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inMu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美国自白派诗人的代表——普拉斯

(2020-07-02 03:30:36) 下一个

西尔维娅·普拉斯(Sylvia Plath,1932年10月27日—1963年2月11日),是继艾米莉·狄金森和伊丽莎白·毕肖普之后最重要的美国女诗人,普利策奖获得者,美国自白派诗人的代表。自白派脱离以 T·S·艾略特为代表的“非个人化诗学”主张,大声抒发自我情绪。她的诗富于激情和创造力。

死亡,/是一门艺术,和其他事情一样。/我尤其善于此道 (西尔维娅·普拉斯《拉撒若夫人》)。

这位颇受争议的女诗人因与另一位英国诗人休斯情感婚姻变故,于1963年自杀,年仅31岁。他们戏剧化的人生悲剧成为英美文学界一个长久的话题。

普拉斯天性敏感脆弱,自少女时代就着迷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据说她的精神问题开始于9岁父亲去世时,她的父亲是一位生物学教授,她当时就告诉母亲说从此以后不再与上帝说话。她变得孤僻自闭。她好胜心强,学习成绩优秀,从小学开始到大学每年都获得奖学金,十几岁就开始在杂志上发表作品。

大学快毕业时她精神开始出现幻觉,被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残酷的电击治疗。几年之后走出医院,马上就获得富布赖特奖学金去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在那里,她在一次酒会上与英国诗人特德·休斯(1930—1998)初次相逢。普拉斯独自一人,休斯带着自己的女友,但这并不影响两个灵魂的相互吸引。普拉斯在日记里写道:“我一进来就打听他的名字,但是没有人告诉我。这时他走过来,紧紧盯着我的眼睛。他便是特德·休斯。 ”那晚她亲吻了他,并且狠狠咬了他一口,当着他女朋友的面,而当他回吻她的时候,她却给了他重重一拳。他们从见面到接吻的间隔只有两句诗行之间的一个停顿。他们相互赏识对方的才华。她说他是世间唯一能与我匹配的男子。

对那晚的经历休斯在一首诗里写到:“你是存心要以你的活泼爽朗/给我致胜的一击。我记不清/那天夜晚其余的一切。/除了我带着女友悄悄离去。/除了门道里她愤怒的嘶嘶声,/对你的蓝色头巾会在我的/衣服口袋里进行令我目瞪口呆的讯问,/环形圆丘般肿胀的齿痕/将像烙印烙在脸上经月难消。”

            

1956年相识不到4个月,他们便匆匆步入了婚姻殿堂。那是天才诗人的结合。他俩常常旅行,她声称自己拥有了她所渴望拥有的一切,幸福的家庭,以及她写作的事业。无疑在创作上他们会互相激励,休斯曾这样描述这段快乐时光:“我们每天都写诗。那是我们惟一感兴趣的事情,我们所做的就是写诗。”

1957年,修斯的首部诗集《雨中鹰》荣获纽约‘首次出版奖’。1960年,他又以第二部诗集《牧神》拿下当年的‘毛姆奖’。而此时的普拉斯仅仅出版了一部诗集《巨人及其他》。休斯的名气渐大,成功令人仰慕,她在丈夫的阴影下感到迷失,厌恶成为男人的附属。更有甚者,声誉鹊起的休斯身边总是环绕着一群热情的女孩,而普拉斯是如此敏感多疑,对性关系有精神洁癖,她的神经开始紧崩。

他们育有一子一女。休斯“一心一意只为诗歌而活”,普拉斯为家庭付出很多。更由于双方性格不合,以及她对休斯的情感质疑而矛盾不断,婚后生活一直处于磕磕碰碰之中,她撕毁了他的手稿,砸烂了家里的桌子。普拉斯一直担心别的女人会抢走她的“亚当”,结果把“亚当”推给别人。最终他们的感情彻底破裂,婚姻生活只维持了短短六年,正所谓相爱简单,相处太难。

休斯丢下普拉斯、两岁的女儿和六个月的儿子,与阿西娅·魏韦尔(Assia Wevill)同居。普拉斯住在叶芝以前住过的寓所,独自抚养两个孩子。这一事件的刺激激活了普拉斯的诗歌创作,‘每件鸡毛蒜皮的事都能触发诗兴,如手指割破、发热、擦破皮肉。死气沉沉的家庭生活和想象力完全融合在一起’。但与此同时,来自生活的琐碎与重压却令她力不从心,1963年2月11日,普拉斯受不了精神与生活上的双重压力,在与休斯办理离婚手续的过程中于伦敦的寓所用煤气自杀,年仅三十一岁。

