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4-01-10 18:46:59)

等你,在时间之外 大部分人都在画里见过你
或某个画廊里的,
或者,是油画般的照片 他们都爱解读你
说你以前精瘦,说你
怪事多 那几棵圣诞红一直开在这里,对面拐角
则是疫情前几年新开的
那家欧洲人的小店,起司冰激凌咖啡,
多了啤酒奶茶
和门口满座的全世界 等你,在圣诞红的圣诞
等你,在时间外的新年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些日子 通州河畔的叶柟 一再续杯 于旭日之下的水木燕容 婉若偶尔段路 做一点点的 白月梦 每逢佳节胖三斤的天蚕 趴在如碧蓝天一般的小溪的水中 从牛奶瓶里 倒来几颗无忧的汗滴 八出一湖 一脸的美人痣 万寂残红 刚种下今年苹果树的天乙贵人 给钓不到浅水鱼的南侠 寄去了一张 一笑中的贺卡 谁不是又做爹来又做娘 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是个四人内科病房,被确定手术,所以我转入了这个病房。 刚被推到病房门口,就看到我右手对着门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面无表情,表情僵硬,且无视一切的眼神的洋人老头。脸颊消瘦,人应该不矮,估计比我高比我强壮。可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看到人身上那种生气·,全身笼罩在一种我没见过人身上那种颜色的气息,不灰不白不黄,着实吓了我一跳。 这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5-21 05:31:40)
Hello?Hearmenow? 跪完了冬至,箭脖 履我两根虎尾,殁与日落之隙 这里没有映山红红遍的北坡, 这里的霞光 一路焚尽了自己的羽毛 我不认得清明草,也不认得马齿苋 南徼的野菜一路延伸到坡顶 不分昼夜,也不分 谷雨秋分 Hello?Hearmenow? 雷声哑哑,春雨淼淼 你的腕表锃亮 那瑞士表说 快7点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25 21:40:01)
第一声枪响起,我的绝唱便已落地成泥 孤身或者 在孤身成林 而今天,我坐在你身边 西装革履,为掩盖 平常的满身血污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妈突然停住洗菜的手,转过头来,很认真地对我说: “阿龙,你以后找女朋友不要找知识分子。” 我奇了怪了,哪儿跟哪儿啊,就问: “为啥?” 老妈说:“像青菜怎么洗,总有点颜色什么的,知识分子不吃。以后你讨个知识分子老婆,别进家门吃饭我可不伺候。” 我笑了:“妈你担什么心,我肯定找个杭州女孩子啊,杭州女孩子谁不吃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看多了嘴脸,以至于丑恶的我们孰视之。 我们看多了一人多角,马甲众多,所以视之一笑。 我们看多了聚众欺少,看多了新人的目瞪口呆,如同浮云,来去无踪。 今日三丰子,前日DD,明日大约就是我。 这,也算有啥,不过再让些资源给予后来者,或者后来者,有更多的空间。 天地之大,总有视意识形态为老小的存在。 没有,那就再流浪。 也许几年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躲进樟树下的华彩阴影里
卷舒的时光如猫
音节似水 路人问我
此时是何时
惊蛰,还是寒露 昨夜的梦里
那个印度人斜瞥了我一眼
玫红色的玉兰轰的一声
炸断了鹊桥 我终于回过神来回答:
再过些日子
才是中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1-05 08:32:07)
沁沁风一样地吹进来,我看见她的满眼桃花小星星,粉红着闪亮闪亮。她直朝我走来,喊着说:“没想到济南这闭塞地方也有这样优秀的人才。” “见谁了?” “稀饭泡馒头。” “切,”我不屑,“喂,单身的在这里。” “你?不行,太熟,下不了手。。。。” 沁沁是我初中同学的同学,典型的小家碧玉似的杭州美女,不到16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口味什么绝对不错。很正常的价格。推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