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心之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獨裁時代當個官,難不難? 文革時有句耳熟能詳叫”毛主席揮手我前進“。耄成了揮手君。中國到處都塑了耄揮手雕像,揮右手,向左轉。現在,喜進瓶用左手行軍禮,什麽情況?檢閲百萬大軍。你看倭慫樣子,一臉的疙瘩肉。是新華社把鏡子裏的相片給發出來了? 獨裁好玩,牛逼就是牛逼。看神情,就是個苦瓜。在幹嘛,在凝視”詩和遠方“?北京人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11-21 07:36:54)
老了愛多想。前不久讀李敖的《法源寺》,書中有一段說“群體”的話讓我感到震撼。李敖說,群體很壞。我想起“挑動群衆斗群眾”。法不治眾。中國人性集體變壞,是不是源於文化大革命?大革命前的事情,我沒有親眼看到。文化大革命,最早被耄煽呼起來的是紅衛兵。也就是年約十六七嵗到二十二三的那些人,也就是現在中國坐在大位上的那些人。都不是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22-11-21 02:39:46)
老了時間多了,愛好卻變少了。比如大半生癡迷的圍棋,下不了了。在美國下圍棋,怎莫説都是奢。時間多寶貴呀?時間再寶貴也是爲了快樂。花了時間,下了圍棋,要麽殺了人,要麽被人殺了,都快樂。因爲都是絞盡腦汁得來的。就跟那足球比賽一樣,十個人不停地搗騰。絕大多數時候都是無功而返。網上下圍棋,誰也不見誰。玩陰的,挖大坑,耍大刀,拼計算,還得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11-17 15:50:35)
我記不起在哪裏讀到的這句話?佛家名言,還是智者之語? 我生在新中國,後來逃了出來。不管逃出來的日子如何,我始終關注著中國。悠忽裏新中國已經七十多年了。新口號新標語新時代還在滾滾來。讓人無語得很。如果愚蠢能勝出,人類爲何要追求智慧? 耄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太意氣風發了。他和他的戰友們好好地討論過怎麽治國嗎?什麽是國家,什麽是百姓,怎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11-16 08:01:40)
我哥走到家屬院的門口時,正好我放學回家。天已經半黑,昏沉沉的。我趕緊把我哥扶進家裏,他兩眼發直,口吐白沫。我媽一急只會哭,我爸平日就愛吼,突然裏,我成了家裏的主心骨。我叫我媽去熬點稀粥,我爸我管不了。我們住的是筒子樓,兩閒屋子門對門。喝了點粥,我哥緩過來了,出氣比進氣聲音大了,不過不能說話。晚上我對我媽說,我得到我哥下鄉的地方走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11-15 11:02:25)

今天是我哥的祭日。他死九年了,這世界上大概就我還記得他。他"生的偉大(我不知道誰生的不偉大),活得凄慘,走得無聲無息。 我哥是在我媽肚子裏經的“新舊社會兩重天”,小名“五0”,大名烈鞏,真不知道日後教語文的我爸是怎麽給自己的葫蘆娃起的名字?烈火中鞏固無產階級專政?按家譜,我這一輩是烈字輩。 共產黨來了底朝天、苦變甜,農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11-14 06:28:33)

真牛呀。新時代的喜元首扎個粉紅領帶,沒穿去看延安窯洞拉鏈服。他在美國住過,知道不知道“粉紅”顔色在美國代表的意思?粉紅代表陰。喜元首想好了:跟美國玩陰的。兩雙小眼,一雙努力睜大;一雙拼命聚焦。看著詩還是遠方;兩個大頭,一黑一白。黑的塗滿鞋油,白的隨風飄蕩。 耄當年“久有凌雲志,重上井岡山”;喜進瓶當年在陝北挑大糞,現在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11-10 02:40:21)

我身體不好,特別喜歡看奔跑。最愛看的就是百米決賽。可惜中國不行,從來沒有得過世界百米大比賽的冠軍。中國男這幾年有了蘇炳添、謝震葉偶爾在決賽裏露臉。最抖擻的一囘就是前不久在日本東京奧運會上蘇炳添在預賽裏跑出了十秒八六。到了決賽,收了干擾,水準大降,跑了第六。跟歷史比很牛了。中國女的百米水平,派當下中國最强的葛曼琪、梁小燕等到美國大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11-08 04:17:34)
死以前,看到中國又來一囘。這一囘比上一回更加好玩?還是玩不下去。 中國是一個最不從自己的歷史裏學習到一點有用的東西的國家。厲害黨厤治人嗨了:再來一回。決心用“指導我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再弄一會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十年二十年后。。。 我想起三十多年前剛到美國時一位參加過越戰的美國朋友對我説過的話:你們的社會主義不是不好,而是太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11-07 04:18:20)
李敖是個厲害人。他說:“魯迅是神魔文學家?連一部長篇小説都沒有”。在中國大陸,因爲耄喜歡魯,所以在劉大傑的《中國文學史》裏的中國文學家裏排第一,往下是茅盾、郭沫若、巴金、曹禺,有沒有老捨?李敖自認比魯迅強,他說他都有好幾本長篇小説。多少萬字的的小説算長篇小説?是不是八十萬?李敖喜歡胡説,嘴無遮攔,男歡女愛,電閃雷鳴。他指點大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