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云月

江流天外,月涌云头。 扁舟一叶,酹祭悠悠。
个人资料
正文

闲聊几句草民与民主

(2023-11-27 12:39:29) 下一个

闲聊几句草民与民主

 

草民本应该是最关心民主的人群,这是因为, 虽然民主和独裁社会 都可能在特定的情形下实现强劲的经济增长, 但只有民主体制才有可能让草民得到更好一点的福利。 反之, 不争取民主的权力, 而把美好生活的希望寄托在伟大人物的仁慈,就是缘木求鱼。 原因无他, 任何伟大的人物, 只要是人, 就脱离不了人的生物本性——人 最深刻的生物本性就是,每个人都希望保障自己最佳的生存,为此, 每个人就都不免要自私自利。

诚然, 同情心也存在于人类的天性中, 但高估了这种同情心就是一种愚蠢。 亚当斯密曾说过这样的话:“ 虽然人天生是富有同情心的,但同情心驱动的为他人着想的程度实在是小的可怜。事实上, 人们常常很想恃强凌弱,而权力和财富等很多东西也足以诱惑人们这样做。“因而,如果一个人心灵中没有明确的基于正义原则的敬畏和制约, 则这个人就可以如同野兽一样随时准备攻击他人。

这是人类不可更改的本性, 基督教称之为原罪, 佛教称之为贪嗔痴。任何所谓的伟大人物也都不免于此!而偏偏是这些伟大人物有着更大的能力实现他们本质上属于自私的愿景和意志 ,虽然这些愿景和意志常常包装了无私美丽的外衣! 因为即使是仁慈而智慧的独裁者, 其所有努力的核心也还是为了维持独裁者或其政治实体的强大地位!这是独裁者永远不变的第一义, 其他所有一切, 比如草民的福祉之类, 一旦与独裁的政治稳定形成矛盾, 在独裁者眼中就都不值一提!

而在独裁统治下, 尤其是装配有现代武器的社会里,  做为个体的草民当然无力与独裁者形成抗衡, 而实现抗衡的唯一途径就是民主机制, 只有民主才能让草民们的呼声和权力引起那些强势者的尊重。

 从这个意义上说, 凡是狂热地崇拜伟人的草民, 要么是糊涂,要么就是骨子里深植了卑贱的奴性。

当然, 我完全认同 伟人们造福人类的事业值得永远歌颂, 但有民主意识的人在歌颂他们的同时, 也能清醒意识到这些人也是可以犯错甚至犯罪的凡人, 不是值得无条件崇拜的神圣。 所以,我们才能有幸看到, 那些值得尊重、有着充分自尊和清醒的英国公民,在二战胜利后选掉了他们的二战英雄丘吉尔。 这些公民知道, 当社会和经济重建成为时代主题的时候, 他们就不再需要战时所需的强势英雄,而更需要全面、包容和社会关怀型的领头人。

当然, 民主是有 代价的!比如富于远见的政客往往不得不附就滞后或者肤浅的主流民意(二战初期美国盛行的孤立主义就是例子), 而民主体制在具体事务尤其是危机时刻的决策上,往往没有独裁体制的高效率,等等。 民主体制远称不上完美,腐败黑暗等等也会不停地滋生,但无论如何,对草民而言, 民主体制还是要比极权独裁统治好的多。 比如,在近现代社会的历史上, 极权独裁国家差不多都有造成大量饿殍的大饥荒(不消说, 饿死的都是草民), 而民主国家, 即使是穷困的民主国家, 这种现象也罕有发生。

民主很容易变成独裁,一个政党一旦获得多数席位,就离独裁只有一步之遥,因为权力会使那些强势的政客占尽先机, 远者如希特勒, 近者如普京, 都是上佳的范例。 而且,除此之外, 通过民主而自然地实现独裁,绝对也存在着理论上的可能性。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场景: 在没有任期制的前提下, 通过民主却选举出了一个终身的政治领袖,这与独裁者已经大同小异。 我们固然可以设想,民主可以在这个人死后再度实现于社会, 但无奈的现实却总会是: 这个独裁者只会改变规则来任命继任者。

因为强势精英本能的排斥民主, 民主才更显得珍贵, 更需要保障。 要保障坚稳的民主体制, 就必须在对社会和机构的合法要求的各个细节上, 强化对少数群体、弱势群体权利的尊重,在意识形态上形成深入人心的文化,在社会结构上建立保障这一切的系统, 只有如此,  才会阻止独裁政治的建立!

在西方,这些保障措施来自自由主义制度, 也即所谓的三权分立——司法权、政权、立法权相互独立相互制约, 而宪法则奠定了超乎一切的强有力的规范权威,在宪法的保障下, 社会上那些富于远见、良知和学识的智识者, 就会通过自由的舆论监督而实现无冕之王的独立人格。而在独裁体制下, 即使是学富五车的知识精英, 到头来要么会遭受百般的压迫和凌辱, 要么就会变成向权力匍匐跪拜的奴仆。  

附视频:细说9.13林彪出逃之谜(19)// 自古英雄出少年—— 林彪的卓见//周恩来精妙诠释 ”中央最高政治“//周恩来救了邱会作一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多数穷人的暴政是另一个可怕打极端。美国做得到的民主,世界做不到的。
ahniu 回复 悄悄话 工商社会才需要民主。
农业文明需要独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