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论人生

数论是一门学科,也是我的人生。有人把酒论英雄,我用数字描天下。
正文

教师存在的意义

(2021-11-24 08:44:43) 下一个

最近一个家长给我打电话“求救”:小女儿要上AP数学了,学校里的数学老师讲得毫无声色,班上有一半的同学在课堂上睡觉。她就让小女儿再跟随大女儿(已经上了大学了)原来的课外辅导老师上网课,因为疫情的原因不能上面对面的课。可是那个“老师”讲课,既无讲义,也无课堂笔记;学生问问题无论是口头问,还是通过电子邮件问,他都一概不回答!我说,你莫不是请了一个假老师?她说大女儿跟着他面对面学习时还挺好的,那就是他不会上网课了。要命的是,那人还要求家长送现金上门,即使疫情肆虐也不例外。

这就是我们加拿大的教师爷们!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却在那里颐指气使地乱教一气、骗人钱财、毁人智商。在有的国家和地区,教师被尊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加拿大,教师是人类灵魂的抹杀者。教师的职责本是传授知识和做人的道理,在加拿大,却成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独裁者!让我来数数他们的暴君行为吧。

Jason在一次考试中被老师扣了几分,心里感到愤愤不平,因为他完全做对了。老师让学生们求坐标系下一个三角形的面积,Jason画了一个矩形把那三角形包围起来,用矩形面积减去四周三个三角形的面积,简单而快捷的得出了答案。老师说,你只能用底乘高除二;我说,那你得在题目中说清楚呀!如果用鞋带公式,不到一分钟就可得出正确答案呢!请问你那老师一句:三角形的面积公式有十来个,你知道几个?

Edward经常被她老师以BF的理由扣分,每道题都得被扣一两分;我问BF是什么意思,她说是Bad Form。Lee则完全被老师莫名其妙地扣分,理由写得像医生的处方,谁也不认识。Stephen发现,尽管每次考试都做对了,却总被老师扣分,怎么也想不明白。有一次跑去办公室问老师,老师狠狠地说:Stephen, do it My Way!Stephen气得无话可说。Lisa学微积分,分数很关键,因为会影响上大学;在一次考试中,做一个变化率的问题时,步骤、计算、答案都对了,还是被老师扣了几分;问为什么,答曰你没有在容器中画上几滴水。Lisa哭了。

这些事情,就是十年八年也说不完,因为它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什么是教师?不就是先学了点陈词烂调,再拿去胡弄后生吗?如果容不下别人不同的观点,你凭什么为人师表?你有什么资格去评判别人的能力?已经有的知识,不需要你去传授了:互联网上可以搜到的,比你一个人所知的多几百万倍;图书馆里储存的,是你一个人几辈子也学不完的;我们需要做的是探索未知。如果只跟着你的老套,恐怕什么也得不到。不给我教授思考的方法,还要限制我思考的自由,是谁赋予你这样的权利?

老师的无能,还来自于教学大纲的无力。安省的数学教学大纲,不仅内容肤浅,逻辑上也是颠三倒四。先教什么、后学什么,对他们来说,就跟先有鸡、后有蛋,还是先有蛋、后有鸡一样难。你把现有的知识,按照其发展时序,列出个大概,指出其不足,不就行了吗?该学什么、该怎样学,那是学生们自己的事,老师就当个答疑解惑者,评判就交给电脑,天下不就太平了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