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2020-07-06 07:03:51)
发现自己驾照丢了的两分钟之内,吴莘发现自己的手机也不见了。她使劲地回忆自己去了哪些地方,最后一次使用手机是在哪里。她想起来了,最后一次拨弄手机是在一家叫“双运美餐”的生意红火的餐厅里。今天她是穿着那套没有口袋的衣服出去的。她恨没有口袋的衣服和裤子。不分男女,如今手机是穿衣服的人类的必备,为什么女衣制作商要造出那种口袋极小或者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7-01 05:54:58)
孔子说:三十而立。生活没有给丁岸平三十年的时间来立。两天前,他过二十八岁生日;两天后,父亲丁心明中风躺床。父亲是个极好强、好面子的人,今年五十三岁。看着父亲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岸平知道他心里有多痛苦,多沮丧,甚至有多愤怒。只是,所有那些情绪,再也不能外化,它们只能躲藏在他那张冬天湖面一般的脸庞底下。一个冷飕飕的念头突然沿着岸平的脊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刘浅冬京城过年》:《世界日报》小说世界,2020年3月25-27日。 《思龙峡的蒲公英》:《世界日报》小说世界2020年6月17日 《口罩走天下》:《世界日报》家园2020年6月17日 《爷孙俩在封城的一日里》印尼《国际日报》世界文化之窗2020年4月4日 《两个黄强》北美作协会刊2020年6月29日 《武汉》印尼《国际日报》世界文化之窗2020年2月1日 《从“抢米”说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是《不能讲的故事》的修改版长篇小说,三年前新疆的出版社已经排版付梓,临时整套书被叫停。阅文连载到第八集,这是前面的回顾:[回顾]:小说第一章《织女星下的序幕》:芦花七岁被卖、与母亲分离;第二章《算命的说》写芦花在思母中长大,并因为憨厚的青年阿牛的喜欢而嫁入阿牛的家,嫁入了,却没有很快生育。婆婆不淡定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PeGsYw6Wi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始称楚人
几天后,恢复了疲劳的这群人又一次上路了。走了没多久,便碰到了两条河流交汇的奇景。鬻曦和泗辛走到近前去看,泗辛说:“好事啊鬻曦,这里应该就是汉水了!”
鬻曦望着四周,见河对岸的远处有一条巍峨的山脉。他点头同意说:“我们过河去吧!”鬻曦和泗辛分别带着大家砍伐树林,作舟楫。他们选了一处水面较平稳的河段,开始渡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荆歌唤雨
队伍一路沿着丹水而行。走走停停,七七四十九天后,他们被一片丛林挡住了去路。众人不知所措,望着在前面开路的鬻曦,用带着些许后悔的音调呼问:“族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鬻曦看了看左右的地势,心里有数。他回过头来,招呼族人道:“祝融的子孙们,不要怕,丛林外面就是平地。我们要紧紧地一个挨着一个走,千万不要走散了。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6-17 07:27:31)
今天,《世界日报》小说世界发表了我的短篇小说《思龙峡的蒲公英》(上)。这是我发表在该报的第二部疫情小说。上一部《刘浅冬京城过年》写的是武汉疫情爆发后武汉人在京城的一段经历;这一部写的则是美国疫情的故事。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86987/article-思龍峽的蒲公英(上)/?ref=藝文_小說世界 巧得很,同日,我的散文《口罩走天下》也发表在《世界日报》上。ht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季轲知道自己无法说服这位族长,灵机一动,取出了一片龟甲,点燃一枝树枝,开始灼烧龟甲。一边灼一边说:“咱看这龟甲怎么说,合理吧?”
泗辛厉声道:“季轲,你怎可自行占卜之事呢?!”
季轲别了泗心一眼,他心里看不起这个奴隶出身、依附族长的异姓人。“兹事体大,得罪处请少族长包涵了。来,这边有位老者,能为我们解卦。”季轲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丹水?丹鱼?
过了五个月,鬻曦的族人们来到了伏牛山前。山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他们背起竹筐,撑木棍,系着麻绳,咬咬牙关,开始攀爬。又是阳春时节,山顶百鸟飞,蝴蝶舞。傍晚时分,这群人下到了山的南麓。山麓林木葱茏,野花散发着幽幽的香。可这群人因为太累了,对花香已经麻木。他们来到了一条长长的河边,从山上淌下来的清澈泉水,为这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