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inMu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洛夫的诗

(2012-04-02 02:00:20) 下一个

子夜读信

子夜的灯
是一条未穿衣棠的
小河

你的信像一尾鱼游来
读水的温暖
读你额上动人的鳞片
读江河如读一面镜
读镜中你的笑
如读泡沫


 

之一

自成形于午夜
午夜一阵寒颤后的偶然
他便归类为一种
不规则动词,且苦思
太阳为何坚持循血的方向运行
窗外除了风雪
仅剩下挂在枯树上那只一瘦
再瘦的纸鸢
鹧鸪声声,它的穿透力
胜过所有的刀子
而广场上
那尊铜像为何从不发声
他说他不甚了了

他就是这男子
胸中藏着一只蛹的男子
他把手指伸进喉咙里去掏
多么希望有一只彩蝶
从呕吐中
扑翅而出


众荷喧哗
 

众荷喧哗
而你是挨我最近
最静,最最温婉的一朵
要看,就看荷去吧
我就喜欢看你撑着一把碧油伞
从水中升起

我向池心
轻轻扔过去一拉石子
你的脸
便哗然红了起来
惊起的
一只水鸟
如火焰般掠过对岸的柳枝
再靠近一些
只要再靠我近一点
便可听到
水珠在你掌心滴溜溜地转

你是喧哗的荷池中
一朵最最安静的
夕阳
蝉鸣依旧
依旧如你独立众荷中时的寂寂

我走了,走了一半又停住
等你
等你轻声唤我


泡沬之外
 

听完了那人在既定河边钓云的故事
他便从水中走来
漂泊的年代
河到哪里去找它的两岸?

白日已尽
岸边的那排柳树并不怎么快乐而一些月光
浮贴在水面上
眼泪便开始在我们体内
涟漪起来

战争是一回事
不朽是另一回事
旧炮弹与头额在高空互撞
必然掀起一阵大大的崩溃之风
于是乎
  这边一座铜像
  那边一座铜像
而我们的确只是一堆
不为什么而闪烁的
泡沬


蟹爪花
 

或许你并不因此而就悲哀吧
蟹爪花沿着瓦盆四周一一爆燃
且在静寂中一齐回过头来
你打着手势在窗口,在深红的绝望里
在青色筋络的纠结中你开始说:裸
便有体香溢出
一瓣

再一瓣
蟹爪花
横着
占有你额上全部的天空

在最美的时刻你开始说:痛
枝叶舒放,茎中水声盈耳
你顿然怔住
在花朵绽裂一如伤口的时刻
你才辨识自己


水声
 

由我眼中
升起的那一枚月亮
突然降落在你的
掌心
你就把它折成一只小船
任其漂向
水声的尽头

我们横卧在草地上
一把湿发
涌向我的额角
我终于发现
你紧紧抓住的仅是一把
生了锈的钥匙
你问:草地上的卧姿
像不像从井中捞起的那幅星图?
鼻子是北斗
天狼该是你唇边的那颗黑痣了
这时,你遽然坐了起来
手指着远处的一盏灯说:
那就是我的童年

总之,我是什么也听不清了
你的肌肤下
有晚潮澎湃
我们赶快把船划出体外吧
好让水声
留在尽头


石榴树
 

假若把你的诺言刻在石榴树上
枝桠上悬垂着的就显得更沉重了

我仰卧在树下,星子仰卧在叶丛中
每一株树属于我,我在每一株树中
它们存在,爱便不会把我遗弃

哦!石榴已成熟,这动人的炸裂
每一颗都闪烁着光,闪烁着你的名字


因为风的缘故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 
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 
在天空为我写一封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则明亮亦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 
势所难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务必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快发怒,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赶快对镜子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