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之城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
正文

第9章 横扫西街

(2021-07-21 06:57:23) 下一个

第9章 横扫西街

两人乘车到了东关,来到一座富丽堂皇的酒店,白鹏带他来到一楼走廊尽头的包间,推开门屋子里竟然坐了六七个人,当邵凡出现在白鹏身后,立即引来众人的一阵注目。

“这位就是邵凡兄弟。”白鹏向众人介绍道,“若不是他那天出手相助,我现在恐怕正躺在医院里,今天摆了这桌酒席向他表达谢意,也顺便介绍大家认识认识。”

众人纷纷起身向邵凡致意,邵凡则不无尴尬的笑了笑,他实在不习惯也不喜欢这种场合,原以为只是和白鹏简单吃一顿饭,可眼前的情形简直和“入伙仪式”差不多。

“邵凡,这是我三弟、四弟和五弟……”白鹏向他一一介绍着屋里的众人,“还有六妹琳娜——本来只想我们几个爷们儿聚一聚,可她非要来凑这个热闹。”

一位头插发簪、梳着短刘海的妙龄少女映入邵凡的视线,看上去年纪同他差不多大小。两条如月的眉毛,明亮的大眼睛,看起来清澈而灵动。

“我叫白琳娜,这算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吧。”她礼貌的冲邵凡一笑,带着几分妩媚而不染风尘的味道。

邵凡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那天带人来救白鹏的女孩正是眼前的这位。于是他也冲她笑了笑,在白鹏简单一番介绍之后,却之不恭的在里面的正座坐下。

那名叫白琳娜的女孩正好和邵凡面对而坐,这女孩给人感觉怪怪的,别人都热情的同邵凡攀话,她只是平静的打量着他一语不发。

“老弟,你的手怎么弄的——还没好吗?”白鹏望着邵凡的右手问,“那天你胳膊可是生生挡了罗浩一刀,竟然一点事都没有,是不是骨折了外面固定有铁夹板什么的?”

“哦……”邵凡一时无言以答,索性点了点头道:“是骨折了,前几天刚去医院把固定的夹板拆掉,医生说已经恢复得不错了。”

邵凡说罢,白琳娜的目光随之落在了他右手上,虽然邵凡胳膊上的绷带早已除去,但手上仍缠着绷带掩饰异样,那女孩似乎看出了什么异样,微微颦起了细细的眉梢。

置身于这些东关的帮派成员当中,邵凡心中只能用后悔来形容,懊悔自己实在不该跟白鹏过来。眼前的一切让他觉得那么格格不入,既找不到什么共同的乐趣和话题可聊,又要面对他们的热情强作欢笑,这种感觉别提有多别扭了。

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人在酒席也是一样的道理。饭席之间,虽然之前邵凡说过绝不喝酒,可白鹏的那些三弟四弟们的盛情让人难以招架,无奈之下饭还没吃多少,但啤酒却喝了不少。虽说只是三瓶,但邵凡平时极少饮酒,因此当三瓶酒下肚,他的脸颊已是红通通的,眼神也变得有些飘忽不定,带着一丝迷离的醉意朦胧。

酒既能让人变得麻木,却也是让人多愁善感的东西,在微微的醉意之下邵凡不觉想起了夏诺妍——想起曾经和他的欢笑融洽以及那天她借口有事撇开他独自离去的背影,那最后的一幕深深刺痛着他的心,令他不禁黯然垂首、闭目伤神。

一旁的白鹏见状不禁问邵凡道:“看你不高兴的样子,心里有事吗?”

邵凡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有点醉了。”

“这种表情我一看一个准,肯定是失恋了!”白鹏那位大大咧咧的四弟笑呵呵的说。

“怎么……老弟有了恋慕的女孩?”白鹏也笑着道,“听说韩森找你麻烦时有个女孩和你在一起,应该是你女朋友吧?”

