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十三章 悲伤温哥华

(2022-07-13 18:34:43) 下一个

看房子的保姆莫妮卡迎上来,拥抱了两个孩子,然后帮着把行李箱拖进屋子,并不解地问郑奎山道:“郑先生,孩子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朱莉呢?她留在了国内?”

郑奎山用略显生疏的英文告诉她:“朱莉有事留在国内。我们全家要搬回中国,所以要把房子卖掉。感谢你这些年对我妻子和孩子的照顾,我会多付你两个月的工资。”

郑枫茂在房子的每个角落都仔细地看了很久,并用手机拍了很多照片。最后,他躺在吴欣漪的床上,把头用被子蒙上,自言自语说道:“妈妈,你是不是自己回来过,这被子里还有你的味道。妈妈,我好想你,你真的是再也不回来了?我每天都在想你,每个晚上我都以为你会来我梦里,可你从来没有来过。妈妈,你知道吗,爸爸要把我们的房子卖掉,还要带我们回中国。我和姐姐都不愿意,但却没有办法改变他的想法。妈妈,如果你在,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不卖房子,不离开这里,不和我的朋友们分开了?”

吴欣漪躺在儿子旁边,紧紧搂着他,轻声回答儿子:“妈妈一直没有离开你,你的一举一动妈妈都知道。孩子,你累了,妈妈哄你睡觉吧。”

莫妮卡走后,郑奎山又给帮自己管理房产的经纪公司打了电话,跟他们约好了见面的时间。然后,他去叫两个孩子,想带他们去吃饭。但他只找到了郑枫红,却没有看到郑枫茂。

郑奎山吓得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他楼上楼下仔细找了每个角落,才注意到在吴欣漪床上的被子下鼓起了一个小包。他走过去,慢慢掀起被子,看到了儿子睡得发红的小脸,上面满布泪痕。

郑奎山的心揪做一团,他轻轻坐下,爱怜地看着儿子,愧悔的情绪如潮水一样将他淹没,几乎使他窒息。

晚上,郑奎山便带着一双儿女,在吴欣漪的床上睡下。但他根本无法入睡,他在脑子里胡乱想着。这张床,自己睡过的次数有多少?他又想着,死是一种什么感觉,人们死后会去哪里?尽管郑奎山竭力地拒绝,但吴欣漪临死的情景依然如漫天的大雪一样,一片一片朝他扑来。当时,一股红色的血柱从她脖子上的小洞如烟花一样喷向空中,随即她便满身满脸的红。吴欣漪大张着嘴,发出蛇一样嘶嘶的声音。那声音的意味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震惊,没有人知道。吴欣漪先是看向郑奎山,然后慢慢转向两个孩子,最后面条一样倒了下去,倒在了飞奔过去的郑奎山怀里。郑奎山永远无法忘记,吴欣漪在闭上眼睛之前,她那一直落在郑枫茂身上的眼神中的哀伤,还有那闭上眼睛之后从眼角滴落的眼泪。这一切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郑奎山,以至于他觉得自己对吴欣漪生出的仇恨也与日俱增。

吴欣漪坐在床脚,在一片粘腻腻的昏黄中,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和那个曾经跟自己最亲密的男人。想起以前一家四口挤在一张床上,大人孩子嬉笑打闹到深夜的情景,回忆带来的伤感让她觉得自己变得湿淋淋沉甸甸的。

第二天正好是一个星期天。在姐弟两人的强烈要求下,不信奉基督的郑奎山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家附近的一座教堂。

在教会里,照管郑枫红郑枫茂这个年龄组团契的布莱克牧师,温和地问姐弟两个:“你们在中国过得怎么样?有什么难忘的事可以跟大家分享吗?”

郑枫红看一眼弟弟,然后平静地回答:“我妈妈一个月前跟随主去了天堂,但那是个意外。”

吴欣漪怜爱地抚摸着女儿的脸,说:“孩子,我的懦弱让你感到羞耻,是吗?对不起,是妈妈冲动莽撞,才让你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不得不替我遮掩。我不是个合格的妈妈,我太自私了。”

没有人大惊失色,没有人哭泣,更没有人问东问西,他们都静静地走过来,分别给了姐弟二人一个拥抱。然后布莱克提议,一起为郑枫红郑枫茂的妈妈做祷告,祈求主带领吴欣漪的灵魂进入光明、快乐的所在,永远在主的护佑和看顾下。

祷告结束后,郑枫茂问:“布莱克牧师,请问你知道我妈妈现在在哪里吗?”

布莱克牧师答道:“你妈妈在天堂。”

吴欣漪说:“妈妈没有在天堂,妈妈在一个昏暗孤独的空间里。因为妈妈违背了主的旨意,没有珍视自己的生命。”

郑枫茂又问:“人死后都会去天堂吗?”

布莱克牧师说:“只要是天父的孩子,死后都会去天堂。”

郑奎山的英文水平不足以支撑他听牧师的布道,于是他坐在人群中兀自想七想八。

平时的吴欣漪,是不是每个星期天都带两个孩子来这里?她受洗入教了吗?应该没有,因为从来没有听她说过,抑或是她说过,自己没有在意。人真的有灵魂吗?如果真的有灵魂,那么此刻,吴欣漪会不会就在自己身边?她现在是恨我呢?还是怨我呢?她应该一定是恨我的,才那样决绝。她如果恨我,她的魂魄会怎么对待我呢?不对,他们基督徒都认为,人死后灵魂会去天堂。天堂在哪里?应该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吧。

无论如何,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想到这里的一刹那,郑奎山的眼睛湿润起来。此刻,吴欣漪的决绝离去在郑奎山心里生长出来的恨意,突然象燃到头的蜡烛,霹霹啵啵熄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郑奎山对她无法遏制的思念。是的,再也看不到她了,那个自己唯一爱过的女人。

爱恨只有一线之隔,转换只在一瞬之间。吴欣漪,你真的这么狠心,让我一个人看着孩子长大?让我一个人见证孩子成长的点点滴滴,连个分享的人都没有?你知道这有多么残酷吗?

只过了一分钟,那份对吴欣漪的恨意再次在郑奎山的心里死灰复燃,噼噼啪啪烧了起来。但这次的恨意却让郑奎山忍不住嗓子发紧,他的头几乎低伏到膝上,耸着肩压抑着呜咽起来。

两侧的人注意到了他的异常,纷纷关切地问他:“先生,你还好吗?”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死了的未必解脱,活着再无滋味,双输的局面。谢谢采心,你真是善解人意。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读着读着便感觉到,虽然小漪人死了,但在灵魂之战里并没有输给渣夫老郑。她孤魂野鬼无从着落,却正好缠着他,让他煎熬无比如坠油锅,生不如死呢:)

吴欣漪在闭上眼睛之前,她那一直落在郑枫茂身上的眼神中的哀伤,还有那闭上眼睛之后从眼角滴落的眼泪————这几句描写不仅凄惨,还凄美,因为在这一刻,她激发了我们对生命的悲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