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46)

(2022-01-04 08:50:54) 下一个

问题出在对配方奶的选择上。

为了节省冲泡时间,我们购买了医院推荐的Enfamil瓶装奶,打开瓶盖后稍微加热一下就可以喝。如此过了一个星期,有一天傅莱明从超市采购归来,兴冲冲地告诉我,他发现了同一品牌的另一种配方奶,一模一样的成分,也是即食型,只是被装在了金属小罐里,份量相对较大,每次打开后需要另外存储。麻烦是麻烦了些,但价格只是瓶装奶的一半。考虑到喂养孩子是个持久战,节约些总是好的,他就买了另外一种。

我对这款配方奶有着极强的好感。自从小V喝了罐装奶,睡眠时间明显变长,一觉可以睡上近三个小时。我顺势把吸奶时间也调整成了每三个小时一次。话说,我的母乳服务对象只有小V一人,能配合上小V的作息规律,难道不就是最好的产奶规律?

如此窃喜着过了一个星期。一天夜里,小V像往常一样开始哭闹。我本不以为意,以为哄一哄或转几个圈他就能安静下来。没想到小V哭到停不下来,且哭声越来越嘹亮,渐渐进入了嘶吼的状态,小小的脸上青筋暴突,还伴随着轻微的抽搐。有好几次,他哭得如此猛烈,一口气接不上来,会出现短暂的窒息,似乎下一秒就能昏死过去。

我们被吓得不知所措,猜测各种让婴儿痛哭的理由:肠绞痛?胀气?痉挛?我们对应着尝试了各种抱婴儿的手法,什么横抱竖抱飞机抱摇篮抱,黔驴技穷之时,我对傅莱明说:“会不会是配方奶过期了,食物中毒啊?”我从回收垃圾桶里翻出金属罐,仔细查看有效期。日期没问题,但罐子上方的一行字却让我差点吓掉下巴。这一行加粗加黑的大字说:“浓缩奶,必须加入同等份量的水!”而我俩向来都是直接打开,加热一下就给小V喝,从未加过一滴水。我还谨遵产房护士的嘱托,六个月前的宝宝不能喝水,所以除了母乳和配方奶,四个星期的小V一滴水都没尝过。怪不得一觉他能睡这么久,我一厢情愿地以为,是宝宝在慢慢长大,睡眠自然延长了呢。

我惊恐地在网上搜索奶粉浓度过高的后果,大多指向宝宝脱水,需要送医。午夜已过,我俩火速包裹好小V,带着他去了K市的儿科急诊室。值班医生说:“你们带他来医院是正确的决定!”一时,我们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撞墙。一个月内两次把新生儿饿/撑到脱水,如果有父母职称评审委员会,我俩是否已被开除了父母籍?

小V的脑袋上又一次被挂上了软管针筒,他又一次被脚底板扎针抽血,也又一次哭到肝肠寸断。这一次,我和傅莱明站在一旁,只是不停自责,倒也没太过惶恐,因为知道病因。

好在验血报告出得快。医生告诉我们,除了血液中钠含量偏高,其他都还正常,住院挂几瓶点滴就可缓解,预计第二天就能出院。我们听了,算是松了口气,庆幸浓缩奶这颗炸弹被发现得早,并未给小V造成更深远的伤害。又觉得小V实在倒霉,入世才三个星期,已被年纪大经验却浅的老菜鸟父母折腾得两进医院。幸好,小小的他从肉身到意志,貌似尚还完整。

小V哭到累极,终于睡过去了。我坐在病床边,轻轻给他拭去脸上的泪痕,又拉起他握成小拳的手,吻了又吻。我在心底暗暗起誓:“宝贝,妈妈将尽我所能,保证你不会再因为我们的无知或大意而遭受更多针筒药物的折磨!”

