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十一章 痛,不欲生

(2022-07-11 18:27:20) 下一个

第十一章 痛,不欲生

最先发现事情不对劲的是郑奎山,他用一声奇怪的嘶吼声告诉司机:“去医院,去医院,快!快!”

伏在母亲身上的吴欣漪游魂被喊声惊住,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车里一片混沌的黄雾中,吴欣漪终于发现了端倪,她看到父亲的魂魄正象潮水一样在他身上起起落落。吴欣漪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正在她愣怔之时,车停在了离家最近的医院门口。郑奎山背起吴国庆,下车后就疯了一样地往楼里跑。

吴欣漪担心父亲,急忙一路跟着去了急救室。她再次看到有一团气从父亲身体里慢慢冒出来,立刻吓坏了,因为她知道那是父亲的魂魄,那魂魄要离开他的身体。

“不,”吴欣漪大声呼喊着,并急速扑上去,竭力想压住那团气,不让它升起来,不让它离开父亲的身体。可是,父亲的魂魄太轻了,吴欣漪根本压不住它,随便一个小缝隙它都能钻出来。最后,吴欣漪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的魂魄越升越高,看着它穿过急救室的天棚,又穿过一层又一层的天棚,并继续往上升。吴欣漪在后边追赶,并不停地高声喊叫:“爸爸,爸爸,不要走啊,停下来啊。”

吴欣漪只是下意识地喊叫,根本没有指望父亲会听到,因为自从她变成了一缕意识,便再也发不出声音。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吴国庆似乎听到了女儿的声音,因为他的魂魄停住了。

吴欣漪试探地再叫:“爸爸,爸爸,我是小漪,我是你的小漪啊。”

吴国庆的魂魄竟然出了声,虽然有些含混,但吴欣漪依然听清楚了,他说:“你是小漪?”

吴欣漪急忙过去抱住父亲,说道:“是啊,我是小漪,我是你的女儿小漪啊。”

吴国庆的魂魄爱怜地摸摸吴欣漪,就在她感到一丝欣慰的时候,父亲的魂魄突然涨大了很多,接着吴欣漪听到了更响亮更清晰的声音:“不,你不是我的女儿,你是我的仇人。因为你杀了我的女儿,我生生世世都恨你。”说完,那魂魄竟如一股烟,瞬间便飘散不见了。

“爸爸,爸爸,原谅我,回来再看看我啊!”吴欣漪一边大叫,一边想跟上父亲,却不知道父亲去了哪里。

吴欣漪痛苦而茫然地在很高很高的地方飘荡了很久,哀伤地一声声呼唤着父亲,声音凄厉地让天地悚然。那里似乎离开人的世界有了一段距离,因为那里的黄色没有那么浑浊,是一种清爽一些的黄,而且也看不到西沉的太阳,周围没有任何东西,寂静的令人簌簌发抖。

吴欣漪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想起母亲如何能承受再次失去至亲的痛苦。这个念头一下子把她变得很沉,随即她就像被抛下的重物一样坠了下去,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以至于她一度担心自己会摔得粉身碎骨。

她很快坠落到母亲身边,她看到的裘馥莲并没有她认为的那样痛苦,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没有捶胸顿足的嚎叫。母亲只是木然地坐在一个长长的木椅子上,旁边是正在听着医生讲话的郑奎山。

从医生那里知道,吴国庆的死因是急性心肌梗死。

吴欣漪不想让自己面对父亲因自己而死这个事实,更不想面对从此后孤苦伶仃的母亲,那种逃避一切结束一切的感觉再次来到她的面前,就像那天她举起剪刀刺向自己时的那种感觉,因为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将要解脱,而解脱之后将是无比的轻松与美好。

她想再次选择懦弱,可是这一次,她却不知道如何去结束自己意识的生命,她无法逃避更没有能力结束,她躲不开,甩不脱,无处藏匿。

她躲在一个角落,面隅而泣。她想:父亲去了哪里?为什么他的魂魄可以象一股烟一样消失,而自己却总是存在?为什么父亲不把自己带走,而留下自己来面对这炼狱一般的痛苦?

裘馥莲并不是默然,因为几天后在跟丈夫的遗体告别的时候,吴欣漪看到了她的眼泪。她依然是一句话也不说,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吴欣漪多么渴望自己能去安慰母亲,去拥抱母亲,去擦拭母亲的眼泪,但她却一样也做不到。

这几天吴欣漪常常问自己,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自己明明已经变成了灰烬,为什么还存在着?为什么还有痛苦?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灵魂吗?那灵魂又是什么?灵魂就是意识吗?意识又是什么?意识可以离开身体独自存在吗?意识可以被消灭吗?

