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钱宇平,上海人;六岁学棋,大天才。一九九一年他就在世界围棋大赛的富士通杯上打入决赛,比另一位比他大六岁的围棋大天才马小春出彩还早。才二十出头,钱宇平的外战成绩就和聂卫平平起平坐了,岁数比老聂小十五岁。那次决赛的对手是韩国旅日大魔王赵治勋。大清早,中国钱宇平以头疼为由,以“没有绝对把握赢,但没和你下你就不能说我输”的想法放弃了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9-11-06 19:20:13)
十月的最后一天,我到了美国科罗拉多丹佛附近的城堡岩(castelrock),去看刚刚换了房的兄弟。我们住的州还是秋叶刚刚开始落,那里已经是白雪皑皑。我喜欢雪,洁白无垠,但又非常怕冷。雪会把血管里的血冻住?大早上我全副武装,上下高级“北冰洋”保温衣裤,羽绒衣,厚厚棉毛裤,大头皮鞋,武装到牙齿。七八寸深的白雪,踩踏沙沙响,好久都没有听过这种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郄恩庭死了,七十三。他是一九七一年,一九七三年世界乒乓球世界锦标赛的冠军;也是继容国团,庄则栋以后的第三个世界冠军。当时,东方红,太阳升,瑞典出了本格森,老本领导瑞典,匈牙利,南斯拉夫乒乓好手全面压制中国。约翰逊,克兰怕儿,斯蒂潘蒂斯,哪个中华乒乓好男儿碰上,头都大得很。一九七三年的世乒赛上,前十六名里头,居然只有一个中国人。那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8 01:52:38)
秋风秋雨睡不好,半夜三更听讲棋。寒冬腊月盼春风,春风不度玉门关。 现在信息时代真是学习的好时代。博大精深粉身碎骨艺海无边的围棋,全世界每天都在玩。当下公认的世界最高手姓A明I。AI。老A下一盘大棋的能力超级强。 中国要是能弄个AI来当国家元首就太好了,省得看臭棋篓子在下棋子最多,又臭又大的棋让人心堵。 现在中国进入缩写时代。北京马拉松是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10-26 00:42:56)
放狠话秋来天开始凉,我现在就跟温室里育的苗一样。“春江水暖鸭先知”,秋来风凉我先觉。晚上睡不着。秋天来了爱做梦?《梦的解析》里头没说呀?一会是梦见和我那些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的老师们在一起,一会听听小时候爱听的歌。军旅歌唱家们弄了个MTV《我爱祖国的蓝天》,唱得很好听。我听过很多边。我最喜欢“铜铁锌:。”我爱祖国的蓝天“,那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当过我中学班主任的老师叫汪海汇,听这名字,祖祖辈辈三点水,“不尽长江滚滚流”。汪老师长得很像美国第一次电视总统辩论里跟肯尼迪辩论时的尼克松,就是鼻子矮点,眼睛大概是我见过的长得最好男眼。 汪老师的物理课教得极好,概念清晰,逻辑严谨,“秦普”说得娓娓动听,不紧不慢。我曾说过:什么老师是好老师?就是他(她)教你教得你爱上他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王讷灵老师教过我《平面几何》。她说一口非常悦耳的标准京片子。上课的板书写得出奇飘亮,是我见到过的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的好。中国过去有一种偏见,以为耄草好看。在我看耄草简直就是心里狂荡楷书练不成而剑走偏锋,欺世骗人。多年前看过耄提写的“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我一天都没吃饭。现代中国,于右任的草书笔法有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梦里又和老师们在一起我是陕西师大附中一九七四年四月毕业的半高不中的毕业生。前后上了三截,还没上完,因为我们年级的一些牛逼同学在学校大闹,贴大字报,耄主席挥手我发飙,坚决要求提前毕业,赶早到穷乡僻壤穷山恶水去战天斗地炼红心,“一万年太久”,“出名要趁早”,吃屎就是要赶那麼个热乎劲。这是我刚刚醒来的秋梦里的事。人生十八做春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7 20:16:26)
“两个中国”的国庆一过,后院的橘子就都黄了。晨风渐凉,秋来了,又是一年秋来时。一树的黄橙橙真好看。今年是大年,橘子结了满树。大年果实累累;小年七零八落。搬到这个家都十年了。“十年生死两茫茫”,那说的是苏轼。我这十年是,五处房产(学流行中文,房子不叫房子叫房产,带点美元回美国叫撤资,只为感觉好)变成了两处。昨天刚卖掉一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5 06:07:29)
《北京颂歌》:“灿烂的朝霞AAA,升起在天安门城楼(?),再什么?想不起·,完全是老年痴呆症的早期症状。气沉丹田:“从来就没有什麼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但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再来一遍)。耄主席是最红的红太阳,“人间出现双太阳(沫若为人民英雄纪念碑落成而作的诗)”,耄最红,也有唱最亲。掌控共产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