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单一双

文字里有眼泪与欢笑,追求与思考。
正文

穿玫瑰红色金丝绒连衣裙的墨菲太太

(2022-07-19 13:18:21) 下一个

穿玫瑰红色金丝绒连衣裙的墨菲太太

 

临近开学找住处,谁都知道是很困难的。好在有国际学生服务中心的帮助,终于为我找到了一位独居的加拿大老太太做房东。当那位通知我看房子的同学告诉我房东已经八十多岁时,我脑海里立刻闪现的是“一妇人白发垂项,佝偻携杖”。我有些左右为难。去吧,和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同住,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一个刚来加拿大举目无亲的女孩子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不去吧,愧对同学的热情不说,房子也确实太难找了。于是采取折中之计:去看看再说,实在不行,先住下来,再慢慢找房子搬走。

可是当我看到自己生平第一个房东 – 而且是个老外 – 墨菲太太时,着实吃了一惊。开门迎接我的墨菲太太身着苹果绿绣花套装,脚上一双同色高跟鞋,蓝眼影,红嘴唇,满头银发显然是经过精心打理的,她看起来顶多六十几岁。墨菲太太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便领我入内。

墨菲太太有一座一家庭的小楼,一楼是厨房和起居室,二楼是三件卧室和卫生间。我的卧室在最东头,她的卧室在我隔壁,还有一间空着的是客房。墨菲太太告诉我,她的先生已经过世二十多年了,唯一的女儿也有自己的家。这二十多年来一直陪伴她的是世界各地的学生。她最喜欢中国女孩,因为她们安静礼貌。看到墨菲太太健康热情,而且明确表示喜欢中国女孩,我二话没说,交了房租和押金,当天便住了下来。

一个人生活的墨菲太太活得有滋有味。她每天早上六点三十起床,煮咖啡,烤面包,再配上一份水果。墨菲太太从不喝速溶咖啡,因为“那不是咖啡“。早餐之后墨菲太太开始化妆,然后换上出门的衣服。墨菲太太每周二,周四上午去体育馆游泳,周三上午去理发店做头发,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其他的上午则是出门会友或是朋友来访。我中午回来时墨菲太太一定在吃午饭,经常是烤的鸡块或鱼块,一盘青菜,一份水果。下午三四点钟墨菲太太要吃一份甜点,或是冰激凌,或是自己做的小点心。晚餐也是有荤有素。饭后墨菲太太要看一会报纸或电视。我晚自习回来,墨菲太太已经睡下了。

周末墨菲太太的女儿女婿一般会来看她。这时候她们一家人就要开车出去逛街购物。墨菲太太也不时要参加一些Party,这个时候她总会征求我的意见,看看她穿的晚装是否合适。有一次墨菲太太穿了一条玫瑰红色金丝绒连衣裙,兴致勃勃地让我欣赏。墨菲太太说六十年前她有过一条一模一样的连衣裙,这一条是女儿上周末陪她逛街时发现的。墨菲太太虽然八十多岁了,因为长年游泳,身材保持得挺不错,除了有一点小肚子。穿上这件玫瑰红的连衣裙,配上鲜艳的唇膏和满头银发,墨菲太太还真有一点雍容华贵的意思。

墨菲太太有时候会和我聊天。当她知道我来加拿大读书靠的是加拿大大学提供的奖学金时,马上问道:你是中国人,加拿大怎么给你钱读书?一副纳税人理直气壮的神情。我回答她:对于加拿大的优秀学生,中国的大学同样提供奖学金,让他们到中国学习。听了我的话,墨菲太太沉默了许久。

我和墨菲太太共用一个电话,每次账单来,墨菲太太都会用黄笔画出我的长途电话让我来算账。一开始我算完总要给墨菲太太解释一遍,她心不在焉地听两句就完事。我很感激她的信任,每次算账都会核对再三,生怕出错。有一天上午我课间休息回来取资料,看见墨菲太太正拿着电话账单,一项一项地报给电话公司的接线员,让他们帮助算出我该出的电话费,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墨菲太太不在意我的解释了。

墨菲太太找学生作房客,最主要的是找一个伴,房租收入对她倒不是很重要。因此,当我因为调研要去外地一个月时,墨菲太太立刻答应不收我那一个月的房租。我心存感激,从外地回来时特意买了一些当地的纪念品给她,她欣然接受。能用的立刻用,作装饰的马上展示出来,真正让我感受到礼轻情义重的含义。

墨菲太太偶尔会炒菜,但是她不允许我炒菜,说是中国菜油烟太重。于是我只好把鸡肉,土豆,胡萝卜一起煮了来吃,不管味道如何,只要营养俱全。这样一段时间下来,我馋得不得了。后来看广告有一处价钱合适的房子,便和墨菲太太商量搬走。她倒也不为难我,退了我押金,让我留下新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以后只要有我的信,墨菲太太便打电话叫我去取。每次我去拿信,墨菲太太总要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大大的拥抱。

完成学业后我便离开了加拿大,于是也离开了墨菲太太。转眼已经过去许多年,每当想起这位曾经朝夕相处的加拿大老太太,她身着玫瑰红色金丝绒连衣裙的身影就会立即浮现在我眼前。这时候我总会问自己:不知我到了八十多岁的时候,是否能够像墨菲太太那样活得有滋有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