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得能湖 坦底,浅腹,金边
得能湖像只宋式彩瓷碗
太阳从牌坊上斜漏进来
停住了脚步。天空是一面
古铜色的镜子
它的反光在铜管上跃动
水杉站在春水里
时不时点点头,弯弯腰
风,丝绸一般轻柔
当它从芦苇丛,从枯荷上
翻过白玉栏杆
在我的身边跑来跑去
种子,苞芽和深埋的事物们
被萨克斯风喊醒
钻出了地面。湖上重叠的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09 01:12:15)
     别站那么高,高得晃眼   高的是太阳,是月亮,是星星   即便你还是想   丈量   我们的距离   我一直是个野人   全身长毛的野人   身影   到了哪里,就是哪里土地的颜色   有时黄,有时白   有时brown   有时黑-----   但绝不是,黑命贵的黑   你会经常找不到我,你站得太高   桃树啊梨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2-19 16:16:06)
不例外的人生 每年夏天的时候,John 就来给他的房子刷漆,今年也不例外 爬上爬下,一点都不像 78岁的老人 Mary,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是他的老伴 他的领导他的金发女神, 女神,82了, 金发却 白得耀眼 John沉默了会,说准备 把这house卖了 又沉默。 Mary笑着,说趁着还能再开车 沿南北岛海岸线 一圈,跟年轻时 一样一样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2-15 19:38:35)
若我也跟风养鹤问题,开头一句必是:养鹤绝不是两把谷子的事。 为啥? 因为立二拆三,进可攻退可守,一跳,就是个活型。 那年大堡礁招人守礁,年薪30万澳币,我大病初愈,想着学游泳真是件麻烦事,现在想想在大堡礁养个鹤,每天撒两把谷子也是蛮诗意的吧。澳新两国的绿色和平组织会不会找麻烦?不想不想,这多脑壳疼。 唐不弃估计跟我一样是个白面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2-04 19:29:15)
紫砂壶的自述   若再次醒来   醒在马边永春的驿道   雪水云绿   月光白   白得再无法记忆   若   非你横卧在凤凰单枞   温润而不拔   我的东方美人   而你终究传奇般的眸子   侵入了   我的眉我的瞳我的血   和   我的灰烬   而醒来   篝火碎明   摇碎了整片九曲红梅   雪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27 17:06:42)
五月,潮湿的脚印舫,拐进面前那个弯,沉默自由的蜻蜓惊慌失措,腰一扭,撞上你的嘲笑“咦,像极了昨晚的东坡肉!”我抬头,觉得你怎么也不像三十年前的你五月,潮湿的脚印如船头绵延不尽,簇簇燃烧的雪山昨夜,大雨重重的雨声砸在听不见的天井里瓦片应声而碎,一片一片落进不老的青石,谛听的呼噜声,不绝我睁不开双眼我攥不紧双拳我听不见,你呼唤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26 05:28:07)
AshleyAshley笑了,如美丽的月牙,她说:她们韩国的男人,也是,到了四十岁,单眼皮也变成了双眼皮,例如,她父亲。Ashley是基督徒,总爱把些宣传上帝的册子,也放在宣传架上,笑眯眯的,虽然矮,骨架子,也,一点都不宽大BB霜,让她脸色洁白Ashley的雅思老考8分,可写作怎么也没考过,6分于是她很郁闷于是她怀了孕于是,她准备结婚婚礼上,我们俩中国人,很醒目因为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24 20:21:34)
二〇二〇 熵,一睁眼 房龙便蹙进红土地里 等待 白垩纪落花成泥 左手搭上地藏的翅膀 右手演算 三百六十五的N次方的N位质数 太阳风咬掉一头的水晶瓶塞 一如平时的冷酷 谣言 瞬间平定了两河流域 无情的新衣 挥出雷霆的权杖 米尔佛德峡湾上的龙吟阵阵 沉闷如雷 趁着五音不全的四季失去了轨迹 杉树静悄悄地给自己的叶子 涂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