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风轻云淡,上善若水。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生活本身便是爱

(2014-11-19 09:38:17) 下一个

BY 吴易


大体说来,能写入史册的中国电视剧分三种。


第一种,殿堂级别,如《我爱我家》、老版《三国演义》、《走向共和》、《大明王朝1566》等等,彻底空前绝后,几年也就那么一部的级别。

第二种,标杆级别,这种大多是类型剧,未必空前绝后,意义在于树立标杆。如《亮剑》,力透纸背的剧本,几乎所有主要演员都和角色没有距离,这是军旅题材很难攀登的高峰。再如《黎明之前》,剧本之精巧严密,基本上是所有国产谍战剧都要仰望的界碑。(这里不说《潜伏》,这部剧在我心中处于殿堂和标杆级别的交界地带)

第三种,case study级别。这种就相对多一些,既然要做个案分析嘛,未必要是完美无缺的神作,但是一定是要有特色可以供分析的。能以这种角色被收入史册的基本就两类,有关键瑕疵的好剧与影响力很大的烂剧。注意:这里瑕疵还得是关键的,如果是平庸的瑕疵,比如《历史的天空》,是典型的军旅剧,和亮剑一个风格,人物塑造没亮剑丰满,剧情没亮剑有张力,人家顶多在亮剑的词条里顺便提一句,成不了case study的。

《北平无战事》是一部能写入史册的中国电视剧,不过是以第三种身份。作为电视剧,它有严重的缺陷,同时也蕴含了某种超越的成分。详细说说。

表演方面,基本达到了近年国产剧的巅峰,配角尤其出彩。王庆祥、祖峰、程煜、王劲松,包括焦晃,这些配角基本都和角色完美融合,比较失败的有董勇和高鑫,前者对曾可达的性格角色把握比较模糊,导致整个人物立得很不稳,后者沦为党的传声筒,辜负了几场很好的戏,我觉得这不是刘和平老师的原意。

主角方面,最佳还是当推陈宝国,微观演绎已接近电视剧舞台能达到的极致,但要吹毛求疵的话,大方向上还略有不稳健之处,没有达到《大明王朝》的水平,当然这一部分是角色本身的复杂性所导致的。倪大红,我其实对这个演员有点偏见,总觉得他是靠一张BOSS脸吃饭的,真正的演技并没有吹的那么高,这部剧也是一样,80%时间苦瓜脸,不过几场重头戏还是相当不错,没有拖后腿。刘烨算是半个败笔,早在《血色浪漫》时期我就觉得他实在是毫无军人气质,这部剧里给他自由发挥空间的机会太多了,很多幕戏都有机会让他把角色立的很丰满,但是他没抓住几次,可惜。倒是被很多人骂的廖凡,我觉得相当惊艳,我个人是个廖凡的小粉丝,看过他很多作品,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出戏其实是很难的,但是基本来说,观剧过程中我很少想到这是“廖凡”而非“梁经纶”,可见演员和角色间确实距离甚微。影帝毕竟是有两把刷子的,从他接这个角色也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表演事业是有期许的。王凯刷脸型角色,不评价了,说实话每次他出现我都穿越到琼瑶片。

两个女主角不说了,败笔。倒是陈丽娜王一楠两个女配相当不错。

剧本方面,拖沓是事实,但是拿谍战剧的要求不太公平,下面会说到。这部剧有个很精灵的地方:前几集情节紧凑,扣人心弦,人物关系复杂,让人有谍战大片的感觉,看下来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整个剧显得太长,所以也有点疲沓与虎头蛇尾,很多人的不满也在于此。

这就要说到刘和平这个编剧了,说实话,从纯电视剧的角度来看,这个人做的肯定不是国内最好的,虽然他能拿出《大明王朝》这样高度完成的作品,但这个人是有一些剧情之外的追求的。我敢保证,如果让江奇涛先生来写这部戏,人物完成度会比现在高得多,如果丢给高满堂先生,情节也会比现在圆熟不少。如果要拍那种一季一季出的美剧,后面这两位编剧都是比刘和平更合适的人选,刘和平骨子里实际是有点“反戏剧”的东西在的。

当然,我说这些不是要为这部戏的剧本开解,说实在的,这个剧本出了很严重的问题,它始终缺乏坚实的核心,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任由人物在舞台上乱转,正如我党放养方孟敖的政策一样。能看得出来编剧想做某种群戏的尝试,但是效果来看没有那么好。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中期的大量废戏与混乱的逻辑链。这些大家都看得出来。

那么这部剧靠什么成为case study?靠几个演员的高光表演肯定不够。还是要说回剧本,这部剧非常奇妙的地方在于,漫长拖沓,缺乏逻辑链这些,明明是形式上的败笔,但这些却反而从形式上加重了某些具有超越性的地方。

看完这部剧之后,我第一时间想到了村上的一本小说集,《旋转木马鏖战记》,里面收录的几篇小说都是讲的某件看上去重大,却丝毫于事无补的事情。就如骑在旋转木马上的孩子,想像自己在沙场上鏖战,其实只不过原地兜圈而已,旁人看来近乎儿戏。