明知道这种问题最好搪塞过去,但微醉下的邵凡还是脱口而出道:“不是,她是我外语老师。”

“什么……你喜欢上了自己的外语老师?”白鹏一阵惊讶。

“当然不是……你想到哪去了……我们只是朋友……”邵凡赶忙说道。

这种欲盖弥彰的不打自招反而引得在座众人一阵哄笑,令邵凡顿觉失言和尴尬。

“天涯何处无芳草,多情何为无情扰。” 白鹏好言对他劝道,又给他倒了一杯啤酒,

“兄弟我说实话,我是真看不下去你为个女人这么伤心,今天就高兴高兴,把那个女人彻底忘掉。”

其他人也都纷纷安慰他,弄得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只有那个白琳娜仍静静坐在那喝着啤酒,若有所思的样子不发一语。

随着又一杯啤酒下肚,邵凡觉得有些内急,于是起身出门去了趟卫生间,在经过白琳娜座位旁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酒店的卫生间在走廊的另一头,邵凡有些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待出来时,看到一侧的女卫生间门口一个年轻妩媚的女子正背对他涂着口红照着镜子。

邵凡洗了手正准备走,忽然年轻女子尖叫了一声,一个趔趄滑倒在地,而且看样子摔得不轻。邵凡不假思索的上前把她扶起,女子表情痛苦的站了起来,脚却一瘸一拐的连走路都成问题。

“这位小哥,谢谢你。”女子有些难为情的说,“我好像崴着脚了,那个,实在不好意思,能麻烦你送我回房间吗?”

“啊?”邵凡有些惊讶,但看对方确实难以行走的样子,只能好人做到底了。

于是邵凡一步步搀着女子送她来到二楼的客房,在阵阵有些熟悉却说不上来的香水味中,扶她在椅子坐下便准备折身离开。

然而女子的胳膊竟然搭在了他肩上,另一只手扶住了他的左臂,“你的手看起来也受伤了?怎么缠着绷带?”

邵凡赶忙把手缩回,“呃……只是受了点小伤,没事的。”

“你看你,绷带都脏了还不换,我这里正好有些纱巾,给你重新包扎一下吧?”

“不用了,你要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楼下还有朋友在等我。”邵凡说罢起身便急于离开。

女子见状紧紧抓住邵凡的左胳膊,想要一看究竟似的边把他的袖子捋起边说一些柔情绵绵的话。

邵凡虽有些微醉,但女子反常的举动还是令他清醒了许多,想到可能遇见仙人跳之类的骗局,当即狠命挣开胳膊脚下开溜了。

回到楼下的包厢,众人还在边吃边不停说笑着,看到邵凡这么久才回来,白鹏问他是不是有些喝多了。

邵凡想起下午还要上课,索性顺水推舟的扶了扶脑袋,表示自己的确有些不胜酒力,该回去歇歇准备下午上课了。

“本来以为你酒量还可以,怎么才喝了三瓶啤的就成了这样。”白鹏意犹未尽道。

“我哪有什么酒量啊,这点就算多的了,再喝下去,下午就没法上课了。”

白鹏不由笑了笑:“也罢,本来还想多跟你喝几杯呢,不过你既然下午有课,就不勉强你了。”

说着他招呼众人一起送邵凡离开,邵凡跟他们一一道了别,末了却发现刚才不见踪影的白琳娜一直没有出现。

 

下午第一节课上,邵凡的脑袋还带着微微醉意,老师的讲课听得云里雾里,只盼着赶快下课伏在桌上小憩一阵。

到了快下课时,班主任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

“邵凡,你出来一下。” 班主任简短的说。

仿佛迎头挨了一记闷棍,邵凡瞬间从醉意中清醒过来,带着满心的忐忑离开教室,随后跟着班主任向办公室走去。

去办公室的路上班主任一句话都没说。到底会是什么事呢?邵凡心中不住猜测,隐隐觉得可能是李文瀚打了小报告——说亲眼看到他和社会闲杂人等有来往。

到了办公室,邵凡果然看到了李文瀚,然而对方并没有任何得意的表情,反而急冲冲的一上来就揪住他的衣领。

“诺妍在哪?你肯定知道的——告诉我那伙人通知你去哪里赎人了!”李文瀚的脸上满是汗水,湿乱的头发一绺绺的贴在额头上,焦躁的目光仿佛要把邵凡的脖子扼碎一样。

班主任见状也是一惊,忙上前拉住李文瀚的手,“冷静一下,有什么话好好说。” 

“人都没了让我怎么冷静!”李文瀚神色激动的狠狠盯着邵凡,“肯定和你有关!这件事肯定和你脱不了干系!” 

