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8-02 11:45:12)
高温,中午还是出去走路了。天热得让人感觉困倦疲惫,很想像一只西瓜被泡在井水里,井上最好还有一片树荫,树荫下还有个孩子在吹口琴。不知道为什么,从希腊回来两个月了,突然想起雅典街道边的橘子树。五月末的下午,车子穿过又挤又窄的街道,找到雅典卫城下的住处,看到街边好多的橘子树,熟了的橘子挂在离地面很高的树枝上,也不知道它们未来的结局,是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8-20 11:27:18)
星期天的下午,潮湿有风,突然到处都是蝉鸣。 草地丰厚,风里全是秋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8-16 14:30:29)
达米安的脚踝受伤了,从办公室出来手上拄着一根拐杖。我去休息室给茶杯续水,看见他就停下来,一起站在约书亚的办公室门口说话。我问他,还疼吗?他说还很疼,不敢用力落地走路。我想起中国的红花油,就问他有没有外敷的药物可以消肿止痛。他说有,需要一天涂抹三次,不过他只涂一次。约书亚问为什么不带来白天也涂一下。他说,我不想带来,因为里面有些成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8-14 10:15:47)
在八月的雨夜,万物生长。瓢虫在南瓜叶下避雨,藤蔓上,南瓜花捧出一生的金黄。我的耳朵里长出嫩绿的新芽,额头俯下倾听一棵树的根如何发出声响,以及它伸展在空中的枝叶如何与雨声合鸣。寂静而欢喜的夜,土地散发出潮湿温暖的气息,瓜果无声成长,昼夜更替,阳光和雨带给它们成熟时的甘甜。

海潮声由远方传来,沙滩散发着海草的气息,海豹发出的低沉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07 08:51:32)
傍晚,在菜园里摘了豆角,西红柿,还有一只青椒。菜种得太密,黄瓜,南瓜和豆角的叶子长得特别茂盛,全都毛绒绒地纠缠在一起,一片比巴掌还大的叶子上趴着三只瓢虫,背部圆润光滑,好像闪着幽暗的荧光。穿短袖短裤进去摘豆角,胳膊和腿会被叶子上的小毛刺扎得又痒又疼,可是穿长袖衣裤又太热。没风,闷热,一会儿就开始冒汗。下午在加油站加油,已经四点半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7 11:45:10)
冬天太长了,春天总是来得太迟,又极短。到了四月底,好不容易阳光明媚起来,和风酣畅,人的心情也跟着亮起来。整个冬天,人好像都在暗房里幽闭着,心里面都是夜晚的灯光,耳边都是北风,好多若有若无的心绪也说不清楚。 有个周末,天气晴好,朋友约去喝酒,两个人在料峭春寒里走了三英里,然后回到朋友家厨房的吧台上就着熏鱼和玉米片喝啤酒。第一次喝Founde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09 11:24:41)
两年前的夏天,在巴塞罗那的海滩,有个下午我们坐在露天的餐馆里一边看海一边等着上餐。餐馆露天的部分,在地面上升起一尺高,铺着厚厚的木板条,宽大的长条凳子上铺着白色软皮垫,围着餐桌的矮栏杆也漆成了白色,整个区域非常干净开阔舒适。那天人不多,不时有卖玫瑰的人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在白色栏杆外走来走去,他们也不进来,只是挨着问靠近栏杆边的客人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3-22 11:09:36)
夜里做了一个梦,早上起来久久不能释怀。突然想聊聊死亡,我一直避讳的事。我们是多么忌讳去想去谈论死亡啊,光是那两个字就充满了让人不适的阴森之气。有时候,即使它来到眼前,我们都在拼命躲避它。 梦里,我听见有人在大声哭泣,哭声是楼上邻居家传来的,无尽凌乱悲伤的声音。我有点恐惧有点嫌弃地躲避着那声音,不是吉祥的声音与事情。但是声音是躲不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 周末下午,在书店二楼找了本画册(《Artists-TheirLivesandWorks》),又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翻了一会儿画册,抬头看见一个中年男人迟疑地看着我,我目光迎上去,他开口问,“你知道这里的wifi吗?”我摇头。他扫了一眼书店里角角落落用电脑的人,怀疑地说,“这些人到这里来上网,不是为了来喝那么贵的咖啡的吧,这里肯定有免费wifi。”他的笔记本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6 12:10:22)
河水结冰了,又在三月开始解冻。碎裂的冰块铺满了河面,漫长的冬天开始走出它最寒冷的阶段。 一月的时候,天寒地冻,夜里零度,时常在凌晨听见猛烈的风在窗外抽打树枝,空中的雪尘在黎明的灰白光线里打旋,举目一片苍茫。活着有时是多么渺小孤寂啊,尤其在这么僻静寒冷的地方。 办公室因为暴风雪关门的时候,白天我就坐在落地窗前看书看雪,有时发呆。那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