《北平无战事》正给我这种感觉,整部剧总结起来两个字,“徒劳”。不要小看了这两个字,正是因为这条线索,这部剧一跃成为了内地近代史题材电视剧中观念的突破性之作,在观念和思想内核这上面,超过《潜伏》应该问题不大,隐隐可以和《走向共和》相望。

“徒劳”这个东西,本质上是反戏剧的,搞半天结果什么都没有,这不是消遣观众么?但这是更贴近生活的,因为我们也总被生活消遣着。《亮剑》以来,一场新近代史题材电视剧运动勃然掀起,代表作便是《亮剑》与江奇涛的另一部神作《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去近代史题材人物的脸谱化上,这些电视剧是居功至伟的,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作品仍然严格地遵守着戏剧原则,只不过把原来近乎于把观众当成白痴的黑白二元对立改成了更加圆熟的结构——在《亮》《人》中,主要矛盾同样是代表正义的欢乐英雄与高大的失败者,一群鲜活的配角则各安其位,这样的戏,观众自然爱看。

《北平无战事》则不同,这里面的几个主角都不是典型的类型人物——刘烨,廖凡,倪大红,这些人物都突破了“特别党员”“特务”“老地下党”的典型化塑造。说实在的,要让江奇涛来写这剧本,说不定“方孟敖——梁经纶”就成了另一对经典的“欢乐英雄与高大的失败者”配置了。但是这个剧的逻辑并不是这样的。

这个剧的主要的矛盾是币值改革,说了一整部戏,纠缠进无数人物,最后几天就失败了,这本身就很卡夫卡化。再看看剧中人物的命运。谢培东苦心潜伏二十年,终于拿到了币制改革的情报,却被上级告知“毛主席已经看到了”——就算死了女儿,刘云同志照样对他打官腔,张月印则在想着怎么监视他。方步亭毁家纾难惨淡经营,到底散尽家财去父母之邦。曾可达忠心耿耿,却被建丰同志无情地放弃。徐铁英奔波往来只为财,却最后也没有拿到——但沾满正面人物鲜血的他竟然并未被制裁(由王蒲臣结局可反推他肯定去了台湾)。马汉山和王蒲臣两代军统站长心灵机巧,八面玲珑,最后免不了一个四面受窘,一个脑袋开花。梁经纶不用多说了。就连最该得到圆满结局的第一主角方孟敖,也在被争夺了一整部戏后两边不靠——小蒋不要他了,中共则派他去对岸继续潜伏——要搁普通的剧,最后一幕肯定是方孟敖穿解放军服向五星红旗敬礼你信不信?而且,他的共产主义信仰就一定那么坚定么?恐怕还是未知。这一群小人物折腾了半天,对历史大势有什么影响么?可以说半点没有。——这难道不是这种“徒劳”的最好注脚么?说到底,他们都在历史的旋转木马上。

这样的安排,在以前的戏里是很少见的。戏这种东西,毕竟要给大伙一点盼头。《大明王朝》可以这样写,那里面也全部都是失败者,但那是古代的事,但近代史题材这么写,更是加上了一层信仰的悲壮,说它能以case study的身份载入史册,我觉得毫不过分。真实的历史不是戏剧,它并没有那么多精巧的冲突与迭起的高潮,有的只是小人物的求索与徒劳。后来者要做的事,是让这些徒劳不成为徒劳。

本剧的最后,将要孤身一人面对建国后一系列的政治运动的谢培东来到欢庆解放军进城的路上,他看到了自己被错误地牵扯进政治斗争而不得其死的女儿(这又是“徒劳”的一例——谢木兰的死毫无建设意义,也并不壮烈)与远赴美国,很可能将终身不能回到故土的爱国学者梁经纶,两人在欢笑着。梁经纶曾经说过一句话,方孟敖也曾重复过这句话:

“我的丰功伟绩值得浇筑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等我的事迹在世上流传之时,幸福之时代和幸福之世纪亦即到来。”

但什么时候,“幸福之时代和幸福之世纪”才会来临呢?希望到那一天,我们不仅能记住丰功伟绩,也能记住徒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感恩节快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水沫好!感恩节快乐!
马上续残梦 回复 悄悄话 "我的丰功伟绩值得浇筑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等我的事迹在世上流传之时,幸福之时代和幸福之世纪亦即到来。”
梁经伦方孟敖这类既是共产党也是国民党的人物不约而同地说出同样的话,反讽了这两个党都那么自命不凡狂妄自大,把个中国搅得天翻地覆,毁灭了无数精华和生命,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祸国殃民的瞎折腾。不等国共乱华这场浩劫结束,方梁之流的事迹已经成为笑话,这种不忠不孝首鼠两端的败类终究会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上。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颐和园' 的评论 : 在徒劳中快乐,在徒劳中痛苦,这也是人生:)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精辟呀精辟!不单这部剧,我看所有大陆讴歌为共产党打天下的英雄人物的影视作品时,(抗日的除外)都认为他们都在徒劳,白白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不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吗?1949年前中国已经实现了这个目标,不同人群而已。

细细一想,此文深意,谁又不是徒劳?至少,我是白白忙活了一辈子,徒劳!谢谢分享佳作。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剧评很有意思,从"徒劳"这个着眼点看剧。在历史的旋转木马中,多少人的努力和牺牲都不过是徒劳而已,沧桑而悲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