“到底怎么了!夏老师到底怎么了?”邵凡震惊的问,从李文瀚的语无伦次中他意识了事态的严重。

李文瀚仍紧紧揪住邵凡的衣领不放,“我偷偷看过诺妍写的检查,知道前些天你和一帮社会混混打过架,当时诺妍也在场,你那些仇家肯定是为了报复你才劫走了诺妍!”

邵凡霎时惊呆在那,难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那天韩森似乎看出他喜欢夏诺妍,该不是找不到机会对他下手转而绑架夏诺妍要挟他?

一旁的班主任好不容易把李文瀚拉开,“先把事情说清楚!夏老师被什么人绑架了?怎么会和邵凡扯上关系!”

李文瀚颓然的坐回沙发,眼神呆滞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原来一个小时前他开车送夏诺妍上班,当拐过一道街角时,突然出来两辆黑色SUV把他的车前后拦住,车上下来四个头戴面罩的男人,不由分说强行把他和夏诺妍从车里拽了出来,李文瀚本以为他们是抢劫,谁知他们的目标竟是夏诺妍,把夏诺妍推进前面那辆车里便扬长而去。

“他们绑架夏老师时你在一旁干什么!”听完李文瀚的讲述邵凡质问道。

“我……”李文瀚一改强硬的口吻,语气微弱道:“我想拦住他们,可根本无济于事……”

“你到底反抗过没有就说无济于事!看你身上干干净净脸上没有一处伤,哪里像是反抗过搏斗过!分明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夏老师被劫走的!”

“他们三个都有武器,我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拿什么反抗!”李文瀚反驳道。

邵凡一听顿时来了气,“懦夫!你不是喜欢夏老师吗?在她最需要你挺身而出的时候就是这么保护她的!”

李文瀚气冲冲的站起身来,“明明是你惹到那些社会混混才招来这种结果,你现在就去把诺妍给我找回来,他们既然是为了报复你,就一定会通知你过去赎人的。”

眼看两人相互指责快又要揪扯在一起,班主任忙把李文瀚拉开,问他道:“文翰,这件事你报警了没有?”

“就刚才发生的事,哪来得及去什么警局,我肯定事情和这小子脱不了干系!”

“邵凡!”班主任转而语气严厉的问他,“你是不是招惹了一些社会混混?引得他们把目标瞄向了夏老师?”

邵凡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得豁出去说道:“如果事情是因我而起,我这就去西街把夏老师给找回来。”

“找回来?你怎么找!我看你们还是先去警局报案吧,赶快让警方调取各个路口的监控录像。”班主任不容置疑道。

“等警方调查清楚什么都晚了!”邵凡直接把班主任的话呛了回去,“我是不会跟你们去警局的,如果真是我惹的事,我一个人就能解决!”

说罢邵凡甩开众人冲出了办公室。
——————————————
一出了学校邵凡便拨通了白鹏的电话,语气焦急的询问西街那些人的老巢在哪。

电话里传来白鹏惊讶的声音,“西街菜市场最里面的那幢大楼就是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夏老师被人绑架了,目前西街的嫌疑最大,我要当面去问他们老大。”

“什么!凭你一个人想闯他们的地盘?”白鹏更是出乎意料,“老弟听我一句,别那么冲动,我想办法给你打听打听,看看有什么消息。”

“已经不能再等了,很大可能就是他们干的,他们就是想逼我过去。”

听邵凡心意已决,白鹏也没再多说什么,“道上有道上的规矩,西街和我们有约在先,我是不能陪你一起去了,好自为之,别太意气用事。”

