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八章 质问

(2022-07-04 17:22:18) 下一个

 

第八章 质问

虽然九岁的郑枫红只比弟弟大了两岁,但她对死亡的看法却没有弟弟那么美好和天真。而不管天真还是成熟,不管死后是去了天堂还是去了地狱,七岁的弟弟与九岁的姐姐都明白一点儿,只要妈妈死了,他们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于是姐弟二人都心照不宣回避了死亡这个选项,而是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妈妈被抢救过来后,二人如何在以后不让妈妈再生气的问题上。因为他们认为,妈妈之所以要扎自己,是因为她太生气。之所以太生气,是因为他们或者爸爸做了让她十分、非常生气的事。

“等回到温哥华,我每天只玩一个小时的游戏,这样妈妈就不会太生气。”郑枫茂先给自己定了规矩。

郑枫红也表了决心:“我也不会再跟钢琴老师闹别扭,故意挑他们的茬,赶他们走。我不但会好好练琴,也会好好念书,拿到很多A,让妈妈开心。”

而身边的吴欣漪亲亲郑枫红,又亲亲郑枫茂,哀伤地说道:“孩子们,妈妈现在才明白,这些都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如果可以重回你们身边,我可以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逼你们去做,只愿意能抚摸你们,跟你们说话,给你们做饭,照顾你们,陪着你们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长大。”

“那我也要好好练冰球。”郑枫茂又补充说道。

回到家的郑奎山,站在卧室门口听到姐弟俩的对话。他靠在走廊的墙上,心如刀绞,无论如何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还清醒着的两个孩子。

第二天裘馥莲醒了过来,但她却再也没有提起女儿吴欣漪,而是沉默地面对这个世界,包括她的丈夫吴国庆。吴国庆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转述给了裘馥莲听,也没有换来她的任何回应。即便是郑奎山跪在她和吴国庆面前痛哭流涕地忏悔并祈求原谅的时候,她也没有多说一个字,既没有痛骂,也没有原谅,她只是冷漠地看着远处,即便她的目光只在散出去几米后便遇到了一面白墙,她的目光依然是那么遥远。

吴国庆对郑奎山说道:“起来吧,你这个样子让我说不出话来。你如果不是逼着我原谅你,就站起来。我想问你几句话。”

郑奎山站起来,低着头说道:“爸,你问吧。”

吴国庆问道:“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你既然有了别的女人,为什么不放开我的女儿。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怕她分走财产吗?”

对于所有男人,这个问题大概只有一个答案:“因为我还爱着她。”郑奎山也如此说道。

吴国庆心中的愤懑更添一分,他不禁提高声音道:“你爱着她为什么还找别的女人,为什么还和别的女人生孩子?这不是矛盾吗?”

郑奎山头低得几乎象被砍断了脖子,他说:“我也说不清楚,可能是我太看中自由,也太不自律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那不意味着我不爱小漪。”

吴国庆叹一口气,看了一眼身旁木然的老伴儿,悲伤与愤怒让他失去了往日的温和,“这个理由找的好啊。只不过所谓的自由后面,是你拿不到台面上却又不得不掩藏的泛滥欲望,是不负责任,是不停地寻找新鲜的女人。可你毕竟念过几年书,面子上又放不下仁义道德,于是就拿自由当面具。可惜,你虽然戴上了假面具,却依旧改变不了你参加了放荡舞会的事实。”

听了吴国庆的话,郑奎山心虚地浑身发软,几乎要瘫到地上,但他最后还是挺住了。他惨白着脸,勉强答道:“爸,你说的对。我自从有了几个钱,周围就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诱惑,小漪又不在我身边,我就没有守住自己。”

吴国庆竭力压制住自己要打人的冲动,平静了一会儿,问:“两个孩子怎么办?”

提到孩子,郑奎山象被推到了悬崖边,恐惧让他阵阵眩晕,无法逃避的思索后他轻声说道:“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很可能要把他们接回来,在这里上英语教学的国际学校。”

吴国庆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又是良久,他说道:“你回去吧,两个孩子需要你。”

郑奎山泪眼朦胧,嘶哑着说道:“爸,妈,虽然小漪不在了,但我在二老面前发誓,我不会再娶,你们永远是我的岳父母,我会给你们养老送终。”

几天后,警方结了案,结论是自杀,而非刑事案件。郑奎山拿到了警方开具的证明,联系了火葬场。

从知道自己的身体将要被烧成灰烬开始,吴欣漪就一直守在那具美丽却冰冷的肉体旁边。她不知道自己的意识还能存在多久,更不知道自己的意识能记住自己的样子多久。这种恐惧仿佛让她第二次失去生命,而她却无能为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记住自己的样子,让自己样子尽量迟些变得模糊不清。

在狭小冰凉的尸柜里,吴欣漪的视野里依然是落日黄昏。虽然她能记住冷是什么,但此刻她却没有一丝这种感觉,她甚至羡慕起了寒夜里孤独的无家可归的流浪狗。然而一个月前,她还是一个快乐幸福的妻子,一个快乐幸福的妈妈,一个快乐幸福的女儿。她有两个聪明漂亮的孩子,她有坐落在世界名校哥伦比亚大学校区内的,可以看见大海的别墅,她有两个菲佣帮她打理生活中的琐事,她还有一大帮和她同样在温哥华带孩子的妈妈朋友们,她还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进修工商管理,准备取得一个硕士学位。她的父母在国内是退休的大学教授,身体健康衣食无忧。吴欣漪像生活在无影灯下,每个角落都是亮亮堂堂的。

一个多月前,正值温哥华的春夏交际,几乎每天都是温和而明媚的。吴欣漪在把一双儿女送到灰点私立学校之后,正要驱车去哥伦比亚大学上课,却收到了一个来自国内的电话。这是个陌生号码,吴欣漪疑惑地接起电话,那边的人象在被凶徒追赶,语气慌张而凌乱,谈话也很短促,只有一句话:“郑奎山在国内有女人。”

这句话的每个字对当时的吴欣漪来说,都像是来自远古的神秘字符,晦涩难懂。等到吴欣漪终于破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后,才注意到对方早已经挂上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像是某个女人或某几个女人得意的笑声。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甜言蜜语,安逸的生活,光鲜的穿戴,哪一样可以长久?不明白有人竟会为了这些而放弃自己自尊。谢谢采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我还爱着她。。。————呵呵,谁信郑奎山的鬼话,不过是为了减轻负疚感和快速得到亡妻父母的原谅,而假惺惺地耍花招:)

这种男人能爱谁呢,那个战甜甜,来日可能就是第二个小漪呢。

也纳闷,为什么有那么多女人,为了这样的男人前仆后继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