生前,普拉斯只出版过两本书,一本就是前面提到的诗集《巨人及其他》,另外出版了自传体长篇小说《钟形罩》,被誉为写给女性的《麦田守望者》,美国女性觉醒划时代的作品。这位以自白派诗歌而闻名于世的女诗人,没有想到自己逝去不久后会成为女权主义运动的偶像。这部小说讲述大二女生埃丝特因为赢得了时尚杂志的写作比赛,从而踏入一个新世界。然而接踵而来的是在写作上及情感上的挫折,这让她心灵备受创伤,自觉宛如被困在钟形罩中,最后只能通过自杀寻求解脱,被从死亡线上拉回后,她不得不借助心理治疗重塑自我,重返社会。

普拉斯去世后,休斯编选了普拉斯几本诗集,奠定了普拉斯作为一名重要诗人的地位,《普拉斯诗全集》于1982年获得普利策奖。

普拉斯在诗歌形式上继承了惠特曼的传统:简洁、大方、自由,没有雕琢的痕迹,好像是自然流淌出来的,但内容上别开生面,很少顾忌,残缺的肢体、肮脏的角落、恐怖的病房,都能入诗。她不放过新鲜事物,又因为诗人是女性,视角独特,所选择的意象更为敏锐。作为诗人的普拉斯也曾非常投入地学习过绘画。

休斯和普拉斯被公认为20世纪英美两国重要的诗人。他们是有史以来一对最杰出的夫妻诗人。休斯担任英国桂冠诗人长达14年,直到去世。

普拉斯和休斯的儿子、美国溪涧鱼类生物学家尼古拉斯·休斯(Nicholas Hughes),2009年3月16日在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的家中自缢身亡,年仅47岁。自少年时起,尼古拉斯就被母亲自杀的故事困扰。亲友们说,他寻死前已被抑郁折磨多年。

 

普拉斯的诗:

《十月的罂粟花》

即使早上的云霞也无法应付这样的裙子。

救护车里的女人也不能

她红色的心透过外衣,很吓人地开花 —

 

一件礼物,爱的礼物

完全未经天空

请求

 

苍白而炽灼地

对着它的一氧化碳点火

用礼帽下滞涩的眼睛。

 

哦,我的上帝,我是什么呀

竟使这些来迟的嘴张开呼叫,

在结霜的森林,矢车菊的黎明。

 

《女作家》

她整天与世界的骨头下棋:

受宠地(窗外突然下雨)

躺在软垫上,蜷曲

偶尔轻咬原罪的糖果。

 

玫瑰墙纸的房里,她怀着

巧克力幻想,端庄,粉胸,娇柔

擦亮的高脚柜吱呀地诅咒,

暖房的玫瑰落下不道德的花。

 

她手指上的石榴红闪烁

手稿上映出血;

她沉思香气,甜蜜而病态,

栀子花溃烂在地窖,

 

她迷失于精微的隐喻,从街上

灰色的哭泣的孩子脸中回撤。

 

《盛夏的动态雕塑》

首先让你的画笔浸染明净的光。

接着以帆船的斜桅切分

杜菲蓝的天空,白鸥的羽毛赋格曲

旋飞其上。超越修拉:

 

让斑驳的阳光映照船侧,布置

一阵碧绿的颤音于

方格子波浪。在鱼鳍上轻灵地

拨出一段金丝线的弹奏。

 

杂纹琥珀的岩穴中

一位美人鱼侍女闲躺,

湿发间缠饰橙色扇贝,

马蒂斯丰美的调色板刚画好:

 

将此日悬挂,这般独特设计

如心中一座珍稀的考尔德动态雕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丽风景' 的评论 : 久不见。问好美景!
美丽风景 回复 悄悄话 诗人多是会比平常人不同。 问好林木兄!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就是说不正常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要有平常心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问好菲儿!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好像有遗传因素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诗的视觉独特,但是不该轻生,扔下幼小的孩子。
+1 诗人的思维异于常人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当诗人的代价太高,一声叹息。 谢谢分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赞林诗人好文,叹息。。。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诗的视觉独特,但是不该轻生,扔下幼小的孩子。谢谢介绍,平安是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