“知道。”邵凡说罢挂上了电话。

这头挂上电话,邵凡便朝西街一路赶去。

走在路上他已经考虑得很清楚,这次一旦和西街的人大打出手,等待他的恐怕只有被学校开除,考上大学的心愿也会彻底化为泡影……可想起夏诺妍至今凶险未卜,什么学业什么前途都已变得无足轻重了。

 

到了西街菜市场,邵凡径直往里走去。这里是城西最大的集市,也是鱼龙混杂的地方,贩卖各种蔬菜和鱼鲜的小摊一个接一个,地上随处可见的垃圾和污水让整条集市显得脏乱不堪。

穿过前面杂乱的集市,邵凡来到最里面那幢四层高的大楼前。楼下的大门前挂着三三五五的牌子,什么“万兴讨债咨询公司”“搏击培训”“保镖委派”“安全顾问”之类的,一看就知道是这些混混帮派掩人耳目的幌子。

一辆辆机车停在楼下的院子里,几个杀马特发型的年轻人正站在楼梯口嬉笑着说些什么,看到邵凡走近不由敛起了笑容。

“喂哥们儿,干什么的?”其中一个带着唇钉的问。

“我有事找你们老大。”邵凡直接开门见山道。

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觊后轻轻一笑,“是跟我们大哥有约还是你不请自来的?”

“有什么区别吗?”邵凡平淡的说。

“哼……”唇钉男冷眼望着邵凡,随即抬起手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楼梯上当即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不一会儿下来了十几个人,气势汹汹的把邵凡围在院子中央。

“这人不请自来,说要面见大哥。”唇钉男凑到一位眉毛染成赤色的男子耳边说道。

邵凡听白鹏说过西街有位红眉毛的四号头目,名叫段冲,绰号“虫子”,想必就是眼前这位了。

段冲把邵凡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他缠着绷带的右手,似乎提醒他想起了什么。

“想见我大哥就先报上名来。” 段冲紧皱着眉头道。

邵凡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段冲一听眉头皱的更紧了,“原来是你!要不是二哥拦着,我早准备找你算账了,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

邵凡面无表情道:“我自己送上门来不是为了听你废话,带我见你们老大。”

“你算是哪根葱!在西街的地盘还这么放肆,大哥是你说见就见的!” 段冲恶狠狠的说。

“如果我硬要见呢。”

“那就先过了我这关!”

段冲一声令下,围住邵凡的众人随之一拥而上。对于这般架势邵凡不无轻蔑的摇了摇头,经过前两次“战斗”的洗礼,如今他对付一群小混混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三下五除二便干净利落的将十几人放倒在地,只剩下段冲表情痛苦的捂着肚子从地上费力站起。

楼下院子的打斗惊动了整幢大楼,楼梯间又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右手吊着绷带的韩森带着罗浩和众多手持刀棒的手下涌下楼来,见是邵凡随即抬手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

“姓邵的,之前的恩怨老子已经不和你计较了,你他妈竟还跑到这来撒野!”韩森的表情恨不得将邵凡生吞活剥,然而看到地上十几个痛苦打滚的手下,只得暂时按捺住心中的怒火。

“我有事见你们老大,他们硬要动手我也没办法。”邵凡目光冷然道。

“有什么事我可以替你传话,大哥不是你想见就见的。”

“不需要你传话,有件事我必须当面问他。”

“少他妈得寸进尺,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韩森咬牙切齿道。

“我的话也说得够明白,今天你们老大我是见定了!”邵凡斩钉截铁。

“敬酒不吃吃罚酒,都给我抄家伙上!”