在给吴国庆和吴欣漪下葬的时候,多日不说话的裘馥莲以不可商量的强硬态度,买了一个很大的三人墓地,并坚持把父女两个葬在了一起,而空下来的位置留给将来死后的自己。但是,墓地上没有墓碑,只有两棵两米多高的树,一棵是合欢树,一棵是桃树。两棵树下有一把钉在水泥底座的公园用的长椅。椅背的正中央钉有一块不锈钢的牌子,上面写着:

合欢树下埋葬着我的丈夫吴国庆,桃树下埋葬的是我的女儿吴欣漪,将来我---裘馥莲也会跟丈夫一起埋在合欢树下。如果你来这里探望你的亲人,如果你感觉到热了,或者你感觉到累了,你可以在椅子上坐下来乘凉歇息。如果你看见树上有桃子,同时你又口渴的话,那么你就可以摘一个尝尝,这是我女儿最爱吃的水蜜桃。只希望你会记得把垃圾带走,因为我丈夫是个爱干净的人。

这个做法对郑奎山的打击不亚于吴欣漪的死。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哪一天会死,但吴欣漪的离开让他意识到,死亡原来离他如此之近。他更是从来没有想过将来自己死后会孤独地埋在一个地方,或者跟另外一个女人葬在一起,这样的结果想起来就让他不寒而栗。他苦苦哀求裘馥莲:“妈,小漪是我的结发妻子,她已经嫁给我了,她就应该跟我生同衾,死同穴。妈,求求你,把小漪还给我。”

裘馥莲看了郑奎山一眼,冷冷地说道:“是你早应该把女儿还给我!”

郑奎山的嘴象蚌壳一样张张合合,却说不出一个字,半晌才道:“妈,我错了,我对不起所有的人。我已经发过誓,再也不会续娶。我不想生前死后都寂寥孤伶,妈,求求你,成全我们吧,我想将来跟小漪葬在一起。”

裘馥莲轻声说道:“你不会寂寞。你发的誓太多了。走吧,不要再叫我妈,也不要再来了。”

郑奎山无法改变裘馥莲的想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吴欣漪的骨灰跟她的父亲葬在了这个墓地。从墓地回来后,他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呆一会儿。几天来发生的这些天大的事,已经让他接近崩溃。他把一双儿女让父母带回家,自己则去了公寓。

自从吴欣漪离世,郑奎山就再也没有回这个公寓来住过。两个孩子在国内的时候,他都是住在大别墅。但是今天,他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哭一会儿。

郑奎山停好车,走到公寓大门,拿出门卡刚要刷,就听到一个娇软的声音说:“老公,你可回来了。”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ieruyan' 的评论 : 小说的原型也来自一个同样悲惨的故事,深深理解你的感受。我写这个作品的初衷就是提醒人们,生命是最宝贵的,生命不仅是自己的,也是亲人的。谢谢jieruyan.
jieruyan 回复 悄悄话 一次次在评论区欲言又止。。。。。我以一种受虐的心态迫不及待地等着你的更新!20多年前我的一位高中同学,最好的朋友之一,因为和丈夫的感情问题把自己吊死在自家客厅!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能理解她:多大的悲哀和绝望才能让一个人抛下幼子老母决绝的以这种残忍的方式离去?。。。。。。她是5月底离世的,从第一次读起,我就有强烈的感情代入:仅以此文纪念我早逝的好友!谢谢苏苏!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刚才那是我家猫咪黄天霸回复的,我一坐在电脑前,他就霸占我的键盘,拿爪子乱按一通。谢谢你的鼓励。那个声音不是战甜甜。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怕【【【【【【【【【【【【【【【【【【【【【【【【【【【【【【【【【【【【【【【【【【【【【【【【【【【【【【【【【【【【【【【【【【【【【【【【【【【【【【【【【【【【【【【【【【【【【【【【【【【【【【【【【【【【【【【【【【【【【【【【【【【【【【【【【【【【【【【【【【【【【【【【【【【【【【【【【【【【【【【【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父亲的灵魂不肯带她走,爱她也怨她;母亲那比流泪更深的悲痛,郑奎山背叛她,竟然想跟她葬一起。。。呱呱对人物的塑造并非模子式的分类定型,而是复杂而多面的,十分耐看。

这集特别催悲。结尾处又起悬念,这个声音是战甜甜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