套语:“史上最牛。。。”例如“史上最牛的钉子户”,“史上最牛的乞丐”等。老双我骨子里爱吹牛,对那些“史上最牛”羡慕不已,同时也绞尽脑汁想想自己有什么最牛之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想到一条,按捺不住激动写出来与众博友分享。
老双我在中国刚读小学一年级就遇到了他老人家亲自发动的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虽然没学到多少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0-08-09 18:42:47)
鳖,在我老家叫做甲鱼。我第一次听到它叫鳖是在六十年代末。一天下午办完学习班后,我提着篮子去买菜,见一位农村姑娘在菜场门口卖甲鱼,我好奇地看着。这时来了一位大个子男人,用我从未听过的外地口音问那村姑:“你的鳖怎么卖?”那位村姑可能和我一样,只知道甲鱼就叫甲鱼,没有别名。她认为这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她,于是用乡音吼到,“流氓!”那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时候我家住在南昌十中。听大人说南昌十中以前叫葆灵女中,是老南昌唯一的一所女子中学,男女同校后改称南昌十中。校园里的那栋四层楼的红砖大楼据说是南昌市中学里最好的教学大楼,解放前由美国人设计建造。我家住在教学大楼底楼的一个房间,从窗口,可以看到前面的整个校园。文革前,校园就是一个大花园,美丽极了。这么好的教学大楼怎么会是美帝国主义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亚特兰大的许多华人都成立了同乡会,给人一种海外游子找到了组织的感觉。同乡会的会长都是大家选出来的。他们德高望重,能力过人,任劳任怨,义务为大家做事,牺牲了宝贵的时间,赢得众乡亲的称赞。我省没有同乡会,我无法与乡亲门联络乡情,无法扩大人际交往,所以我特嫉妒那些有同乡会的侨胞。他们之所以有组织,还不是因为他们有人愿意领头,愿意为大家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最近读了老冯的《大度读人》,读完之后感觉老冯不怎么大度。他要真大度,不应该写这样的文章,或许老冯有他的局限性。我们这把年纪了,又在海外混了这么多年,接受了西方教育,眼界应比老冯更开阔。下面逐段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一个人就是一本书。读人,比读其他文字写就的书更难。我认认真真地读,读了大半辈子,至今还没有读懂这本“人之书”。
老双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