 

上天是个恶作剧大师,就喜欢看我啪啪打脸。出急诊室的第二天,傅莱明就带着我和小V去了另一家儿医专科办公室。

这是小V还没出生前就预约好的一个小手术:给新生儿割包皮。记得预约时傅莱明跟我提了一下,说这是加拿大约定俗成的做法,新生男婴一般会在头几个星期内割包皮。这就像打疫苗一样平常。我问:“不割会怎样?”傅莱明夸张地说:“不割?那问题就大啦!所有脏东西都被裹在包皮里面,不能被及时清洗,轻则引发各类炎症,重则,”他嬉皮笑脸地凑近我,挤了挤眼睛说,“等儿子长大了,那些姑娘看到他没割包皮,就不会愿意跟他有亲密关系。”我在心里嘀咕:我跟你上床前,也没留意过你是不是割了包皮呀。事实上,在我之前的人生中,似乎从未意识到跟男性约会时,需要留意包皮的问题。不过,我又想,我的亲密接触史如此有限,不知道也正常。而傅莱明作为男士,应该比较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就由着他处理了。

医生很尽责,例行公事般说了一大段开场白,大意是:以前这项手术是包含在安省全民医保里的,最近几年被踢了出来,因为新生儿不是非做这项手术不可,所以想做手术的家庭必须自己承担手术费。

我一听,立刻作了叫停的手势,问道:“根据我的理解,这个手术之所以被踢出全民医保,是因为婴儿并非一定要做这项手术?”

医生礼貌颔首,说:“是的。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婴儿包皮并不会引发之前所说的各种病症。割去包皮,对私处的卫生状况确实会有改善,但这更多只是沿袭一种传统,或者说是一种心理安慰。毕竟,有些人成年之后,会觉得包皮能让自己感受到更多性快感。所以,很多家长选择不给小婴儿割,而是让孩子成年以后自主决定割与不割。”

我转向傅莱明:“那我们是不是也应该等小V长大以后自己决定,而不是现在就替他作了这个主?”

傅莱明略显尴尬地说:“亲爱的,我们都已经预约好了!现在再谈论割与不割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晚了?”

医生立刻说:“不晚,不晚,你们请先统一一下意见。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决定好了再告诉我。”

医生站起身,打算出门去。我问医生:“这个手术,疼吗?”

医生说:“会有些疼。小孩子通常会哭上十几二十分钟。不过他很快会痊愈。”

说完他就出门去了。而我也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我对傅莱明说:“小V出生才三个星期,已经承受了那么多的医疗折磨,一会儿打针,一会儿输液,一会儿抽血。这会儿我们还要让他为了一个不是非做不可的手术来动刀子。如果此刻我们能重新做决定,我会投上很坚决的反对票!”

傅莱明有些不悦,说:“这都是几个星期前就约好的事,说改就改不太好吧?再说,你那会儿不也同意了吗?”

我自知理亏,却还是竭力辩解:“我那时候不明白状况,被你说的,以为非割不可。可医生都说了,可割可不割,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自作主张替他割了呢?”

傅莱明有些气结,他说:“你没在这边长大,可能不明白。这真的是一项传统!不割包皮的话,等他长大一点,会让小伙伴笑话的。别人会觉得他野蛮,没有开化。”

我冷冷地说:“我管不了别人怎么看。我只是不想让我儿子遭受任何不必要的疼痛。请原谅,这是我作为母亲最直白的感受。如果你一定要坚持,也行,我会在诊所外面等候。我不想听见小V为此而哭。”

说完,我嚯地起身,大步流星走出了医生办公室,来到停车场。

五分钟后,傅莱明脸色铁青地拎着装了小V的汽车座椅走了出来。他一边使劲按着车钥匙上的遥控器,把汽车按得哔哔直响,一边冷冷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说走就走!你知不知道这样表现很没有礼貌?你知不知道这会让我在医生面前非常难堪?预约好的事,一言不合就取消?”

我委屈得掉下泪来。我只是本能地不想让儿子遭遇更多的伤痛,哪还顾及得了是不是逆了他的面子?我大声反驳他:“明明不是必须的手术,你为什么就忍心让儿子再挨一刀?他来到这个世界才三个星期,就频频进出医院。你有没有想过这会不会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创伤?感觉这个世界到处对他磨刀霍霍,毫无温暖?如果你非要让小V割,我也没有意见,但你能不能让他缓一缓劲儿,譬如长到两三岁,或者五六七八岁,等他元气满满时再去遭受这些疼痛?况且人家医生都说了,很多人成年以后还自愿选择不割呢!”

