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十七章 性本善恶?

(2022-07-20 18:34:07) 下一个

郑奎山给儿子整理好床铺和箱子,便走了。他刚离开没一会儿,程程就凑到郑枫茂跟前,笑嘻嘻地叫道:“小姑娘,爱哭鼻子的小姑娘。”

他们三个孩子已经在一起待了一年,之间的默契与情谊不知不觉间水到渠成。见程程笑话新来的郑枫茂,宋辛和赵天坤也一起跟着起哄:“小姑娘,小姑娘,爱哭鼻子的小姑娘。”

郑枫茂有些生气,一着急便用英语斥责他们。另外三个孩子刚刚一年级,英语也才学了没有多久,所以听不懂郑枫茂在说什么。程程率先发难,“一个中国人不说中国话,显摆你会说英语?不但是个假姑娘,还是个假洋鬼子。”说完,学着大人的样子,夸张地哈哈大笑起来。

另外两个孩子便又假洋鬼子假洋鬼子地跟着喊了起来。

郑枫茂不太明白假洋鬼子是什么意思,但能感觉到他们的敌意。这让他有些诧异,小小年纪的他不明白人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人平白地心怀恶意,人与人之间不是应该温和、谦恭、有礼的吗?他不多的人生经验和教养让他决定宽容他们,不再与他们争执。他对他们温和地笑笑,然后爬上自己的床,面朝墙壁躺了下来。

吴欣漪看着这一切,轻声告诉儿子:“孩子,这些都是你以后要经历的,只不过提前了几年。”

“妈妈,我好想你。”郑枫茂突然对着墙壁轻轻说道。

“我也很想你。”吴欣漪心酸而又无助地回应儿子。

“嘿。他还真是个小姑娘,喊着找妈呢?他是不是还没断奶?”程程兴奋地朝宋辛、赵天坤宣布。

三个孩子围在郑枫茂床前,低一声高一声地叫着:“小姑娘,小姑娘。”

郑枫茂把脸埋进自己的小毯子里,把身体蜷成小小的一团,心里非常害怕。吴欣漪见儿子这样,心碎的感觉让她觉得沉在地面上起不来,她伏在地上仰头朝三个孩子大叫:“滚开,离我儿子远点儿!”可是没有人听到她的呼喊,更没有人看到她的愤怒,加诸在郑枫茂身上的嘲弄与刻薄依然继续。

失去保护的郑枫茂只能把他的安全感寄托在陪自己长大的小毯子上。他用力嗅着毯子,仿佛那是妈妈的怀抱。他把眼泪悄悄擦在那柔软的纤维上,默默地喊着:“妈妈,妈妈,我害怕。”

郑枫茂的容忍让程程暂时对他失去了兴趣,他们聚在一起开始讨论这学期的班主任会不会是个变态。对于他们略带方言的讨论,郑枫茂听得一知半解。

由于是正式开学前的头一天,食堂里的孩子并不是很多,因而郑枫茂一进去就看见了郑枫红。他一溜烟跑过去,抱住姐姐就哭了起来,“我害怕,我不喜欢这里。姐姐,我们偷偷回温哥华好不好,我一定听你的话,不给你惹麻烦。”即使郑枫茂说的是英语,声音又小,但这也足以让郑枫红在她的新朋友面前感到十分尴尬。

她已经跟她的三个室友初步建立了良好关系,三个女孩儿也非常愿意跟她用英语交谈。因此当她看见三个新朋友都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粘人的小弟弟时,狼狈使得她有些恼羞成怒。

“你已经是大孩子了,怎么还是动不动就害怕?会让人笑话我们的。这里是学校,有什么害怕的。”郑枫红一面说,一面攥住弟弟的两只小胳膊,用力推开他。

郑枫茂站在那里,小脸涨得通红,眼泪汪汪地说道:“我想妈妈,想迈克,我要回温哥华。”

郑枫红见弟弟哭了,便心软了,忍不住上前搂住他,并给他擦眼泪,擦着擦着,她也哭了起来。她一直努力忘记失去妈妈的痛苦,一直努力忘记离开好朋友的不舍,一直努力适应新的生活,可眼前这个弟弟,却不停地提醒她,把她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

吴欣漪伏在两个孩子的脚边,无声地哭泣。她不明白郑奎山为什么不把孩子留在家里,而非要送到寄宿学校里来。如果留在家里,毕竟有相对熟悉的爸爸和爷爷奶奶,孩子的适应过程也能好受一些。而现在,象把长白山里的动物突然扔到了非洲大草原一样,剧烈的自然与语言环境的变化让这么小的孩子如何能承受住?如果可以回到从前,她一定反对并阻止他这么做。

下午是校务老师带领新生参观学校。在整个过程中,郑枫茂一直紧紧跟在姐姐的身后。他想去拉郑枫红的手,又担心被姐姐呵斥,便悄悄拉着她的衣服后摆。

郑枫红知道弟弟拉着自己,不过周围没有认识的人,便由着他去了。校务老师注意到小男孩的动作,就问姐姐:“你们是一家的?”

郑枫红回答:“他是我弟弟。”

郑枫茂听了,便趁机拉住了姐姐的手,心里立刻踏实了不少。

“你弟弟很可爱。”校务老师摸摸郑枫茂的头,说道。

郑枫茂感觉到了来自那只手的温柔,他满怀感激地仰头看着那位三十多岁的女老师,说道:“谢谢。”

女老师笑了起来:“你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女老师的笑容象一盏灯点亮了小男孩阴雨绵绵的心,他觉得老师的声音很好听,笑容很温和,手很柔软。郑枫茂的心激动起来,他仿佛再次看见了妈妈。以至于当女老师说完解散并转身离开的时候,郑枫茂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直到女老师停下脚步接听电话才注意到了跟在身后的他。

跟在女老师身后的还有郑枫红和吴欣漪,当然,没有人知道吴欣漪的存在。

跟姐姐在食堂吃过晚饭后,任凭郑枫红如何劝说,郑枫茂就是不肯回自己的宿舍,而是跟着姐姐不离左右。姐姐无奈,只得把他带去自己的宿舍。

离熄灯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郑枫红要弟弟回自己宿舍。郑枫茂低着头,轻声祈求:“姐姐,我想在你这里睡,我害怕,不想回去。”

郑枫红再次听到另外三个女孩吃吃的笑声,她立刻红了脸,一把拽起弟弟,粗暴地把他推到走廊,并立刻关上了门。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两个孩子最让人心疼,希望姥姥能将他们心中的阴霾一点点去除。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对不起采心,没有及时回复你。有好多天没有上来了,惭愧。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这两个孩子,就指望姥姥了。期待老妪透视人生,早日站起来:)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弟弟的真孤单,姐姐的假合群,都深度刻画了失去母亲的俩娃成长的艰难,让小漪的游魂怎得魂安。。。

郑枫红见弟弟哭了,便心软了,忍不住上前搂住他,并给他擦眼泪,擦着擦着,她也哭了起来。她一直努力忘记失去妈妈的痛苦,一直努力忘记离开好朋友的不舍,一直努力适应新的生活,可眼前这个弟弟,却不停地提醒她,把她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看得我何等心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