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思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博文

1908年日本化学家池田菊苗从海带中分离出谷氨酸钠,并发现有鲜味;1909年开始工厂化生产谷氨酸钠,名为“味之素”。 池田菊苗 中国近代化工专家、化工实业家吴蕴初先生与实业家张逸云先生合作,于1923年创办天厨味精公司,生产出国产的谷氨酸钠,定名为“味精”,用“佛手”作品牌,从此味精进入中国人的厨房,成为中餐必不可少的调料。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最近网上流传了一则帖子,说“新冠肺炎病毒是一种大病毒。病毒的直径为400-500微米,因此任何类型的口罩都可以防止进入我们身体,并且不需要使用昂贵的口罩”。这个说法是毫无根据的,会误导读者。帖子里用的微米是一种公制长度计量单位,英文写成micrometer或micron,符号为µm,1µm=10-6meter,为我们常用的毫米的千分之一。为了让大家有个概念,人的头发的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不久写了一篇关于《牛虻》作者伏尼契跟中国的渊源的故事。伏尼契的父亲是英国数学家布尔(GeorgeBoole,1815-1864),布尔代数(也称逻辑代数)的奠基人。文章中我提到,伏尼契的侄孙、侄孙女就是在中国生活、工作了多年的韩丁和寒春。韩丁和寒春都是美国出生的,姓Hinton,通常译成欣顿。最近有朋友告诉我,韩丁和寒春这一家在加拿大有姓欣顿的亲属。他就是计算机科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些字在上海话里有不同的发音。以“大”字为例:可以发成“da”,跟普通话差不多,如大世界,大庆油田,大跃进;也可以读成du,有点像“杜”的发音,如大块头(大胖子的意思),大自鸣钟(上海西康路与长寿路路口一带),大馄饨,大肉面。二者不可搞混。上海大世界上海西康路长寿路路口的大自鸣钟(现已拆除)有时候在同一个句子里的“大&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1-28 16:50:33)

2013年我们家买了一盆君子兰,以后年年开花。2014年5月起三次在博客上告诉大家开花的消息。大约在十月底,这盆花又长出了好些花苞,到现在好几朵已经完全绽放了。放些照片跟大家分享。花放在室内,光线比较充足,但没有直射阳光。我们除了时时适当浇水,有时培点土,并没有花多少时间照料这盆君子兰。下面一张照片的右侧可以看到一个圆圆的红色小球,应该是上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最近看完了雨果的名著《悲惨世界》。这本书断断续续看了四十多年。七十年代初看了《悲惨世界》的第一、第二册,是从朋友处借到的。小说的第二册结尾处,写到主人公冉阿让带着养女珂赛特在巴黎的一家修道院里住下来,开始了比较安定的隐居生活。我以为故事到这儿就结束了。然而我一位看过《悲惨世界》的英译本的朋友告诉我,这本书的中文版只出到第二册,也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中央火车站乘火车,四十多分钟就到了根特。根特城里的圣巴夫大教堂现存的建筑始建于约1300年,到1559年形成现在的规模。除了它悠久的历史,圣巴夫大教堂吸引众多游客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里收藏了世界名画《根特祭坛画》。本文用了许多照片。每张照片的说明放在照片的下方,用蓝色的粗体字。圣巴夫大教堂前不久写了《唱歌的天使》一文,涉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25 16:18:50)

过去这个冬天,雪下得特别多。一直念叨着“这天气怎么还那么冷”,4月19日早上忽然发现后院的苹果树的枝头隐隐好像爆出了新芽。下了一天雨,到了傍晚,树上的那点嫩芽变得更明显了。再看周围,草地有点变绿了,院子里的小松鼠多了。过了一天,还在栅栏上看到了一对冠蓝鸦(bluejay)。不知不觉,春天已经来到了。自2009年起,我开始记录第一天看到后院苹果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比利时的根特城里的圣巴夫大教堂收藏了法兰德斯画家范·埃克兄弟(HubertandJanVanEyck)完成于1432年的画作《根特祭坛画》。2018年夏天我们去参观了。画作放在教堂中心轴线旁边的一个小厅内,要购票入内参观。进入小厅,每人发一张简单的说明,一套英语语音导游器。小厅里不准照相,灯光暗淡,几乎挤满了人,走动困难,根本没法好好地观赏那幅画。倒是语音导游器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近日新闻里提到“小说《牛虻》作者伏尼契的孙女寒春”。 伏尼契的小说《牛虻》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间在中国很流行,我在少年时代就看过。另一方面,我的一个好朋友在七十年代时从《中国建设》(”ChinaReconstruct”)上收集了许多关于解放前访问过中国或来中国工作的外国友人的文章,如路易·艾黎,斯诺等人。从他那儿听到了寒春、阳早和韩丁这些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