傅莱明仍然坚持我火爆离开诊所是极不礼貌的做法,但对于小V是不是应该即时做手术这件事,立场明显缓和不少。他说:“那我们就等小V两岁时再讨论这个问题吧。至于现在,我们必须保证,每天给他洗澡时,里里外外一定要清洗干净。”

我破涕为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之后的带娃生涯似乎就顺畅了许多。仔细想来,岁月并不如洗涤过的记忆那般风平浪静,作为新手父母,我们也还是遭遇了无数挑战。譬如一个月左右,小V出鹅口疮,不能喝奶,疼得哇哇哭,不过吃些药也就慢慢好转了。再后来他得了湿疹,足足折磨了他好几个月,涂了些药膏,慢慢也好了起来。四五个月时,他便秘,一个多星期不拉臭臭,小肚皮鼓成了蜘蛛。我们每天给他按摩腹部,又喂西梅汁,最后总算也拉出来了。诸如此类,每次遇见新情况,我们都是手忙脚乱,查网络、翻育儿书、呼叫儿科医生,恍若面临生死考验。好在,所有的状况,不管当时的我们看起来有多严峻,都被时间四两拨千斤般慢慢化解了,几乎不留痕迹。

小V一天一天地成长起来。脖子支起来了;会发出笑声了;能挥舞小胳膊小腿了;会翻身了;开始贴地爬行了。这一点一滴的进步,都让我们欣喜。我拍了无数照片,录了大量视频,发送给双方亲友,让他们共同见证小V的成长。

公婆在小V出生的第一个星期来看望过孙子,只是那时候小V一直住院,他们只是在医院匆匆见过几面,都没来得及好好抱他,就登上了回程的飞机。婆婆在邮件里说,她感谢我跟他们分享有关小V成长的图片和影像,让他们不在孙子身旁,却感觉就在身边。婆婆说,她会每年给小V存上足量的教育基金,让我们不用操心他以后上大学的经费。比起中国式公婆在带娃方面的全程参与,我倒觉得我与婆婆之间的距离感恰到好处。独自带娃累是累了点,但我们彼此记挂,又全程省略了婆媳冲突。

至于远在中国的父母,更是恨不得与我天天视频。妈妈说,麒麟的抽屉里装满了他精心挑选的玩具。他说:“这些玩具我要留着,以后带给小V弟弟玩儿。”妈妈还说,每次出门,麒麟总喜欢带着弟弟的照片,展示给小区的小伙伴们看。麒麟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这是我的小V弟弟,他的头顶心有两个旋儿呢,厉害吧?”妈妈说,很抱歉无法来加拿大帮我一把,因为哥嫂每天早出晚归,她和我爸不得不全天候照顾麒麟。他们也想过两个老人分开行动,但是妈妈心脏一直不太好,而爸爸年轻时为生活打拼落下的关节炎胃疼等老毛病也时时发作,两位老人不得不互相照应。我安慰她说:“你俩健健康康在一起,别让我记挂,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至于照顾小孩,这边都是年轻父母自己来,哪有拖累老一辈的呢。那些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除了偶而给下一代搭把手,大都在游轮或阳光沙滩上享受无忧无虑的退休生活呢。”

 

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小V每夜会醒好几次,但我的工作就是陪他吃吃睡睡,半夜醒来不要紧,早上可以陪他睡到自然醒。有时候小V午睡,我还能跟着补会儿觉,基本上把自己的睡眠保持在零碎但还算充足的状态。

除去照料小V的吃喝拉撒,我的主要职责就是陪他玩游戏。确切地说,是看他玩游戏。小V玩耍时并不需要我的参与,他自个儿就能撑起玩乐的整场戏。而我也乐得坐在一旁,看他在一堆玩具中爬来爬去。天暖时,我会推着他在小区散步,或带他去附近的游乐场,陪他玩沙子、荡秋千、在草地上打滚。冬天时冰天雪地,不便外出,我就用背带把小V背在胸前,在我们楼里上上下下爬楼梯。小V对这类枯燥的游戏乐此不疲,看着楼梯就能格格笑。有时候,我们会站在高层楼梯间的窗台边看风景,看大厦对面那些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屋顶,一个个都像童话故事里的雪房子,浪漫美丽。有一次傅莱明下班早,兴致盎然地加入了我们看屋顶的行列,正好看到一户家长带着孩子们在自家后院打雪仗。他动情地说:“咱们是不是也该给小V一个可以玩雪的后院?”