韩森话音刚落,满脸凶相的罗浩便率众冲上前去。面对对方二十多人的持械围攻,邵凡并没有过于恋战,而是冲开一条血路直向楼门而去。

“拦住他,别让他上楼!”韩森朝手下大喊。

然而已经太迟了,邵凡强行闯进楼门,顺着楼梯一边前行一边清理着挡在面前的喽啰,长长的楼梯一片人仰马翻、横七竖八的景象。

 

到了三楼,邵凡顺着走廊继续往里闯,一路过关斩将来到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前。他一拳下去把门砸开,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豁然呈现在眼前,然而还未等他驻足打量,几声枪响便在房间里阵阵回荡,正对面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一只手悠闲的夹着雪茄,另一只手中的枪口冒着缕缕白烟。

邵凡眼前猛然一黑,身子一晃倒了下去,神志恍惚中他知道自己中弹了,身上头上传来阵阵剧痛,可令人惊异的是自己虽然被击中了头部,竟然还有知觉还有意识,更令人惊异的是他能感到伤口里有东西正一丝丝的向外缓缓移动,眼前的黑暗也随之渐渐消退,视线和意识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龙哥,这小子的尸体怎么处理?”只听有人问道。

“夜里拉到郊外找个地方埋了。”一个声音冷冰冰的说。

听到脚步声靠近,邵凡旋即站起身来,几个正准备上前的喽啰一时被惊呆了。 

顺着流出的丝丝血液,一粒粒子弹从邵凡的伤口处缓缓溢出掉落在地,身上和额头的弹孔也随之愈合如初。 

“怪物!”几个喽啰见状不由失声大喊,仓皇冲向门外夺路而逃。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邵凡和龙哥两人对峙着,龙哥手中的枪微微颤抖,不停的扣动扳机然而子弹早已用光。

“你就是西街的老大龙万兴?”邵凡步步紧逼的问。 

龙哥惊魂未定的点了点头,“你……就是那个邵凡?”

邵凡上前一把揪住龙万兴的衣领,“是不是你派人劫走夏诺妍的?现在我自己送上门来了!人在哪?” 

“我不懂你说什么……”龙万兴面色苍白的摇了摇头,“夏诺妍是谁?我根本没有见过。”

“别装蒜!你最好跟我说实话,只要夏诺妍还好好的,我保证不会把你怎样,否则今天我就让你们西街太保彻底消失!” 说罢邵凡一拳砸在桌子上,长长的办公桌顿时断成两截。

龙万兴战战兢兢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夏诺妍是谁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绑架她……”

“不是你干的还能是谁!”邵凡紧握的拳头咯咯作响,“我的仇家只有你们西街,只有你们有动机绑架夏诺妍报复我!”

龙万兴使劲摇头道:“我从没下过那样的命令,也吩咐过手下不要再去惹你,这件事绝不是我们西街干的。”

“鬼才信你,这件事除了你们西街不会有别人!”失去耐心的邵凡不无狂躁的扼住龙万兴的喉咙,“夏诺妍到底在哪?你们到底把她关在了哪!”

“夏诺妍就是那天和你一起的老师?”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回头一看,只见韩森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办公室。

邵凡顿时松开龙万兴,上前拽着韩森的衣领将他提至窗前,“这么说是你绑架了夏诺妍?不想被扔下去就告诉我她在哪!”

“你把我扔下去也没用。”韩森无力的笑了笑,“那天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喜欢那个女人。”

“别以为我不敢!”邵凡将韩森的脑袋又提出了窗口几分。

“我还真希望是我干的,那样刚才我就能拿她当人质逼你给老子跪下,哪还轮到你这么嚣张!”

韩森的一席话似乎让邵凡恢复了几分清醒,西街的人绑架夏诺妍无非是为了要挟他逼他服软,刚才在楼下就完全可以拿夏诺妍做人质逼他束手就擒的,为何还要眼睁睁看着他一路硬闯过来,如果刚才闯进办公室的那刻他本以为会看到龙万兴拿夏诺妍当人质相要挟的一幕,然而丝毫未见夏诺妍的踪影,这不合常理的情景终于让他不禁开始怀疑——难道绑架夏诺妍的确实另有其人?

正当邵凡陷入思忖,远处忽然传来阵阵尖厉的警鸣,几辆警车穿过菜市场径直朝这边驶来,不一会儿便包围了楼下的院子,无处可逃的邵凡顿时明白,自己的学业算是彻底完了,从此即将告别他的校园生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