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飘尘

一生豪情扫江湖,剑气曾为社稷初。飘落米国不老心,尘埃散尽无汉楚
个人资料
一剑飘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美国的黄昏(十二)与魔鬼做交易 一剑飘尘 原来我水厂的一个部门经理,是个白人,最近联系我,说是新找了一份工作,希望我给他一个比较好的推荐。这当然没有问题。水厂关闭,不是他的过错,而且总的来说,他过去工作得非常不错。不过,我知道他一直是一个民主党信徒。以前一起工作,我很不方便和他聊政治。现在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就问了他两句,关于目前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2-01-17 13:48:40)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剑飘尘10多年前在教堂认识一户老墨,后来他们大儿子得了脑癌过世。当时我们很同情他们,经常去探望,看到他们夫妻带三个孩子住在一室一厅的condo里,非常艰难。我就把自己一栋三室一厅的house,以同样价格,一个月$1200租给他们(当时市场价,应该是一个月$1700左右)。一转眼11年,从来没有涨过租金。去年因为我女朋友身体出现问题,我自己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2022-01-05 09:25:41)
落日大道,西门大街 一剑飘尘 下雨了,在洛杉矶的落日大道 商店关闭了门户 霓虹灯依旧闪亮 坐在车里,看着闪电撕裂的天空 雨滴也被粉碎,粉碎成雾 就像历史扬起了沉淀千年的尘砂 我的理想早已固化 经得起亿万年的拷打 我的记忆却瞬间破碎 在风雨中雾化 那个时代,一个男孩 在他的心中流浪 风雨中的海州 碎石黄泥的西门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2-23 08:57:32)
在罪恶中生存 一剑飘尘 晚上朋友邀请我们去参加SaddlebackChurch的圣诞晚会。我看看距离,单程42miles,真心不想去。但显然,她很盼望。从去年圣诞前开始卧床,到这个圣诞,恰恰也是一周年了。她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从佛教徒,变成了基督徒。但因为行动不便,还从来没有去过教堂。所以,虽然她一副让我做主的样子,我知道自己是责无旁贷,必须去。 教堂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美国的黄昏(十一)不得不杀 一剑飘尘 KyleRittenhouse杀人案,被陪审团宣判无罪,可以说是最近一年多来,美国社会难得的一件“常识正确”的事。任何一个稍有常识而不是被“政治正确”洗脑的人,看了当晚的视频,都很容易得出这个结论:这位17岁少年开枪杀人,是不得不杀,是完全的正当防卫。在一个被黑命贵打砸抢们燃烧的街头,在被一群黑命贵们追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1-11-09 21:10:09)
一支烟 一剑飘尘 点燃的不是一支烟, 是三十年前不抽烟的承诺 打开的不是烟盒 是幻灭 烟盒上用两种语言提醒我: Smokingisharmfultoyourhealth fumaresperjudicialparalasalud 但此刻我就是做文盲 有的人天生没有健康 有的人后天失去健康 但我根本不在乎她妈的健康 此时此刻 我喜欢看烟头的一闪一灭 还是三十年前的那个鸡巴样 故作深沉的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11-05 19:30:37)
比美国人还爱美国 一剑飘尘 比美国人还爱美国,我原来以为只有我这样经历过中共暴政的人,才会。但今天却从一个律师的嘴里,听到了这句话。这个律师就是尔湾地区著名的专利律师MarinCionca。 收人润笔费,就应该为人办事。虽然优读移民中心(www.udduu.com)聘请我的只是一个闲差,不用坐班。但是今天正好去医院,离他们的办公室不愿,就过去看看。但正好遇到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细谈美国顶级名牌大学的录取伎俩 一剑飘尘 我们留学的时候,没有什么USNews排名,都是看ThePrincetonReview。我记得当时南京图书馆就有,但是要登记排队,但排队的人太多,很难等到。后来我还是找人,要了一份复印件。ThePrincetonReview其实就是美国本土的帮助高中生的补习机构。这家公司现在还在运营。但是因为它主要靠补习班赚钱,所以在大学排名方面,没有下功夫,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11-01 10:03:38)

一枝红艳露凝香 一剑飘尘 最近收到一封网友lostandfound2008的信,这封信写出的真情实意,让我看了感动。其实懂我的人很多,但偏偏我属于那种不解风情的人。我这个人太自我,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太自以为是。本领不大,脾气不小。最近这两年,人生如同坠崖一般滑落。我并不抱怨,但是感触却非常深刻。只是,我可能要让许多人非常失望的,就是这种深刻却让我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少年不知诗中意,人老珠黄又一年 一剑飘尘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杨边。 这说的就是我年轻时候的写照。一直到出国前,我都是有很多朋友的人,而且都是那种割头换颈的,至少我自己以为如此的。我工作后第一个月的薪水,就是被当时在南京还在读大学的母校中学朋友们吃喝用光的。毕业第一年,自己薪水月月亏空,还把一个月的工资资助了还在交大读书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