对于小V,我俩都是拼了命的宠爱。傅莱明不能像休产假的我那样天天待在家,但他会用自己的方式给予儿子尽可能多的陪伴。他总是一下班就往家赶,但凡需要离家的活动,譬如以前钟爱的台球桌游棒球赛,基本上能推就推,转而开拓在家就能完成的娱乐,譬如网游,幻想足球等。通常,他会一手抱着小V,一手与朋友们在网上打牌。而我则属于典型的母爱泛滥症,喜欢事无巨细把小V照顾起来,从衣食住行,到早期启智教育,甚至给小V建立婴儿社交圈。两人的方式不尽相同,心意却相通,那就是希望儿子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中健康成长。我俩一致认为,言传身教最重要!想要培养孩子最扎实的原生幸福感,父母必须拥有幸福的婚姻。对于这一点,我们觉得小V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是的,小V的降生,让我感觉和傅莱明的感情更加扎实稳固。如果说,以前的甜蜜是仰赖着荷尔蒙强大的威力,现在更像是两个人因着共同的目标和期待,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感受着来自小V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不再担心自己年华老去。鬓角悄悄滋生的白发,眼角日益明显的皱纹,都潜移默化成蓬勃的能量和昭华,在小V身上日渐鲜明地绽放。

那是我人生中异常美好的一段日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谢谢小乐!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看得好甜蜜,好多回忆。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没错啊。
这几年,我遇见烦恼时,最常用的一个strategy就是问自己:这件事一年以后还会烦扰我吗?
大部分困扰就此当场解决。
极小一部分,一年以后还是意难平,再告诉自己:一年都忍了,以后也没什么大不了,再说,比起一年前,难道现在不是平静了许多嘛。
很多问题,真的只存在自己的意念之中。说服了自己,就不再是事。
归根到本源,当真是,除了生老病死,人生无大事。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哈哈,等有新的操心的事情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几年以后回头看,都根本不算个事儿:)另外,儿孙自由儿孙福,只要平安健康开心就很好啦。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小P这么说,我放心许多,至少前路可以(期待)很放松。
不知我身边哪位过来人给出的“告诫”:娃小时候闹腾别抱怨,因为长大一点,就有新的需要操心的事,烦恼一样不少。
比起这位过来人,小P简直就是解药!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看起来你们几个都比较年轻。我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以前带娃的痛苦早记不清了,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纽约玫瑰' 的评论 : 是啊,第一个娃照书养,第二个娃照猪养,至少在我家是成立的。
每个新手爸妈都是这样战战兢兢成长起来的,记录臭臭啥的,我也干过,哈。。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Lucky you!现在发现了学校的重要性,因为学校给了家长喘息的机会,哈哈。
我们这里号称“开封府”,一会开,一会儿封,这会儿又封上了,娃们起码再在家待两个星期,从明天开始网课。我这里一分钟的心也少操不了。不过,送去学校也确实不放心,一个省,每天万几千例的。
纽约玫瑰 回复 悄悄话 曼文和傅莱明养小V的经历看得我有点胆战心惊,真替小V捏一把汗啊:) 小V受苦了, 但一定越活越坚强!俗语说第一个孩子照书养,我记得每天还观察宝宝拉的臭臭,做笔记,哎养小婴儿真是费脑子、费力气的活儿哦。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太同意了!有时候感情也是磨出来的,当时疼得很,过后才知是必经路。我娃今天总算回学校了,少爷出门天下太平哈哈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伺候娃吃个午饭,吼了三次,转头看到沙发上来了贵客,又转怒为喜。
是啊,共同经历,是增进感情的最好基石。就像养娃也得自己养,把喜怒哀乐都经历一遍,才会让这种血脉之情更扎实更不可舍弃。那些明星养娃,奶妈保姆一堆,对小孩子的感情会不会因此淡漠一点呢?我这听起来像不像酸葡萄?哈哈。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激动的我只敢写下两个字就怕沙发被抢走了,啦啦啦啦。很坚实的生活足迹,俩人因为孩子和这些烦恼bond越来越紧密的过程太美好,写出了“过命交情”的幸福感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